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涛手里的这只外胭脂红内珐琅彩三秋图盘,可谓器型规整,做工精致,厚薄适度,胎质洁白细腻。¤ ? ?施用的珐琅彩料釉面莹亮,色彩凝腻,玻璃质感强烈,极具立体感,可以说相当名贵。

    更为难得的是,此物品相完整,一点都没有磕碰的地方,颇为不易。在古玩市场,这种品相极佳的东西,都有不错的升值空间。

    孟子涛越看越是喜欢,只是让他有些疑惑的是,这只盘子的底款为矾红书“彩秀堂制”四字二行楷书款,这个款识他以前还真没见过。

    孟子涛知道,在明清时期,瓷器出现了堂名款,这种款识是在定制的瓷器上刻划、模印书写上自家的堂名、斋名或年号。

    其内容涉及亭轩楼阁、殿斋堂室、底宅居舍等等,享用人上至皇帝、皇亲,下至精工良匠。此外还包括一些达官显贵、文人雅士等。

    正因为这样,堂名款种类繁多,再加上孟子涛才是刚刚开始学习瓷器的鉴定,对这类款识研究不深,他现在也只知道“大雅斋”这个堂名款,因为它是清慈禧太后制瓷的所用的款识,很出名。

    当然,就凭这只盘子的做工,孟子涛也知道这肯定是名家所作,甚至很可能是官窑器。具体从胎釉等方面的表现来看,很像是乾隆时期的官窑作品。

    但关键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堂名款,这就意味着他不能准确估价,这一点让他觉得稍稍有些苦恼。

    这个时候,老人看孟子涛拿着东西一直沉默不语,心里有些着急,就开口问道:“小伙子,这几件东西你要吗?”

    孟子涛回过神来,正准备开口时,却察觉到旁边有个人影。他回头一看,现对方是一位老者,此人大概六七十岁的模样,不过因为看起来保养的好,真实年龄就不得而知了。老人穿着一身中式服装,看模样像是位行里人。

    看到孟子涛回过头来,老者就对着他笑着点头示意,目光毫不避讳的盯着孟子涛手上的那只盘子,应该是对这件东西很感兴趣,只是碍于行规,并没有插话。卐  卍37zw?◎◎卐?网§ 卐? 、

    孟子涛也点头示意,转过头,问道:“您这几件东西,要价多少啊?”

    老人应该是早就想好了价钱,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这四样东西一共一万块。”

    就凭刚才那只香炉以及孟子涛手中的盘子,一万块钱到也不贵,不过,古玩市场上可很少有开价多少,就多少买的事情。

    于是,孟子涛下意识的说道:“这个价格有些贵啊。”

    老人摇了摇头道:“这些东西我父亲说,他小时候都已经在了,这么长时间,一万块钱已经不贵了,要不是凑我孙女大学的学费,我还真不会来卖它们。”

    “既然这样,你也不知道平时把它们保养一下。”

    孟子涛心里嘀咕了一句,就使用了异能,现手中的盘子内部的灵气非常充裕,估计能有近十万的价值。

    现在孟子涛已经能够证实这老人所说的都是真话,他如果再争利,他的良心也过不去。既然这样,他还有什么不答应的道理。

    于是,他点头道:“行,那就这个价格吧,不过我身上没带这么多钱,咱们一起去银行,怎么样?”

    “可以。”老人点了点头。

    这时,旁边的那位老者插话道:“小伙子,这是我的电话,一会方便的话,联系一下怎么样?”

    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写了个电话号码递给了孟子涛。

    知道老者看中了盘子,孟子涛就把纸收了下来,并客气了几句。◎◎

    等他带着老人前往银行的时候,他心里就有些疑惑地想道:“这老头是哪里来的,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不对,好像有些面熟啊……到底是谁来着?”

    一路上,孟子涛冥思苦想,就是没想到那老人是谁,最后摇了摇头,不再多想,有缘的话肯定还会遇到的。

    由于已经过了八点半,银行开始营业,十几分钟后,孟子涛就取了钱,和老人完成了交易,随后拿着东西匆匆往古玩街赶去。

    孟子涛先去了老六那,把刚才那件纸镇的钱交给老六,心里则感叹道:“今天还真亏了老六,不然哪会遇到这种好事呢?”

    事实也正是如此,如果不是因为阴差阳错,孟子涛根本不可能去老人刚才摆摊的地方,那里实在是太偏僻了。而老人之所以摆在那里,一来是不懂,最主要的应该是想省上几块钱摊位费吧。

    看着孟子涛手里的袋子,老六有些奇怪地问道:“我说小孟,这一会功夫,你难道去掏来了几件宝贝?”

