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孟子涛就去办理了辞职手续,而且因为谢明旭和康岩的关系,马上就把工资给结清了。卐卍 ?

    办理完了手续,孟子涛就去办公室去拿自己的东西,跟老宋和李先乐告了别,他就一身轻松地走出了公司。

    至于朱俊达,孟子涛昨天请老宋和老先乐吃饭时候,就已经从他们口中听说了,他昨天没走多久,就有警察来把朱俊达给押走了。

    据说,当时朱俊达面若死灰,整个人都瘫了,是被警察给架走的。想想那一幕,孟子涛心里就觉得畅快无比。

    回到家中,已经到了中午,孟子涛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去了珠宝街,想要把异能的异变给搞清楚。

    让孟子涛有些惊讶的是,自己再次接触半赌毛料的时候,虽然毛料中的灵气还是拼命想要进入体内,但自己集中精力时,却已经能够控制异能。

    他想了想,是不是说,异能会朝着自己有利的方向进化?这样的话,是不是意味着,灵气不会再像先前那样冰冷刺骨了?

    有了这样的猜测,他就放开异能的控制,没想到结果和第一次没什么两样,把他冻的够呛,而且他能感觉到的灵气和第一次没什么变化。

    “难道说,毛料里面,同样也蕴含着价值十几万的翡翠?”

    孟子涛看了看标价牌,这块毛料需要三万,思来想去,觉得变数太大,最终还是没有舍得下手。

    “要是这里有明料的话,那就好了。”孟子涛如是想道,不过他也知道这不太可能,店家如果得了明料,完全可以请人制作成饰品,那样赚的钱可比光卖明料要多上不少。

    说来也巧,正当孟子涛因为身体不舒服,想要回去的时候,有人看上了他刚才试验的毛料,谈妥了价格之后,就开始解石。

    结果让孟子涛有些唏嘘,解出来的翡翠才四万不到,虽然如果他买下来也是赚了,但身体受了这么大的痛苦,怎么想也不觉得合算。卍 §卐§  ◎ 既然如此,这赌石肯定是不适合他的,至少现在是这样。

    星期三,晴。

    由于一股弱冷空气的降临,天气凉爽了许多。孟子涛一早就出了门,骑着自行车,心情愉悦地前往古玩街。

    由于今天没有集市,古玩街就只摆着寥寥几个摊位,摊主都是熟人。

    和往常一样,孟子涛停好自行车,就直奔老六那。到了老六固定的摊位处,只见一副憨厚模样的老六,还在摆着东西,估计是刚来没一会。

    “哟,小孟,今天怎么有时间来这边啊?”

    老六抬起头来就看到了孟子涛那张笑脸,就打了声招呼,还没等孟子涛回答,他就拍了拍额头,说道:“看我,差点忘记你已经辞职了。”

    孟子涛有些奇怪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辞职了?”

    老六笑道:“昨天晚上和朋友去吃夜排档,正好遇到小李了,是他告诉我的。对了,你小子实在太不够意思了,赌了个大涨,居然不知道请我吃顿饭。”

    孟子涛笑道:“这不是这两天事情有些多吗?今天中午,咱们去老张私房菜馆,怎么样?”

    老六哈哈一笑道:“难得你土豪一回,我哪能不答应啊。”

    两人说笑了几句,孟子涛就看起了老六摊位上的东西,现不过是一些平常玩意,并没他感兴趣的。

    “老六,你最近的货不行啊。”

    “没办法,这段时间家里小孩一直烧,天天去医院,手都扎的不成样子了,你说我有心情去进货啊?”

    老六痛斥了医院几句,接着说道:“不过,你要好东西到也不是没有,只是价格有点贵。?  ?  ”

    认识了几年,老六很清楚孟子涛的承受能力,要不是因为孟子涛赚了十几万,他都不会提起这事。

    孟子涛当然也明白其中的道理,于是问道:“多少钱?”

    “都是朋友,我也不多说,最低价五千块。”说着,老六就从身后的箱子里,小心地拿出了一件东西放到了孟子涛面前。

    孟子涛定睛一看,现这是一件精美的青铜错金银瑞兽纸镇。他连忙拿到手中欣赏起来。

    纸镇,顾名思义,就是用来压纸或者是压书的器物,形式多样,常见的多为长方条形,因故也称作镇尺、压尺。

    这件纸镇虽小,入手却有分量。其以铜胎圆雕瑞兽,瑞兽呈负重之状,龙,独角,角于头顶中生,凝视前方。此瑞兽应该是明清时期的赑屃形象。

    纸镇通体以错金银技法勾出兽身纹饰,打磨光亮,色彩斑斓古朴,造型浑厚凝重,具雄浑气势。底部生铜绿,更彰显古朴之质,与器表之光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孟子涛仔细打量了一番,凭经验判断此物应该是明代所作,而异能给出的结果也是这般,五千块肯定是值了。

    只是让他有些可惜的是,纸镇上的错金银掉落了一些,影响了它的品相。当然,话又说回来了,如果品相完美的话,老六也不可能只卖五千。

    孟子涛说道:“行,这东西我收了,不过我身上没带这么多钱,东西先放你这,我去取钱。”

    老六笑道:“没事,东西你先拿去,我还信不过你啊!”

