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涛当然没有误会康岩,他想了想,觉得这样也好,相当于给自己积攒名气,而且还能加深谢明旭对他的印象,说不定以后遇到古玩方面的问题,谢明旭会来找他,那么一来二去的,这个人脉就有了。卍 卍 ? 卐

    “谢总,如果您不放心的话,也可以找其他人看看。或者,我联系一下我一位长辈,看看他有没有时间。”

    被康岩这么一说,谢明旭心中多少有些不放心,不过,这事他当孟子涛的面,也不太方便说,见孟子涛这么说,他就接过话道:“小孟,不知道你的长辈是哪位啊?”

    孟子涛说道:“正一轩的掌柜王之轩,不知道您有没有印象。”

    谢明旭先是一怔,喜道:“小孟你这话说的,王会长我哪能不知道。”

    “那我先联系他一下……”

    孟子涛拿出手机联系了王之轩,正好他现在在店里。于是,孟子涛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王之轩对此大感兴趣,马上答应了下来。

    孟子涛收起手机,说道:“他现在在店里。”

    谢明旭迫不及待地说道:“那行,咱们现在就过去。”

    “行……”

    孟子涛点了点头,临走之前,他还把老宋给他的u盘交给了康岩,接下来的事情,他也就不关心了,反正朱俊达应该没什么好结局。

    其实,孟子涛也明白,宁可得罪君子也不要得罪小人的道理,反正他要辞职了,离开公司,朱俊达再怎么样,也和他无关了。

    但是,当初朱俊达不但在办公室里一直让他难堪不说,还让那个女孩子败坏他的名声,这事让他觉得分外气愤和恶心。有道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哪怕朱俊达记恨自己,他也要亲手解决。??? ……

    谢明旭的车是一辆高档越野车,和他的个人风格很配。

    车子开动了没一会,谢明旭就问道:“小孟,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您说。”

    “像我这样的康熙仿成化鸡缸杯,是不是不太容易看出来?”谢明旭问道。

    孟子涛明白他的意思,就说道:“这怎么说呢,古玩这一行博大精深,专家们一般也都是术业有专攻,如果让鉴定书画的专家去鉴定瓷器,可能还没有收藏瓷器的资深藏家来的好。”

    谢明旭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你认不认识席正真?”

    孟子涛点了点头,陵市的古玩街本来就不大,他怎么可能会不认识,和正一轩差不多同等年头的尚古斋的老板?

    只不过,这尚古斋虽然年数不短了,名气也和正一轩差不多,但行里人其实并不太喜欢去尚古斋买东西,这是因为这里的东西价格实在太贵。

    不过,东西虽然贵,但尚古斋保真,就算东西是赝品,只要证据充足,也可以无条件退款。

    再加上席正真此人善于钻营,尚古斋在陵市还是很受那些喜爱古玩的老板们的欢迎。

    另外,和王之轩不同的是,席正真这人可能因为满脑子都是钻营的念头,眼力和王之轩相比要差上许多,如果在他的一亩三分地还行,让他鉴定别的,那结果就难说了。

    既然谢明旭这么说,孟子涛不用猜也知道,那对鸡缸杯就是席正真帮忙鉴定的,于是说道:“席掌柜主要研究的是竹木牙角器。”

    言外之意,席正真对瓷器并不在行。

    谢明旭点了点头,随后就沉默了下来。卍 `

    看着谢明旭略微有些阴沉的脸色,孟子涛知道他心中肯定正在生着气。

    不过,以孟子涛对席正真的了解,想必席正真在给出结论之前,应该已经打过底了,就算谢明旭找席正真算帐,也无济于事。

    谢明旭把车停好,孟子涛就带着他来到正一轩。

    由于是星期一,店里很冷清,一个顾客也没有。就见王梦晗爬在柜台上玩着手机上的小游戏,王之轩则正拿着一只蒜头瓶在那仔细打量着。

    注意到孟子涛过带着谢明旭进来,王之轩把蒜头瓶放到博古架上,接着就迎了上来

    通过孟子涛的介绍,双方打过招呼后寒暄了几句,王之轩就就带着两人走进了会客室。

    等王梦晗上了茶,谢明旭就迫不及待地把那对鸡缸杯拿了出来,请王之轩鉴赏。

    王之轩一看到实物,眼睛顿时一亮,戴好手套,就把杯子拿到手中仔细观察起来,过了十几分钟,他才抬起头来,问道:“小孟,你先前是什么意见?”

