虽然罗竹月很想说,孟子涛眼力不行肯定看错了,但孟子涛说的那么详细,那么通俗易懂,就算她没什么基础知识的人,也能听得懂。37zw

    在这种情况下,她心里再怎么侥幸,也知道是什么结果,一时间感觉天都要塌了。

    看到老婆这个模样,徐兴国咬了咬牙,说道:“是你哪个表弟给你介绍的人?我去找他!”

    “完了,完了!”罗竹月没有回答,嘴里不停念叨着,满脸都是绝望之色。

    “问你话呢,你到是说啊!”徐兴国怒吼一声。

    罗竹月欲哭无泪地说道:“是我小姨家的那个表弟!”

    徐兴国闻言大吃一惊,大声说道:“什么!你怎么会借钱给他的朋友,你脑子里全是浆糊啊!”

    舅妈小姨家的表弟名叫马乐安,孟子涛也听说过他,没办法,这家伙实在太混帐了,偷鸡摸狗什么的坏事做绝,就差杀人放火了,连他父母都被他活活气死。

    因此,听说借给了他,孟子涛心里也很奇怪,为什么舅妈平时挺精明的人,居然会想到把钱借给他。

    看到罗竹月沉默不语,徐兴国站起身来,咆哮道:“说啊!你为什么把钱借给他!”

    罗竹月被徐兴国的模样吓坏了,战战兢兢地说道:“他……他那位朋友说,只要半年就还,还有三分利。”

    徐兴国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为了三千不到的钱,你居然就借钱给他,你真是晕了头了!”

    三分利指的是月利息百分之三,一万五半年有两千七百块钱的利息。这么高的利息,其中风险当然不小。只不过这年头贪婪的人不少,只要对方有些增信的手段,就敢把钱借出去,但许多人也因此血本无归。

    用当下的流行的一句话来说,你要他的利息,他要你的本钱。卍

    罗竹月有些委屈地说:“这不是有这块玉压着吗?而且他还把玉放到我这两天,让我验货了再说,我觉得没问题,才借给他的。”

    徐兴国怒道:“那你难道不会把东西拿到市里去问问?”

    罗竹月说道:“这不是刚好那几天,小鑫感冒烧吗?”

    孟子涛听了这话,心道,说不定马乐安就是故意安排这个时间,让罗竹月没心思去市里。

    孟子涛的猜测,徐兴国也想到了,看到老婆这个模样,他也已经意识到了什么:“是不是你那表弟现在已经联系不到了?”

    罗竹月用手抹着眼泪,说道:“是的,前两天我们立下的日子快到了,我打电话给他,他的手机已经不通了,我又去我小姨家找他,说是已经好几天没见到他了。”

    徐兴国马上明白过来,难怪妻子这两天心神不宁,原来是这么回事,他指了指罗竹月,气道:“你的口风还真紧啊!”

    说到这,徐兴国心里有些颓然,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太低了,不然,哪会有这种事情生呢?

    只不过,事情已经生了,他后悔也没用,只能亡羊补牢,至于钱,就算找到马乐安,估计这钱也很难要回来了。只是,凭白没了一万五,他想想都觉得憋屈。

    “这个败家娘们!”徐兴国狠狠地暗骂了一声。

    这个时候,老太太劝道:“兴国,竹月也不是故意的,既然事情过去了,那就算了。”

    话音刚落,就听罗竹月哀嚎道:“那可是五万块钱啊,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听了这话,大家都愣住了,孟子涛心里无语地想道,自己这个舅妈还真是见钱眼开,自己家问她借钱,就只借了五千,风险这么大的事情,她一借就借出去五万,真是没话可说。

    当然,如果舅妈将来找自己帮忙,孟子涛还是会尽力帮忙,到底大家都是亲戚,而且舅妈再怎么样也借了钱。但如果事情比较大,他可就得好好掂量一下了,毕竟他心里也有一杆称。

    “你个败家娘们!”

    刚刚坐下的徐兴国回过神来,就豁的一声站了起来,撩起袖子就想动手。

    见此情形,孟子涛连忙站起来,把舅舅拦了下来:“舅舅,您先消消气,您这样也解决不了问题。”

    徐兴国火冒三丈地咆哮道:“消气,你说我怎么消气!这五万块钱可是给你表哥结婚用的,现在就这么打了水漂,你表哥结婚怎么办!”