    “算了,我这人心里欠了别人的钱难受,反正也不过几步路的功夫,我去去就来。”

    和许多人一样,孟子涛只要欠了别人的钱,心里总觉得很不舒服,就说先前借的钱,要不是父母说等出了院一起去还,他都想立马把钱给还了。

    孟子涛站起身向银行走去,不过最近一家银行取款机坏了,他只能又走了几分钟,到另外一家银行取了钱。

    回来的路上,孟子涛抄了近路,当他走到一条小巷的转弯处时,猛然间就看到自己面前出现了一个小摊。这把他吓了一跳,好在他及时停住了,不然还真有可能一脚踩上去。

    孟子涛有些无语,看到摊主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他头花白,满脸风霜,穿着一件洗的有些黄的白衬衫,一看就知道家境并不好。

    老人的摊位是一块破旧的床单,上面摆着香炉、花瓶、盘子和一本古籍这寥寥四件东西,看起来有可能是因为家里缺钱用,所以才来卖东西换钱。

    只不过,孟子涛进入古玩这一行四年,已经深知这行不能以貌取人的道理,天知道这老人家里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而且,香炉、花瓶和盘子的表面,都灰扑扑的,而那本古籍的封面更是快烂了,就这模样,很难说里面是不是藏着什么猫腻。

    虽然孟子涛心里有些警惕,也不觉得这中间有什么宝贝,但老人摆在这里,万一遇到一个马大哈,撞着或者碰着了,那多少会有些麻烦。

    于是,他就提醒道:“大爷,您的东西最好还是挪过去了一些,万一有人撞着或者碰着了,多少是个麻烦不是?”

    “是是是。”老人闻言连忙把床单拖过去了一些,接着问道:“小伙子,要不你看看我这些东西,这都是我家祖传的,只是一直放在老宅子,所以有些不干净。”

    “祖传的?”孟子涛心里嘀咕了一句,这种话他可听多了,这古玩市场上,要说的话,哪个东西不是“祖传”的?真要听了话,就觉得是好东西,有多少钱都不够亏的。

    孟子涛说道:“大爷,那您怎么不把东西擦一下?品相好也容易卖出去不是?”

    老人闻言一怔,说道:“不是说,这些老东西上面的灰啊什么的不能擦吗?我拿它们的时候,还特意把布包起来拿,难道不是这么回事?”

    孟子涛听了有些无语,说:“那是有的东西不能擦,一般的东西,小心清理一些污垢很正常,不然东西太脏,也没多少人有购买的想法,您说是不是?”

    老人一想也是,不禁骂道:“我说怎么半天没人来买我的东西,那小兔崽子,尽胡说八道!”

    说着,他拿起那只香炉,就用地上的破床单准备清理。

    看到老人不专业的动作,孟子涛连忙制止了他,别到时擦坏了东西,最后怨到他的头上。

    老人有些急了:“那我这些东西怎么办?要不你给看看,我可以便宜一些卖给你。”

    看着老人希冀的目光,孟子涛还是心软了,就答应了下来,心里叹道:“还是经验不足啊!”

    孟子涛先是拿起那只香炉,就感觉手里一沉,顿时觉得有戏,这让他心里一喜:“难道真是好人有好报?”

    这是铜制的双耳香炉,用手轻轻擦掉了一些灰尘,现铜炉表面阴刻八仙图,图案清晰,生动,包浆古旧,一看就知道是件老物件。

    “看来这老人可能不是说的是假话。”

    孟子涛心里轻笑一声,接着就不动声色地拿起了那只花瓶。只不过花瓶比较普通,没什么惊喜,接着他又拿起那只盘子。

    轻轻擦了擦盘子上的灰尘,孟子涛顿时眼睛一亮。

    只见此盘直口,盘外壁施胭脂红釉,盘心以珐琅彩绘折枝芙蓉、菊花、雁来红三种秋花,绽放正妍,蜜蜂萦绕枝头,画面生动传神,寓意“富贵长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