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足饭饱,大家聊了一会天,因为各自都有事情要处理,就分开了,孟子涛也骑着自行车回了家。37zw

    到家之后,孟子涛就迫不及待的把再一次捡漏的消息,打电话告诉了父母。

    本来孟舒良夫妇对孟子涛的辞职有些担心,怕孟子涛不顺利,但既然孟子涛打定了主意,他们表面上还是很支持。现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他们心中虽然还不是太放心,但已经没多少顾虑了。

    第一次是运气,第二第三次,那就说明孟子涛还是有些水平的,既然如此他们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

    回到家,孟子涛把香炉什么的收好,见没什么事情,就拿起那本不知名的太极拳谱看了起来。

    就像前文说的那样,由于这本拳谱保存的不是很好,纸张上有许多虫咬、水渍等痕迹,好在由于是拳谱,大部都是画的人物动作,影响并不怎么大。

    孟子涛一页一页地看了下去,当他看到最后的时候,不由一怔。只见最后几页上面写着几段文字,而这些文字居然是拳法相配合的吐纳方法,这让他十分惊喜。

    网上关于太极拳的理论,林林种种,有这么说,也有那么说,如果没有名师教导想要搞明白,还真不太容易。

    但真想要找一位名师又哪有那么容易,孟子涛也打听过,陵市到是有练习太极拳的高手,但人家教不教你另说,光是学费就不菲。

    先前孟子涛连父亲的治疗费用还凑不齐,哪有钱去请名师教授?于是他干脆就在网上找了视频学习一下得了,等到有了钱再去请教名师。

    没想到,今天他居然得到了一本古法太极拳的拳谱,而且还带有吐纳之术。

    孟子涛认为太极拳之所以被称为内家拳,不就是因为有相配合的吐纳之术吗?但他想要得到真正的吐纳之术又谈何容易,就算拜了师,师傅不信任你,也不会教授。?

    至于网上那些吐纳术,孟子涛可不敢练习,万一练岔了气,谁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

    因此,这配套的吐纳术,对孟子涛来说就非常重要了,于是他连忙看了下去,只是看到最后,他皱头又皱了起来。

    这一切,还是因为这本拳谱太过破旧的关系,三段吐纳术,最后一段的关键之处已经看不清楚了。

    “这叫幸运还是倒霉?”

    孟子涛有些郁闷,但好在,三段吐纳术分为初中高中三个阶段,就算没有最后一段,他还能练习。而且最后一段他觉得也有些扯,什么练到大成,就可以飞檐走壁、摘叶飞花,出指可以碎金断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武侠小说呢。

    不过,孟子涛想了想,既然连异能都出现了,练至大成,说不定真能达到书中所描写的情形。但话又说回来了,就算如此又能怎样,在当今社会,还不是被一颗子弹秒杀?

    这么想着,孟子涛也不再纠结看不清第三段了。

    第二天一早,孟子涛准备好了之后,就前往集合地点古玩街。

    到了古玩街,孟子涛停好自行车,就远远地看到老六已经在古玩街的入口处等着了,他连忙迎了上去,寒暄了起来。

    没一会,程启恒和王梦晗也都过来了,程启恒就开口问道:“老六,今天还有谁啊?”

    老六说道:“我还通知了李桥生,这家伙也真是墨迹,咱们再等一会,如果再不来,咱们就出。”

    对于李桥生,孟子涛也有些印象,这人是老六的老主顾,只是买东西有些抠门,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六会叫上他。

    过了两三分钟,大家就看到一位穿着白衬衫,带着黑框眼镜,长得有些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正是老六口中的李桥生。? § ◎

    “抱歉,我来晚了。”李桥生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拿出纸巾擦着脸上的汗。

    老六摆了摆手,说:“好了,时间不早了,咱们出吧……”

    说完,一行五人就来到了停车场,坐上了一辆黑色大众。

    这是程启恒的车,驾驶员当然非他莫属,王梦晗坐在副驾驶,而孟子涛他们三个男人就坐在后排座位。

    跟程启恒说了地址,老六就对着李桥生说道:“我说老李,你平时不是挺积极的嘛,怎么今天居然这么慢了?”

    李桥生说到:“来的时候碰到薛文光了,他拉着我聊了一会。”

    老六闻言眉头轻皱:“你不会把咱们今天的事情告诉他吧?”

    李桥生没好气地说道:“我老李是那样的人吗?”

    老六说了句玩笑话:“我看你就是那种人!”

