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涛心里觉得很奇怪,就凭王之轩在陵市古玩界的成就和地位,好像本市古玩这行,已经没什么人能够让他崇拜了吧?要不然就是其他地方的老前辈,至于其他行业,想来王之轩也不至于崇拜吧。37zw

    觉得王之轩的表现有些奇怪,再加上孟子涛总觉得在哪里见过此人,一时间让他陷入了沉思。

    看到王之轩带着老者走了进来,王梦晗和程启恒脸上相继都露出激动的神色。

    这被回过神来的孟子涛现了,心中更有些奇怪。正当他想着大家到底是怎么回事时,就见那老者就笑眯眯地对着他说道:“小伙子,咱们又见面了。”

    王之轩有些奇怪地问道:“郑老,您什么时候见过小孟啊?”

    “郑老?”孟子涛脑中划过一道闪电,此时他总算想起来这位老者是谁,分明就是古玩收藏界的重量级人物郑安志。

    郑安志,是国内外的著名的文物鉴定和收藏家,致力于瓷器的研究,曾在国内的多个重要文物部门任职,而且还享受国家的特殊津贴。

    只不过,郑安志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开始隐居幕后,基本上不怎么出现在大众的眼前,而且郑安志已经八十多岁了,但眼前的郑安志,看起来却还只有六七十岁的模样,也难怪孟子涛会想不起来。

    既然眼前这位老人是郑安志,大家的表现也就非常正常了。不过,让孟子涛觉得有些奇怪的是,郑安志虽然祖籍是陵市人,但这些年一直生活在京城,怎么又回陵市来了呢?

    正在孟子涛胡思乱想之际,郑安志笑着把事情的原委简单叙述了一遍。

    看到大家都笑着看向自己,孟子涛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说道:“说实在的,我还是现在才认出郑老。”

    程启恒讶然道:“不是吧,你这都什么眼神啊。37zw ? ”

    孟子涛说道:“废话,我以前还只是在杂志上见过郑老的照片,谁会知道郑老会突然出现啊,况且,郑老还这么年轻,看起来就好像只有五十来岁的模样。”

    面对孟子涛的小小马屁,郑安志笑道:“你这么说,我感觉自己好像成了老妖怪了。”

    这时,王梦晗甜甜地说道:“哪有,您是老寿星好不好。”

    郑安志又是哈哈一笑。

    王之轩为大家做了下介绍,就把目光转向了桌上的那只外胭脂红内珐琅彩三秋图盘。

    等郑安志和王之轩接连上手观察过后,王之轩就问道:“听梦晗说,你先前不认识这堂名款?那你怎么想要把它买下来的?”

    有郑安志在,孟子涛连忙打起精神,把先前的判断详细的说了一遍,最后说道:“综上所述,我判断它应该是乾隆年间官窑的产品.而且,就算我判断错了,就凭这只盘子的表现,我也不会亏多少,况且,不还有那只香炉吗?”

    听了孟子涛的分析,王之轩和郑安志也都连连点头。

    郑安志笑着说道:“小孟,你这么判断确实可以,不过,你要知道,这年月仿制技术日新月异,就凭现在的技术,完全可以做到这种程度,所以如果不了解款名,我认为一般还是不要入手为好。”

    听了郑安志的话,王之轩显得有些惊讶:“郑老,难道现在真有技术,能把这样的器物,仿制的以假乱真了?”

    郑安志叹了口气道:“确实如此,上次阿豪就带给我一对粉彩小碗,是乾隆官款,做的惟妙惟肖,我也是通过放大镜观察气泡才察觉。”

    听郑安志这么说,大家都显得很震惊,连郑安志这样的大师都差点打眼,那换作其他人的话,会怎么样?

    当然,孟子涛虽然震惊但心里还是很轻松的,谁叫他拥有异能这个鉴宝利器呢?

    看到大家脸上的担忧之色,郑安志笑着说道:“你们放心,这样的器物没几件流落到市场上,而且阿豪也在继续调查,不会对市场有多少影响的。?  ?  ”

    虽然不知道这个阿豪是何许人也,但既然郑安志这么说,大家也就不再担心了。

    郑安志接着对孟子涛说道:“小孟,不知道这物件,你有没有出手的想法啊?”

    面对郑安志这样的大腕,孟子涛当然不会拒绝。

    郑安志很高兴,说道:“既然如此,咱们在商言商,我出十万,怎么样?”

