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低声说道:“还不是因为你那个嫂子。卐  ”

    徐苹皱了皱眉:“她又怎么了?”

    “为了你那侄孙书包的事情呗……”老太太絮絮叨叨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原来,徐苹的哥哥名叫徐兴国,嫂子名叫罗竹月,夫妻俩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徐建树已经结了婚,儿子到了上小学的年纪。

    小孩子上小学嘛,书包文具总是少不了的,徐福中也对这个重孙很宝贝,就去花了一百多块钱买了只书包。

    要说一百多的书包已经很不错了,但罗竹月还是觉得不满意,就说了几句闲话,传到徐福中的耳朵里,他怎么可能会高兴。

    听说是这么回事,母子俩一阵无语。

    徐福中虽然退休金每个月都有三千多块,但孟子涛的外婆可没有退休金,而且因为身体不好,每个月还要花不少钱在药上,加上两人的生活费,这些退休金堪堪够用,有时甚至还不够用。

    就这样,徐福中还买了一百多块钱的书包,还有什么不好?别说买了,就算不买也没什么好说的。

    说实在的,孟子涛对自己这个舅妈也很不喜欢,为人喜欢斤斤计较不说,而且对钱看的很重。

    就说这次借钱,罗竹月就只答应借了五千,他们夫妻俩可都是有退休金的,两个儿子工资都不错,家庭条件不错,就这样居然还只借了五千。要知道,连孟子涛堂哥结婚的外债还没还清的大伯,还借了五千呢。

    当然,舅舅家到底是借钱了,孟子涛心里也没什么可抱怨的,只是多少对舅妈有些不喜。

    过了片刻,孟子涛的舅舅徐兴国赶了过来。

    徐兴国有些胖,长得慈眉善目,性格也很好,小时候,孟子涛很喜欢自己这位舅舅身边玩耍,而徐兴国也经常会拿一些糖果、蛋糕给他吃。§§№ 卐

    当然,那个时候的糖果和蛋糕可不像现在这么好,但对于物资匮乏年代的小孩来说,无疑是美味了。

    看到舅舅过来,孟子涛连忙打了声招呼,心里想道,舅舅虽然是好人,不过就是性子太软,在家里被舅妈克的死死的,基本没什么话语权,也不知道当初他是怎么想的,居然找了个这样的老婆。

    徐兴国听说妹妹和外甥过来还钱,很是惊讶,还以为是因为自己老婆的有关系,连声说不用这么快就还。

    于是,孟子涛又把捡漏的事情解释了一遍,不过他可没说到底赚了多少钱,要不然给自己那位见钱眼开的舅妈知道,谁知道会不会搞出什么玄蛾子来。

    徐兴国听说是这么回事,这才释然。

    接着,老太太从口袋里掏出钱,递给儿子道:“兴国,你骑车去菜市场买些菜过来。”

    徐兴国连忙把钱推了回去:“妈,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啊!”

    徐福中说道:“行了,钱给你你就拿着,不然你家那口子又得唠叨。”

    徐兴国被父亲这句话说的面红耳赤,直接转过身,说道:“不就买几个菜嘛,我看她敢说我!”

    看到徐兴国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徐苹苦笑道:“妈,您干嘛让大哥去买菜啊,被嫂子知道了,两人又有的吵了。”

    老俩口沉默了下来,过了片刻,徐福中叹了口气道:“这也是我前世作的孽吧。”

    看到气氛变得沉闷起来,孟子涛连忙岔过话题,给二老讲了一些古玩上的趣事,总算让气氛恢复了正常。37zw

    等到快要十点的时候,徐兴国和一位身材和他相近的大妈一起走了进来,此人正是孟子涛的舅妈罗竹月。

    看到罗竹月,徐福中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不过有女儿和外甥在,他总算没有作。

    罗竹月笑嘻嘻地和孟子涛母子俩打了招呼,又说了一会闲话,说道:“小涛,听说你捡了漏?”

    孟子涛呵呵一笑道:“不过是运气好而已。”

    罗竹月笑道:“这可不是一句运气好就能做到的,没有眼力肯定不行。不然运气好的人那么多,也不见得他们就捡漏了。”

    孟子涛心里有些奇怪,往常自己这位舅妈对自己虽然不至于太冷漠,但也不会这么夸自己,今天难道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接下来,孟子涛马上知道了这是为什么,只听罗竹月说道:“小涛,不知道你看不看的出古玉的真假啊?”

