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涛看到走进来的人,微微一愣,因为其中一人正是先前打碎他玉佩的那位张老板,张景强。卐卍 ?

    这不但让孟子涛觉得有些巧,程启恒他们也同样如此。

    接着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张景强最近在这里有个工程要处理,这个工程的施工方副经理是曹大爷的大儿子曹锐。曹锐听说张景强喜欢古玩,正好父亲要把多年的收藏出售,于是就和张景强说了一声。

    张景强怎么可能没兴趣,二话不说,就坐车过来了。

    张景强的到来虽然有些意外,好在大家都认识,而且关系不错,就算有利益冲突,大家友好协商一下也就行了。接下来,大家又各顾各的看起了东西。

    过了十几分钟,那佣人又带着三个人走了进来,而且让大家产生了刚才同样的表情,因为其中一人居然是薛文光。

    见此情形,大家下意识的看了看李桥生,只见李桥生一脸错愕,心中更是苦笑连连,怎么可能遇到这么巧的事情。

    好在,事实并没有让李桥生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看到三人进来,率先难的是坐在门口的曹大爷,他对着其中一位和他有几分相似的青年,训斥道:“你到这里来干嘛,给我滚!”

    那青年腆着脸笑道:“爸,咱们有话好说嘛,这位是卢老板,他想看一看您的那尊黄花梨寿星摆件。”

    曹大爷断然拒绝道:“没有!”

    青年见此连忙凑到曹大爷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一会,马上,曹大爷的眉头就舒展了一些。

    “真的?”曹大爷语气之中有些不信。

    “真的,不然我天打五雷轰!”青年举着手誓道。

    曹大爷沉吟了片刻,说道:“姑且信你一次,不过我最多只能让你们价高者得,而且就只有那一件东西,不知你们同意吗?”

    薛文光看到孟子涛等人,心里暗道一声晦气,听到曹大爷这么说,他就看向了旁边一位穿着考究,神态有些傲然的中年男子。? § ◎

    那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头,随后就点头表示同意。

    接着,曹大爷就站起身来,向孟子涛等人拱了拱道了声歉,并表示今天他们每人买的一件东西,最后结算时,都可以打一定的折扣。

    曹大爷既然这么做,大家也没什么异议,而且就算曹大爷不打折扣,他们又能怎么样?

    另外,曹大爷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因为他先前跟老六说过,今天就他们几个。刚才大儿子带来的张景强,大家都是朋友也就算了,现在小儿子又带人来,而且还指名道姓要那尊寿星像,他既然答应了,就觉得得有所表示才行。

    既然中年男子的目标是寿星雕像,大家就把目光转移了过去,现那尊雕像此时正好在张景强手中。

    雕像是取一块随形木雕刻而成,木质看起来应该是上好海南黄花梨。

    以表现来看,雕像的创作时间应该不远,姓名是谁不得而知,但整体看起来刀法流畅、取料精致、雕刻独特、技艺精湛,由此可以看出作者的水平应该不输于大师。

    大家想必对黄花梨(海黄)并不陌生,因其成材缓慢、木质坚实、花纹漂亮,始终位列五大名木之一。

    黄花梨在明末清初就已接近绝迹。清宫曾经储存了一些黄花梨木材,在乾隆退位时用去大半以置办“乾隆花园”,在袁世凯登基时则彻底用尽。

    有人可能会说,既然如此,那市场上的黄花梨又是哪来的?

    其实,这里面有个误区,黄花梨确实很珍贵,但珍贵的是那种大料,小苗还是有的。而大料需要什么时候才有呢,据介绍,新种植的海南黄花梨成材需2oo多年,所以海黄原料的断层持续时间可能会达到2oo年。№

    现在市场上的大料,一般都是以前的散旧家具和农具老料,以及一些从药材商手上获得的囤积料。正因为这样,黄花梨的价格才在近几年疯涨。

    所以,别看曹大爷这尊寿星雕像是近些年雕刻的,但就凭它是用长近六十公分的上好大料制作的,价格也便宜不到哪去,更何况作者还是位大师级别的人物呢?

    趁着大家一一鉴赏期间,孟子涛也从程启恒嘴里得知了那中年男子的名讳。

    此人名叫卢长代,同样也是陵市人,做的是建筑方面的生意,身家有数千万。

    卢长代在这里也有不小的生意,估计正是因为这样,才会认识曹大爷的小儿子。

    由于卢长代的关系,薛文光是第二个上手的,鉴定过后,他就开始打量起屋里的东西来。没一会,他的眼睛就是一亮,快步朝着孟子涛先前买下的那张官帽椅走了过去察看起来。

    对于薛文光的举动,孟子涛一直注意着,见此情形,他也连忙跟了过去,淡淡地说道:“薛掌柜,不知道你有何贵干啊?”

