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再不舍,曹大爷也知道就凭家里的情况,最终这些自己精心收藏的古玩,肯定会落入别人的口袋,于是他一咬牙,说道:“我的东西都在这里了,你们先看看吧。?? ? `”

    说完,他就在门口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大家点了点头,随即就朝各自感兴趣的目标走了过去。

    孟子涛朝一件木制雕像走了过去,没办法,曹大爷可能因为兴趣等方面的原因,屋子里都没有几件文玩,而位置又靠近程启恒,孟子涛也只能先让程启恒看过之后再说了。

    这是一尊木雕武士像,武士凝眉怒目,按剑而立,雕像头戴兜盔,两面加装护耳;上身穿护肩披膊,肩和膊之间的连接处有兽面吞口;身甲有护心境,用以增强防御;下身膝裙较短。这种形式的武士装束,应该是宋代的风格。

    另外,在武士像的表面,可以看到有彩绘的痕迹,只是因为时间太久,大部分彩绘都已经脱落,另外武士手中的剑也只剩下了剑柄。

    孟子涛仔细观察着眼前这尊雕像,和脑海中的一些资料对照着,来判断这件雕像的真伪和年代。

    孟子涛现在看东西,一般都是先凭自己的眼力观察,再使用异能。毕竟这异能虽然方便、准确,但好像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来历不明,他心里担心万一哪天就没了。

    正因为有这着这样的危机感,孟子涛才想要千方百计的锻炼自己的眼力,提高自己的鉴定水平。等到自己有了王之轩那样的水平,就算没了异能,也能在古玩这行混个风生水起。

    观察了三五分钟,孟子涛就使用了异能,他暗自点了点头,这确实是宋代的武士像,价值也和他判断的不多,在三万左右。

    想了想,孟子涛就把这尊武士像放在备选的位置,但却没有势在必得的想法,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这尊雕像大了一些,有将近一米左右的高度,拿回去实在不太方便。37zw

    武士像旁边,摆放的都是家具,孟子涛目光一扫,现这些都是软木家具。

    在家具市场上,大家应该都听过软木和硬木两种家具,但什么是软木,什么是硬木?怎么区分软木和硬木?相信许多人对此都相当的疑惑。就像孟子涛,没有接触古玩这行以前,他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区分这两种家具

    事实上“软木”和“硬木”不是以木材质地的软硬为唯一标准,软木家具有相当部分家具也是非常硬的。

    那为什么又这么分呢?

    其实,“软木”是科学上的名称,比如,“软木”包括楠木、榉木、柏木、核桃木等,每一种都能找到相应的树,比如楠木就是楠树,榉木就是榉树等等。

    而“硬木”其实是文学上的名称,比如硬木包括紫檀、黄花梨、红木、鸡翅木、铁力木、乌木等,没有一颗树的学名叫做铁力树,也没有什么树叫乌树。再次说明一下,这里说的是学名,像黄花梨的学名就叫做降香黄檀木。

    那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道理很简单,在我国,软木家具其实都是本土土生土长的树木,所以大家都能知道木材的名字。而硬木,除了琼省的黄花梨之外,其它基本都是进口的。

    正因为这样,古人在见到进口的木材之前,没有见过它们的全貌,只见过树干,因而它们就没有一个固定的名称,就起了一个文学名字。文学名字一般都会起得很好听,比如紫檀,寓意紫气东来。

    后来民间就形成了把从外面运进来的木材称为“硬木”,本土产的就叫“柴木”。卐?¤ 再后来“柴木”又被称为“软木”。

    想着“软木”和“硬木”的解释,孟子涛心里想道:“这硬木的价格之所以比软木贵多了,其中是不是应了那句老话,外来的和尚好念经?”

    把这个念头放到一边,孟子涛就观察起了眼前这些软木家具,软木家具便宜对他来说也不错,至少他能买的起不是?