    孟子涛心中了然,说道:“这个可不好说,得看过才知道。”

    罗竹月马上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玉,递给孟子涛说道:“小涛,那你帮我看看这块玉吧。”

    孟子涛接过一看,现是一块鸡心佩。

    鸡心佩多作椭圆形,上端出尖,中有一圆孔,近似于盾牌或鸡心的形状故名,是汉代所特有的并常见的一种佩饰。魏晋南北朝后渐趋少见,宋以后随着崇古仿古风尚的流行,逐渐开始出现有仿制之作。

    这块鸡心佩由白玉雕成,蛋形,佩身正面浮雕螭龙游弋,背面刻一凤鸟,羽翼后拢,身披祥云;刻画线条流畅精细,生动传神,有青铜器韵味。

    另外,鸡心佩上有血沁还有黄土锈,牛毛纹明显,乍看还真像是一块汉代的高古玉。

    孟子涛把鸡心佩仔细看过之后,沉吟了片刻后,问道:“舅妈,这块鸡心佩您是哪来的啊?”

    罗竹月说道:“这是我表弟的一位朋友,问我借钱抵押在我这里的,当时我表弟还请了一位专家过来,那个专家还说,这是血玉做的,很稀有,非常珍贵。后来我又到镇上的一家古玩店问了,那老板也说是血玉做的,还想收购来着。”

    听见这话,徐兴国怒道:“我说你这婆娘是怎么回事,借钱给别人居然也不知道跟我商量一下!要不是小涛过来,你准备瞒我多久!”

    “不过借了一万五而已,而且过两天就会还了,你急什么急!”罗竹月到底有些理亏,说话有些中气不足。

    孟子涛心里“啧”了一声,心道:“怎么平时看着挺精明的舅妈也会犯浑,你难道借之前,不会先打听一下血玉的价钱吗?”

    而且,他可以相信,自己这位舅妈肯定还瞒着一此事情,不然肯定不会轻易把钱借出去。

    徐兴国气道:“你要搞清楚,这不是一百五而是一万五!”

    看着争吵有升级的架势,徐苹连忙劝道:“哥,你别急,先听听小涛怎么说。”

    “哼!”徐兴国冷哼一声,就看向了孟子涛。

    看着眼中有些着急的罗竹月,孟子涛心里一叹,说道:“舅妈,您知不知道,如果这鸡心佩真是血玉制作的,以现在的市场价值计算,得好几百万甚至上千万。”

    血玉一种是指在吐蕃雪域高原出产有一种红色的玉石,叫贡觉玛之歌,俗称高原血玉,因其色彩殷红而得名。这种石头的记载极少,在史料中,只在吐蕃时代,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时的礼单中有过它的纪录与介绍。可见其珍贵程度。

    听孟子涛这么一说,罗竹月有些目瞪口呆地说道:“你是说,这其实不是什么血玉?”

    孟子涛点了点头:“这确实不是什么血玉,而是血沁,当然,如果真是血沁的话,也是很值钱的。只不过,这个血沁其实也是人为做出来的。”

    孟子涛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浇到了罗竹月的头上,呆愣了片刻后,她就连连摇头道:“这怎么可能,就算我表弟带来的那位专家看错了,镇上古玩店的老板总不会看错吧?”

    “谁知道镇上古玩店的老板有什么水平啊!”

    孟子涛心里嘀咕了一句,接着就解释道:“舅妈,您先听我分析一下再说,您看如何?”

    罗竹月还没失去理智,皱着眉头说道:“你说。”

    孟子涛说道:“一般来说,古玉血沁是因玉质松软,地下红色矿质(有说是尸体的血液)沁入玉体形成的。真品苍老温润,精光内含,土锈、土斑较重,其浓淡深浅有色彩的自然变化。”

    “血沁作假,一是玉石皮层假冒。红色玉皮看上去很像血沁,但其光泽较暗,缺乏浓淡深浅的色泽变化。二是染色所为,但此种仿作颜色不是太深就是太浅。”

    “制作这种‘血沁’,一般在大缸里用猪血拌黄土,再把玉器埋进去,时间一长,它不光有‘血沁’,还有‘黄土锈’。还有一种‘染沁’方法,用血竭草、紫草、透骨草等与玉器同煮,也能煮出‘血沁’效果。”

    孟子涛看了看面如死灰的罗竹月,接着说道:“另外还有牛毛纹,真品牛毛纹古玉,有一部分纹理是有凹陷的,而假的牛毛纹古玉没有细小凹陷,却是道道裂纹。”

    “作假的‘牛毛纹’,一般是把玉石用浓灰水加乌梅水煮之数日,趁热取出,置之风雪中一夜,使玉纹冻裂。质坚者纹细如,再加上提油上色,看上去极似‘牛毛纹’古玉。”

    “好了,说到这里,咱们再来看看这块鸡心佩……”

    说着,孟子涛就把鸡心佩表现出来的特点一一指了出来,说道:“舅妈,您觉得这块鸡心佩怎么样?”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