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路上,孟子涛心想,自己拥有异能,只要时间足够,根本不用担心卢长代的报复,但关键,卢长代会给他时间吗?

    “也不知道卢长代买那尊雕像是拿去干嘛的,希望能晚一些现雕像有问题吧。卐  ”

    孟子涛如是想道,不过,他也不能坐以待毙,既然短时间他达不到让卢长代忌惮的高度,那他也只能先提升自己的武力,这样遇到紧急情况多少也能应对一下。

    他得到了那本古法太极拳不同与当代太极拳,健身的同时,也可以技击,只不过,想要有所成就,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达成的。

    关键还是时间啊!

    孟子涛长叹一声,这次的事情除了让他觉得自己弱小之外,还有就是意识到自己做事太幼稚,为了一时之快,给自己带来自己难以解决的麻烦。

    不过,事情既然生了,后悔也没用,但今后自己一定要吸取教训,做事之前最好多想想,千万不要再生今天这种事情了。

    接下来几天,孟子涛每天都花不少时间在学习拳法上,成果到也斐然,他估计,照这样的进度,他只要半个月的时候,就能把拳法全部学会。

    但孟子涛还是觉得不满意,因为这只是把拳法学会而已,等到能够实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行。

    只是这种事情,又不能一蹴而就,孟子涛哪怕心里再急迫,也没有用。

    况且,因为这段时间把重心放在拳法上,孟子涛都没什么心情和时间去古玩市场,这样一来,又耽误了他的赚钱大计,让他有一种丢了西瓜捡芝麻的感觉。

    思来想去,孟子涛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太极拳确实要练,但每天花上一个小时也差不多可以了,自己的主要精力,还是应该放在古玩上面。

    …………

    9月2日,星期二,多云。37zw

    今天是父亲出院的日子,把医院的事情都处理好,孟子涛一家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坐出租车回了家。

    “呼!还是家里好啊!”

    孟舒良回到家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充满了笑意。

    孟子涛接过话道:“嘿嘿,老话说的好,金窝银窝比不上自己的狗窝嘛!”

    说着,他就拿出一张存折交给父亲,说道:“爸妈,这是我给你们的。”

    “干嘛?”孟舒良有些好奇地接过存折,打开一看,脸上就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怎么了?”徐苹凑过去一看,接下来的表现也和丈夫差不多。

    过了片刻,孟舒良回过神来,抬起头来说道:“小涛,这是怎么回事,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运气好赚的。”孟子涛嘿嘿一笑,就把上个星期掏宅子的事情跟父母说了一番,接着说道:“爸,妈,这三十万你们拿着,今后就在家好好休息吧,你们操劳了大半辈子,也是时候享福了。”

    算上出售官帽椅的钱,他手里有五十多万,于是就给了父母三十万,剩下二十多万用来捡漏和低买高卖,有异能的帮助,他相信自己要不了多久,就能凑齐开古玩店的钱。

    听儿子这么说,孟舒良夫妻感到很欣慰,儿子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他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两人对视了一眼,孟舒良就说道:“好吧,这钱我们就收下来……”

    孟子涛听到这里,连忙说道:“爸,这钱是我给你们用的,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但千万别用在我身上,将来我开店和结婚的钱,我自己会解决的。”

    还真给孟子涛说对了,孟舒良的想法,除了一部分留下来作为后续治疗的费用之外,剩下的钱他确实准备将来给孟子涛开店或者结婚时用的。卍

    虽然被孟子涛说中了,不过孟舒良并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他挥了挥手:“行了,这事我不用你教我,你就安心忙你的事吧。”

    孟子涛无奈一笑,他可知道,别看父亲平时很好说话,但只要决定下来的事情,可很难改变。不过,等到自己赚了成百上千万,想必应该能改变父亲的想法。

    孟舒良接着说道:“既然咱们家宽裕了,我想咱们回趟乡下,去把问你大伯他们借的钱还掉。”

    还钱是应该的,不过对于父亲回乡下,孟子涛持反对态度:“爸,还钱的事情我和妈就行了,您还是在家好好休息吧。”

    孟舒良说道:“我一个人在家干嘛?而且,医生不也说了,要多动动。”

    孟子涛说道:“多动动那是应该的,但您开了刀,满打满算才三个星期,您觉得就您这样的状态能回乡下?”

    徐苹接过话道:“老孟,你能不能别老是自说自话啊,你就算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也得替我们娘俩考虑一下吧?”