    薛文光抬起头来,冷笑道:“我看下这张官帽椅,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孟子涛说道:“这张官帽椅现在的主人是我,你觉得有没有关系?”

    薛文光被这话噎了一下:“你把这张椅子买下来了?”

    “当然,钱都已经付过了!”孟子涛嘿嘿笑道。

    薛文光沉默了片刻,突然展颜一笑:“孟老弟,不知这张椅子你花了多少钱啊?”

    孟子涛想要看看他到底想玩什么花样,就说道:“两千。”

    薛文光突然开口道:“这张椅子我也很喜欢,五万块钱让给我怎么样?”

    孟子涛死死地盯着薛文光,看得薛文光浑身毛,这才说道:“薛老板如果真想要的话,再加一个零我让给你。”

    薛文光看着孟子涛,半响,他才呵呵一笑道:“这样啊,那我再考虑一下,到时我打电话给你。”

    孟子涛说道:“那薛老板得尽快哦,不然的话,我可等不及的。”

    “一定!”薛文光笑嘻嘻地点了点头,又向雕像那边走了回去,只是从他刚刚放松的拳头来看,他心里肯定不平静。

    由于刚才两人说话声音不大,关注着寿星雕像的大家都没怎么听清。

    于是,等薛文光走到自己身边,卢长代就开口问道:“薛师傅,怎么回事?”

    “没什么,叙叙旧而已。”

    薛文光当然不能把自己想占便宜没占成的事情说出来,但心里则有一股把孟子涛捡漏的事情,告诉曹大爷的小儿子的冲动。不过,这股冲动还是被他压了下来,如果他真这么做的话,那他今后也就别想在古玩这行混了。

    卢长代明显不相信薛文光的说辞,不过既然薛文光不想多说,他当然也不会多问。

    等孟子涛回去之后,没一会就轮到了他,他小心的把雕像拿到手中,感觉就有些不对,接着,他又仔细观察了一番,心中一动,就不动声色的把雕像还了回去。

    这时,张景强开口问道:“大爷,能否问一下,这尊雕像您是从哪里来的啊?”

    曹大爷说道:“这也没什么不能说的,这件器物,一开始其实是我的一位朋友问我借钱抵押在我这里的,后来他得病死了,这东西就归我了。据他说,这东西是他在琼省请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师傅雕刻的。”

    听了曹大爷的话,卢长代就问道:“大爷,那你知道那位老师傅叫什么名字吗?”

    曹大爷摇了摇头:“名字我到不太清楚,当初他借的钱也不多,光是这段黄花梨都绰绰有余,所以我也没多问,好像是姓梁吧,你们也可以亲自去打听一下。”

    见大家点了点头,过了片刻,他就接着说道:“既然你们没什么要问了,那你们就开始竞价吧。”

    大伙对视了一眼,却都不想第一个开口。

    说起来,对现场的每个人说,掏宅子这种事情,最好就只有自己人。因为如果有两方或者是几方的话,大家同时看中一件物件,自然是价高者得。卖家也会因买的人多,多半会坐地起价,所以这种情况多数是买家吃亏。

    关键这卢长代身家数千万,也就意味着实力雄厚,如果看上了同一件东西,更加吃亏的肯定是他们。

    好在,曹大爷为人比较仗义,只让卢长代竞争那一尊寿星雕像,不然大家肯定会吃更多的亏。

    见大家都不说话,曹大爷就有些等不及了,说道:“我起个价吧,三十万,如果你们再不说话的话,那这东西我也不卖了。”

    “五十万!”张景强马上就高了二十万,别看二十万不少,但其实也就只一半都不到的价格而已。

    卢长代也不想一次就把价格升到顶,就说道:“八十万。”

    接下来,除了程启恒报过两次价之外,就只有张景强和卢长代两个人竞争,没一会,价格就升到了一百八十八万。

    张景强沉默了片刻,说道:“2oo万!”

    卢长代嘿然一笑:“2o1万!”

    张景强皱了皱眉:“2o5万!”

    “2o6万!”

    “21o万!”

    “211万!”

    见卢长代老是比自己多一万,张景强心里忍不住冒起火来,正当他准备加价的时候,却看到孟子涛偷偷地给自己施了个眼色……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