    只是让孟子涛有些失望的是,曹大爷这里的家具,都是一些普通的家具不说,品相也不太好。

    其实这也正常,因为软木家具,经历太多年份,一般品相都不怎么好,要么变了形,要么缺胳膊少腿,模样实在不咋滴,很容易让人产生不好的印象。从这一点来说,硬木家具比软木家具更受欢迎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些模样不怎么样的软木家具,孟子涛心里可没什么想法,不过既然看都看了,他就准备把这几件家具都看完。

    很快,孟子涛就看到了最后一件家具,是一张官帽椅。

    官帽椅以其造型酷似古代官员的官帽而得其名。分为南官帽椅和四出头式官帽椅两种。

    南官帽椅的特点是在椅背立柱和搭脑相接处作出软圆角,由立柱作榫头,横梁作榫窝的烟袋锅式做法。椅背有使用一整版做成”s”形,也有采用边框镶板做法,雕有图案,美观大方。

    而四出头,实质就是靠背椅子的搭脑两端、左右扶手的前端出头,背板多为“s”型,而且多用一块整版制成。

    让孟子涛觉得有些好奇的是,眼前这张官帽椅的造型有些独特,靠背跟常见椅子不同,是两根直形的枨子的中间,由两道有间隔的小横枨子连接,组成一个方框,这方框上仍有藤子的痕迹,应该是放藤子面的。

    孟子涛对家具其实并不太精通,他也不清楚这种形式的含义,但他可以推算。

    孟子涛知道这种藤子面的椅子,一般年代早,而且从这张椅子的式样来看,很可能是明代的。

    但他以前见过的明代的官帽椅又没有这种形式的,那就还可以往前推,有可能是明初或者更早些时候的。

    不过,这张椅子是用榆木制作的,实在很难想象比明代还早的,再说了,官帽椅是明代才有的,更早也不可能会有。

    这么说来,眼前这张很不起眼的官帽椅,就有可能是明代早期的官帽椅。

    想到这,孟子涛心中不禁一喜,这可是明代早期的官帽椅,他还从没在市场上见过,而且在博物馆也非常罕见。这不就意味着这东西有很高的文物价值吗?

    况且,物以稀为贵,既然少见,那就意味着这东西有价值,说不定有他的机会呢?

    片刻后,孟子涛的心就平静了下来,现在这一切还只是他的猜测。而且,就算他猜对了,如果曹大爷也知道它的价值,那他也没钱把它买下来。

    半响,孟子涛站起身来,走到曹大爷面前,指着那张官帽椅问道:“大爷,不知道那张官帽椅多少钱?”

    听到孟子涛率先开口,大家都抬起头来看去,现孟子涛居然问的是这么一张其貌不扬的椅子,心里就有些奇怪。只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大家也不方便询问,就没有过去。

    曹大爷顺着孟子涛的手看了过去,可能是因为看不太清楚,皱了皱眉头,就站起身走到椅子跟前,看到孟子涛居然问的是这张椅子,心里同样也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他也知道古玩这行的规矩,并没有多问,稍稍想了想,说道:“就两千吧,怎么样?”

    孟子涛心里一喜,摇了摇头道:“大爷您也看到这张椅子的品相,而且又是榆木的,两千这个价格实在太贵了。”

    虽说,以异能给出的价值而言,两千这个价格完全捡了个大漏,但在商言商,生意是生意,慈善是慈善,比曹大爷可怜的人不知多少,难道这些出售古玩的时候,都以市场价给他们?那还做什么生意?

    孟子涛觉得,他做生意就只要童叟无欺,不搞什么歪门邪道,问心无愧就行了。

    曹大爷也摇了摇头:“小伙子,想必你也是看中这张官帽椅是藤面的,那你应该知道这张椅子的年代久了。况且,实话跟你说,这张椅子是我几年前买的,当时就花了好几百,我藏了几年,卖两千也很正常吧。”

    这几年时间,古玩的行情确实大涨,许多东西的价格也成倍上升,以前卖几百,现在卖几千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当然,那肯定要东西好才行。

    为了不显得突兀,孟子涛又还了几次价,但曹大爷好像吃定了他,不肯松口。既然如此,孟子涛也就答应了下来,并且,马上把钱付给了曹大爷。

    看到接过钱的曹大爷眼中闪过一丝疑色,孟子涛知道自己的表现实在太急了,引起了曹大爷的怀疑。但面对一个三四十万的漏,像他这样的家庭出生,怎么可能淡定的了,他觉得自己能有现在这样的表现,已经算是不错了。

    现在东西到了手,孟子涛差点忍不住就大笑起来,好在他的控制力不错,而且自己毕竟在别人的地盘,他也不敢节外生枝。

    曹大爷虽然有些疑惑,但他心里实在不觉得这张其貌不扬的椅子,有什么珍贵的,于是又走回门口坐了下来。

    正在这个时候,曹大爷家的佣人带着三个人走了进来,当大家看清对方是谁,顿时一愣……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