    孟子涛听了这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二表哥徐建方比他大两岁,女朋友已经谈了三年,本来就决定今年过年要结婚了,现在这五万没了,结婚的事情多少会受些影响。

    “我去找马乐安,这五万块钱我一定会要回来的!”罗竹月站起身来,就准备往门外走去。

    徐苹连忙伸手拉住了罗竹月的手:“嫂子,这人海茫茫的,你到哪去找,与其这样,还不如去报警。”

    “对,报警!”罗竹月眼神一亮,都这个时候了,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算是亲戚,她也要用法律的手段挽回自己的损失。

    徐兴国说道:“等等,先试着看能不能找到人。”

    罗竹月咬牙切齿地说道:“找什么找,能找的到吗?”

    徐兴国怒道:“你报了警又怎么样?报了警他最多去坐牢,你五万块钱,他又能坐几年牢?等他出来了,你认为就他的性子,不会来找咱们家的麻烦?”

    罗竹月呆愣了片刻,这才想起来,就自己那个坏事做绝的表弟,真要记恨上了自己一家,不知道得要惹来多少麻烦。

    “那怎么办啊!”罗竹月瘫坐在了凳子上,没一会就泪流满面。

    看了看老婆的模样,徐兴国气愤又无奈,拿出手机,就给两个儿子打了电话,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接着,就坐在凳子上生起了闷气。

    对此,孟子涛等人除了劝解几句之外,也没什么办法好想。

    半个小时后,徐建树和徐建方兄弟俩,一起赶了回来。

    问了问情况后,徐建方就说道:“爸,我已经让我朋友帮我留意了,他的能耐比较大,只要马乐安还在陵市,还是有机会找到的。。”

    孟子涛心里一动,老宋既然能够搞到朱俊达那么详细的资料,说不定在这事上也能帮上忙。

    不过,正当孟子涛准备打电话联系老宋的时候,徐建方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起电话,惊喜道:“什么!人已经找到了?好,好!强哥,我马上就过去。”

    等徐建方打完电话,罗竹月就迫不及待地问道:“建方,马乐安已经找到了?”

    “是的。”徐建方笑着点了点头:“他现在正在镇北的一家鱼坊吃饭,正好强哥的小弟也在那边就碰到了。”

    罗竹月闻言一喜,说道:“那还等什么,咱们快走。”

    “妈,您就在家里等着吧,这事我和哥一起去比较好谈。”徐建方连忙摆了摆手,他可知道母亲的脾气,如果一起去可容易坏事。

    徐兴国也话道:“你去又能怎么样,给我老老实实地呆着!”

    见大家都让自己呆在家里,罗竹月虽然有些不甘心,但这事毕竟是自己惹出来的,她的底气不足,也只好答应。

    这时,孟子涛开口道:“要不,我也一起去吧。”

    罗竹月连连点头道:“对对对,小涛对古玩很精通,到时也可以帮忙看看他那有没有值钱的古玩,有就拿回来,多少也能挽回一下咱们家的损失。”

    她的话,也正是孟子涛的想法。

    徐建方觉得也行,就点头答应了下来。不过,他心里其实觉得孟子涛去不去无所谓,就马乐安那家伙,如果真有值钱的古玩,肯定已经换成钱挥霍掉了,哪还会留下来。

    在大家的叮嘱声中,三人坐上了徐建方的汽车,随后就出了。

    孟子涛上了车之后,心里就升起了自己是不是也应该买辆汽车,到时去远地方买东西也方便一些。况且,现在车子也便宜,就说徐建方的车只要六七万,虽然算不上什么好车,但至少也是四个轱辘的,能够遮风挡雨。

    出了村,三人就开始闲聊起来。

    兄弟俩先问的就是孟舒良的病情,听孟子涛说恢复良好,已经出院了,兄弟俩高兴之余就说,以后遇到困难就直接跟他们说,能帮的肯定会帮。

    说起来,孟子涛和两位表哥的关系都还不错,先前如果借钱的话,他们多少会借一些。但关系问题是,他们之间还隔着一个罗竹月,如果孟子涛问兄弟俩借钱,罗竹月肯定会不满,所以孟子涛也打消了这个念头。

    当然,如果实在山穷水尽了,哪怕要得罪舅妈,孟子涛也要开这个口的。

    孟子涛笑着客气了几句,在被问到今天怎么会回来时,他就透露了一下自己捡漏赚了钱的事情。

    听说是这么回事,兄弟俩既惊讶又高兴,全都说孟子涛是吉人自有天相。

    十几分钟后,车子在一家鱼坊门口停了下来,接着,三人就在强哥手下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包间。

    推开包间的房门,只见里面正有三个人在那胡吃海喝,看到孟子涛等人,他们就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目光之中充满了警惕。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