    孟子涛嘿嘿一笑,就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并把东西拿了出来,让老六欣赏一下,分享心中的喜悦。

    看着灰不溜湫的几样东西,老六有些哭笑不得地说:“我说你小子,不会是着了别人的道了吧?”

    孟子涛无语道:“我都混了几年了,这点还能分的出来,你看看这香炉……”

    老六拿起香炉一看,啧啧称赞道:“这东西还真不错,能值三四千了……这花瓶实在不怎么样啊,也就百十来块,咦!这东西……”

    老六看着手里的盘子,不禁愣了愣,孟子涛笑眯眯地说道:“这是好东西吧,只不过这堂名款我实在没印象。”

    “不错,不错,给你小子捡到宝了。”

    老六打量着手里的盘子,说道:“不过这种堂名款的器物,我以前也没遇到过,印象里面,好像是乾隆还是嘉庆来着。”

    孟子涛说道:“我正准备去请教王叔,不过以做工等方面来说,我觉得很可能是乾隆的吧。”

    “王叔?”老六马上意识到,孟子涛应该说的是王之轩,像他这样的小贩,基本都是野路子,哪个不希望能够找个名师学习一下?只是这种机会实在不多,现在见孟子涛能和王之轩拉上关系,他心里多少有些羡慕。

    既然孟子涛能和王之轩拉上关系,那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无疑上升了一些。

    心中的念头一闪即逝,老六笑着说道:“不管是不是,反正就这凭这器物,一万块肯定是捡了漏了,你小子最近的运气可真够好的啊!”

    孟子涛哈哈一笑:“也许我这是时来运转了吧。”

    老六笑了笑,就把盘子小心地放了回去,又拿起那本古籍。打开一看,他有些讶然道:“没想到这居然还是一本太极拳谱。”

    孟子涛闻言连忙凑了过去,现还真是一本太极拳,不过这太极拳的招式和现在主流的有些不太一样,看上去像是古法太极拳。由于他现在对太极拳很感兴趣,就打算回去之后,好好研究一下。

    老六对太极拳就没什么想法了,他随便翻了两页,就把书还了回去。

    孟子涛把东西收拾一下,就迫不及待的来到正一轩,现程启恒也在,此时他正和王梦晗谈笑着,也不知道说了什么笑话,逗的王梦晗娇笑不已。

    知道程启恒对王梦晗有想法,孟子涛对此也见怪不怪,看了看店里没有王之轩的身影,他就问道:“王叔今天没过来吗?”

    看到孟子涛手上拎着东西,王梦晗眨巴着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孟哥,你不会又淘到什么宝贝了吧?”

    孟子涛嘿嘿一笑道:“刚才淘到了一只外胭脂红内珐琅彩三秋图盘,不过对堂名款不太了解,所以想请王叔帮忙看一下。”

    程启恒闻言大感兴趣,连忙说道:“快把东西拿出来欣赏一下。”

    孟子涛呵呵一笑,就走到店里的一张八仙桌前,把东西一一摆在桌上,并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

    和老六的表现一样,看到这几件东西的模样,程启恒和王梦晗一开始都有了孟子涛看走了眼的念头,不过东西好不好,一上手就知道,等他俩看过那只外胭脂红内珐琅彩三秋图盘时,全都大为称赞。

    王梦晗说道:“原来是‘彩秀堂制’款啊。”

    孟子涛连忙问道:“梦晗,你知道这个款识吗?”

    王梦晗笑着说道:“当然知道啦,这个堂名款是乾隆时期的官窑款,我估计这只外胭脂红内珐琅彩三秋图盘,能值十万左右呢。如果上拍卖会的话,价格很可能更高。孟哥你这是又捡了一个大漏啦!”

    见王梦晗给出的估价和异能相符,孟子涛心里不由感慨了一句:“不愧有名师亲手教导出来的。”

    程启恒笑着说道:“我听说你前几天才赌涨了十几万吧,今天居然又捡了个这样的大漏,你这运气好的没话说。”

    “你们在聊什么呢?”

    程启恒的话音刚落,就有王之轩的声音传来,大家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就见王之轩带着一位老者走了进来。

    让孟子涛有些惊讶的是,这位老者正是刚才站在他身边,还给了他电话号码的那位。而且还有一点让他感到有些震惊,因为从程启恒的神态和行为来看,他十分尊敬这位老者,甚至还能从中感到一丝崇拜的味道。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