    孟子涛就把先前所言复述了一遍。

    “说的不错!”

    王之轩听的连连点头,在孟子涛说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几点,说道:“总的来说,就像小孟说的,这是一对比较难得的康熙仿制的成化鸡缸杯。”

    既然王之轩都这么说,谢明旭也就没什么不放心的了,他又问道:“王会长,不知道您能否给它们估个价?”

    见王之轩看向自己,孟子涛就说道:“我先前估价三百万。”

    王之轩微微一笑,实话实说道:“这个价格稍稍保守了一些,我认为应该在三百二十万左右。当然,这也是因为鸡缸杯成对,不然的话,价值就没这么高了。”

    在古玩市场上,一般来说,成对的艺术品价值往往会过单件的两倍以上,许多藏家为了追求“另一半”,常常会付出比单件艺术品高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价钱。

    孟子涛见自己少估了二十万,就对谢明旭抱了声歉,心里则想到,自己在估价方面的经验,还是欠缺了一些。像这对鸡缸杯单价应该一百四五十万左右,由于都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所以价值在两倍的基础之上,还要再提升一些。

    谢明旭连忙表示没有关系,虽然孟子涛少估了二十万,但毕竟是年轻人,经验不足也情有可原,况且,如果不是孟子涛的话,他不知什么时候才会知道实情,如果一不小心把鸡缸杯毁了,那他可就是欲哭无泪了。

    谢明旭是生意人,这段时间因为这对鸡缸杯的事情,已经积累了不少工作,于是客气几句,留下两个红包,就告辞回去了。不过临走之前,他还预祝孟子涛事业有成。

    送走了谢明旭,王之轩就对着孟子涛说道:“怎么,你辞职了?准备辞职之后干什么?”

    孟子涛嘿嘿一笑道:“我想进入古玩这一行。”

    王之轩说道:“哦,说说看,你到底是怎么考虑的?”

    孟子涛说道:“我心里也一直有着创业的念头,想趁着年轻就出来打拼一下,就算失败了也有挽回的余地。之所以选择古玩这一行,主要基于对古玩的兴趣,而且经过四年的学习,我觉得我的眼力可以应付买卖了。”

    王之轩点头道:“你这么想到也不错,不过我要提醒你,古玩这一行水很深,想要成功,可必须要付出不少努力和汗水。”

    孟子涛表情郑重地说道:“王叔,您放心,这事我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我准备先练摊,有机会的话,就开家店铺。”

    其实,孟子涛真心的想法是,靠着异能,先积累一些货源,以及开店的资金,期间积累人脉,等时机差不多了,开家店铺也就水到渠成了。

    王之轩说道:“行,既然你已经有了想法,那我就不多说了。这样,我给你介绍一个人,货源方面的问题,你也可以找他去解决。”

    其实,以王之轩的人脉他完全可以给孟子涛更多的支持,但老话说的好,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小树要长大,肯定要经过风雨的浇灌。有时候,帮的太多,反而是害。

    孟子涛连忙表示了感谢,说起来,在古玩的货源方面,他还真是一个短板。

    一般来说,古董商进货的渠道有这么几个。

    一是上门收购,就像前文说过的铲地皮们做的事情一样。还有线人联系的掏老宅子等等。

    二是像前文说过的,古董商之间的串货,也是古董商进货的渠道。如果听说有哪个“行里人”弄到一批俏货,大家就会想办法让他匀过来一两件。

    另外,如果有人来买古玩,自己手里没货,在确保成功的前提下,也可以从同行手里拿过来,自己赚个差价,这也是古董商们财的另一个门路。

    还有当铺也是古董商进货的来源。当铺因为要兼顾金钱的流动性,所以只要有钱可赚,东西就会出售,这样那些到期无人赎回的抵押品,也就是所说的死当,就会有便宜可捡。

    除此了上面说的三点之外,逛鬼市也是个门路。不要小看了“鬼市”,那里有无限商机。许多不能明白着处理的东西,很可能会拿到鬼市上出售。

    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些风险,只是大家都不怎么在意,孟子涛也不会众人皆醉我独醒。

    这四个办法中,除了逛鬼市之外,都需要人脉,而对孟子涛来说,这方面他最为欠缺。他先前跟老六在玩笑中提起过货源的问题,老六也说没问题,但老六毕竟只是个小贩,又能解决多少?

    因此,王之轩的帮忙对孟子涛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他心中十分感激。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