    孟子涛想要讨好郑安志,就准备便宜一些,但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到王之轩给他使了个眼色,他连忙会意,笑着说道:“行,就这个价。”

    郑安志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年轻人嘛,就应该痛快一些,你报一下你的银行卡号,我叫人给你转账。”

    孟子涛连忙把自己的银行卡号写下来,心里则庆幸地想,幸亏有王叔提醒,不然说不定会让郑老看轻一些。

    说来也是,郑安志这样的大师,想要送他礼物的人不知多少,对方打的算盘,郑安志还能不知道?与其如此,还不如他说怎样就怎样。

    正在转帐的时候,王之轩进里屋去拿了东西,随后就和郑安志一起准备出门。

    临走之前,郑安志还笑着和孟子涛说,有空到他那去玩。孟子涛微微一怔,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

    见郑安志和王之轩走远了,程启恒就转过头,恶狠狠地对孟子涛说道:“说,刚才还生了什么事情,郑老为什么要让你去他家!”

    王梦晗点头道:“就是!还不从实招来!”

    孟子涛苦笑道:“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我真不知道郑老为什么会邀请我!”

    “该说的?那就是还有不该说的喽!”程启恒嘿嘿笑道。

    孟子涛无奈地摊了摊手:“得,你们想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

    知道孟子涛不像说假话的样子,但郑安志的邀请还是让程启恒觉得很嫉妒,说道:“也不知道你这运气怎么会这么好,不行!今天中午你一定得请客。”

    孟子涛举起了手:“请,一定请,老张私房菜馆怎么样?”

    郑安志一脸坏笑道:“行,今天一定要吃顿土豪餐……”

    虽然郑安志一直念叨着要吃土豪餐,不过中午点菜的时候,他还是只点了两道菜。

    孟子涛见此,干脆就让每个人都点了两道菜,一共八道菜,四个人(加上老六)也就够了。

    席间,老六听说那只盘子卖了十万,而且还得了郑安志的邀请,羡慕之余,也笑称,孟子涛是否极泰来,福星高照。

    提到郑安志,孟子涛就有些好奇地问道:“郑老不是一直住在京城吗,怎么回陵市来了?”

    程启恒笑着说道:“那是因为你孤陋寡闻,郑老可是每年都会来陵市住上几天的。不过郑老的老伴去年去世了,今年郑老就在陵市住的长了一些,我听说,郑老以后好像准备就住在陵市,不想回京了。”

    王梦晗说道:“我也听说是这么回事,好像说郑老睹物思人,所以不想住在京城了。说起来,郑老的夫人好几年前就已经中风瘫痪了,郑老也正是为了照顾她,所以才辞掉了不少工作。还真是有情有义呢!”

    老六接过话道:“说起来,像他们这样公认的大师,品德方面基本没话说。不像现在的一些所谓的专家,为了一点私利,尽做些缺德事。”

    孟子涛点头称是,不说其它,光是这些年,郑安志6续捐出去文物,价值就已经有好几个亿,更何况,有些文物捐的时间很早,真要以现在的市场价值来说的话,估计至少能值二三十亿。

    这么一大笔财富,又有几个人能捐的出手?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老六正说着一件古玩趣事,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了看号码,他就和大家打了声招呼,出了包间接起了电话。

    过了片刻,老六又走了进来,对大家笑着说道:“你们明天有时间吗?”

    孟子涛问道:“什么事?”

    “掏老宅子。”老六笑着说道。

    像老六这样的小贩,当然会做一些“拉纤”之类的活计。

    “拉纤”是古玩行话,其实就是做中间人,依仗自己信息灵通,渠道广泛,撮合生意。行业里还有个术语,叫做“搬砖头”,至于为什么把古玩比作砖头,无非是想隐蔽一点。

    另外,在古玩这行还有一个词,叫做掮做,其工作和拉纤差不多,但掮做是拿别人的货物去兜生意,卖不掉可以退还。所以其中还是有些区别的。

    拉纤,做为中间人当然是有提成的,一般是卖方出3%,买方出2%,俗称“成三破二”。当然,这个提成也可以商量。

    听说去掏老宅子,孟子涛异常兴奋,他在古玩这行四年,“掏老宅子”这个词他经常听说,也经常听说有人掏到了好宝贝。只不过,他一来没有人脉,二来囊中羞涩,因此,一直都没有机会参与其中。

    现在,有了机会,孟子涛当然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

    程启恒和王梦晗对此也很有兴趣,他们两个明天都没什么事情,同样也都答应了下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