    面对母子俩的声讨,孟舒良马上就败下阵来,说道:“得,我在家总行了吧。”

    说着,他心里遗憾的叹了口气,本来,先前儿子说要去还钱,他之所以没同意,就是想着自己出院之后亲自去感谢,没想到还是没成。

    孟子涛笑着说道:“爸,您想感谢大伯他们也不急于一时嘛,等过年的时候,咱们一起去拜访,到时小姨也回来了,不也方便一些嘛。”

    孟子涛的小姨名叫徐果,嫁到了北方,难得才回来一趟,上回徐苹打电话去借钱,她二话不说,就借了一万。

    这一万对一些人来说是不多,但孟子涛的小姨也是工薪家庭,除了还房贷,还要供儿子读大学,家里其实也不怎么宽裕,想要存一万块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正因为这样,孟子涛得了那十四万之后,隔天就把这一万块钱给还了,当时徐果还埋怨为什么这么快还钱。

    孟舒良说道:“这样也好,算起来,你小姨也有三年回来了。”

    徐苹感慨道:“是呀,我妈一直盼着她能回来,今年总算能够如愿了。”

    当天下午,孟子涛去买了一些礼物,第二天一早,就和母亲一起,坐着出租车回乡下去了。

    孟子涛的老家离市里近两个小时的路,八点多的时候,母子俩在孟子涛的大伯家门口下了车。

    孟舒良只有一个哥哥,名叫孟舒健,夫妻俩靠种菜卖菜为生,这个点孟舒健刚从地里回来,孟子涛的伯母则还在街上卖菜没回来。

    看到孟子涛母子俩过来,孟舒健惊讶之余,就埋怨道:“弟妹,你们要来怎么也不打个电话啊。我去给茗娣打个电话,叫她买点菜回来。”

    徐苹连忙拦了下来,说:“大哥,我们一会就走,你就别麻烦了。”

    孟舒健连连摆手道:“这是什么话,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哪能不吃饭就走?”

    徐苹说道:“大哥,真的不用麻烦了,一会我们还得去我妈那里,舒良的病还没好,家里就他一个,我们得早点回去。”

    听徐苹这么说,孟舒健也不好强求,就问道:“那你们回来是?”

    徐苹示意孟舒健进屋,然后就把钱拿了出来,说:“大哥,这是上回问你借的钱,你数数。”

    孟舒健有些惊讶地把信封接到手中,看了看,就有些疑惑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孟舒健多少知道弟弟家的情况,实在搞不清楚,为什么会这么快就过来还钱。

    “这是小涛运气好,捡了漏……”徐苹笑着把孟子涛捡漏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当然,关于孟子涛赚了多少钱她可没说,只说够孟舒良治病了,这也是财不露白嘛。

    得益于现在资讯的达,报纸和电视上,经常会出现某某人中了大奖,某某人捡漏一夜暴富的故事。孟舒健只是稍微惊讶了一下,就很快接受了,一个劲的说,好人有好报。

    接下来,三人又聊了一会,母子俩就留下了礼物告辞了。

    孟子涛的外婆家离的不远,步行也只要十分钟不到,而且外公和外婆都在世,都已经将近八十岁了。

    走到外婆家的时候,二老正坐在门口和邻居聊天,看到母子俩过来,他们也都很惊讶。

    进了屋,老太太就说道:“小苹,你们今天怎么会回来啊?”

    徐苹回道:“今天回来主要是把钱还给你们。”

    徐福中皱着眉头说道:“钱的事急什么,现在最重要是要把病给治根了,再说了,你家的情况我们难道不知道啊?”

    “外公,我运气好,前段时间捡漏赚了点钱。”孟子涛连忙笑着说道。

    听说是这么回事,徐福中就问道:“是不是电视上说的,花了几百块钱就赚了上百万的那个捡漏?”

    孟子涛点头道:“是的,不过我的运气可没那么好,就赚了几十万,所以我爸的治疗费用完全不用担心了。”

    二老听了这话,脸上都露出了笑容,老太太还合掌拜了拜:“真是菩萨保佑!”

    徐苹呵呵一笑,就把钱拿了出来,递给了父母,说道:“我去大哥那把钱还了。”

    徐福中摆了摆手:“不用,我打电话叫他过来。”

    看到提起自己的大哥,父亲好像有些不太开心,徐苹就问母亲道:“妈,爸这是怎么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