    “开门,我要下车!”李桥生一脸悲愤地说道。

    老六冷笑一声:“程少,麻烦你靠边停车,让他下去。”

    李桥生马上表情一变,满脸堆笑着说道:“技痒而已,忍不住表演了一下。”

    老六展颜一笑:“我也忍不住表演了一下。”

    大家轻笑了几声,觉得有老六和李桥生在,这一路上应该不会怎么寂寞了。

    据老六介绍,这次他们去的地方,是邻市郊区下面的一个村庄,开车大约三个多将近四个小时的样子。

    由于大家出早,而且一路畅通无阻,车子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不过才九点刚过没多久。

    还没到目的地,孟子涛就透过车窗,看到零星的几座江南风格的老民居。现在像这样的老民居,大部分都已经拆掉了,就算没有拆掉,因为年久失修,想要看到一座保存完好的建筑也不容易。

    汽车在一座四水归堂式的宅院前停了下来,大家6续下了车,老六就上前敲了敲门。

    过了片刻,门就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位七八十岁的老人,看起来有些消瘦,而且眼神不太好使的样子。

    老人眯了眯眼神,看到是老六,显得很高兴,寒暄了几句,就带着大家走进了院子。

    江南民居普遍的布局方式和北方的四合院大致相同,只是由于江南一般人口密度较高,又要求少占农田,所以一般宅院的布置紧凑,院落占地面积较小,以适应当地的特点。

    江南民居的住宅的大门多开在中轴线上,迎面正房为大厅,后面院内常建二层楼房。由四合房围成的小院子通称天井,仅作采光和排水用。因为屋顶内侧坡的雨水从四面流入天井,这也正是“四水归堂”这个名称的由来。

    四水归堂的结构很漂亮,让第一次接触的孟子涛心情很是愉悦。一路打量着房屋内的景致,大家就来到大厅。

    老人请大家入座之后,就用早已准备好的茶杯为大家倒茶,不过考虑到老人的眼神不太好使,老六抢着倒了茶。

    老人姓曹,他对着大家说道:“情况老六应该跟你们说过了吧?”

    具体怎么回事,昨天吃饭的时候,老六已经跟大家说过了。简单来说,就是儿子败家所致。

    要说这位曹大爷也是能人,九十年代那会,硬是自学了股票,让自己存的养老金翻了十几倍,这些钱对他来说一辈子都花不完。

    到了两千年那会,曹大爷的老伴去世了,觉得的孤独的他,偶然间接触到了古玩,从此一不可收拾,之后几年,收藏了不少东西,其中不乏一些精品。

    如果不是因为他突眼疾,说不定现在还活跃在古玩市场上。

    除了眼疾之外,曹大爷还有一个烦恼,那就是他的小儿子。他这个小儿子是他四十多岁的时候生的,老来得子,所以非常宝贝,这样不可避免的染上了一些恶习,让曹大爷夫妻俩操碎了心。

    好不容易,曹大爷的小儿子结了婚平静了几年,最近居然又染上了赌博,把家底都输光了,老婆孩子也都跑回了娘家。这还不算,他又打上了曹大爷那些古玩的主意。

    老话说的好,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曹大爷眼神又不好使,于是他马上就做了决定,把古玩全都换成钱,分掉算了,反正他有退休金,也不怕饿死。

    见大家点头表示知道,曹大爷长喟然长叹:“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孽,居然生出了这么一个不孝子。”

    孟子涛心道,还不是因为你宠出来的祸,所以说,对小孩子太宠爱,往往会生出各种各样的问题,自己以后一定要吸取教训。

    “我连女朋友都没有,想这些干嘛!”

    正当孟子涛心里犯着嘀咕的时候,曹大爷就站起身来,说道:“走吧,咱们去看看我那些东西,只要价钱合适,你们就拿走,省得被那兔崽子惦记。”

    正在这个时候,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妈,拎着一个菜篮子走了进来,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曹大爷请的佣人。

    曹大爷有钱,眼神又不好,不请佣人才不正常,孟子涛刚才还觉得有些奇怪,原来是去买菜了。

    一行人跟着曹大爷走到旁边的房间,打开门,就见里面一尘不染,看模样应该是经常打扫的,可见曹大爷确实是爱古玩之人。

    孟子涛看到曹大爷脸上的一丝怅然之色,觉得如果不是因为儿子太过混账,也许这些东西曹大爷到死也不会卖掉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