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涛直截了当地说道:“康总,我想辞职。卐 ?卐?”

    康岩眉头轻轻一皱,问道:“怎么突然想辞职了?难道朱俊达又为难你?”

    还没等孟子涛回答,谢明旭就有些奇怪地问道:“怎么回事?”

    康岩对孟子涛说道:“那事你跟谢总说吧。”

    反正已经和朱俊达水火不容了,孟子涛就大方的把先前的事情说了一遍。

    谢明旭讶然道:“不是吧,朱俊达居然是这种人?老康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康岩没好气地说道:“你也不想想这段时间,你都在干什么,我连你的人都碰不到,我怎么告诉你?”

    谢明旭眼中闪过一丝尴尬之色,随后说道:“就算这样,这种人你还留他干嘛,哪怕他能力再强,品德不行,也只会给公司带来损失。”

    康岩没好气地看了谢明旭一眼,说:“人是你谢大老板招进来的,我就算想要把他辞掉,也得当面问下你的意见吧?”

    谢明旭说道:“那你也可以给我打个电话吧!”

    康岩看着谢明旭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白痴一样,就算朱俊达只是普通职员,既然人是你大老板亲自招进来的,如果事先不和你当面说一声,你心里会不会有意见?

    况且,朱俊达暂时看来也就只有一些小毛病,如果就这么辞退了,鬼知道你大老板会怎么想?

    看到谢明旭干笑一声,康岩收回了目光,又看向了孟子涛。

    孟子涛就摇了摇头道:“这段时间,朱经理并没有为难我,我只是想出去自己创业。”

    康岩听了孟子涛的话,眉头皱的更深了:“年轻人创业也是好是,但你要清楚,你家现在是什么情况。?  ”

    孟子涛微笑着说道:“康总,您不用担心,钱这方面的事情我已经解决了。”

    孟子涛的家庭情况康岩也知道,因此听了这话就觉得有些奇怪,不过这种事情他也不方便多问,就问道:“那你准备做什么?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

    孟子涛先是表示了感谢,接着说道:“我准备投身古玩这一行。”

    谢明旭听了这话,连忙问道:“你懂得古玩?”

    孟子涛如实说道:“已经学了四年了。”

    谢明旭说道:“那时间也不短啦,你懂斗彩吗?”

    孟子涛点头道:“可以看看。”

    他虽然对斗彩只有理论知识,但有异能相结合,也能看出点什么了。当然,之所以这么说,也是因为他心里好奇,什么样的斗彩能让谢明旭损失好几百万。

    “那走!”说完,谢明旭就站起身来,准备带着孟子涛去他的办公室。

    康岩瞪了孟子涛一眼,谢明旭都请专家鉴定过了,你难道还能起死回生?也不怕到时谢明旭受了打击,把怒火撒到你的头上!

    正因为担心这事,康岩也连忙跟了上去。

    片刻后,孟子涛跟着谢明旭走进了他的办公室,办公室面积近五十个平方,装修豪华但又没有爆户的感觉,让人感觉很舒服。

    谢明旭也不废话,直接去把东西拿了出来,就请孟子涛鉴定。

    东西装在一只锦盒里,打开来,就有一对斗彩鸡缸杯映入眼帘。?  ?

    “斗彩”瓷器,创烧于明代成化时期,鸡缸杯为成化瓷器之代表,为成化新创之造型,因其缸形杯身及外壁绘鸡为主题而得名,为明清官窑瓷器之名品。

    成化鸡缸杯,无论胎质、塑形、绘饰、窑烧,皆一丝不茍。在成化以后二百多年的清代乾隆时期还能依稀见到,并被尊为成化制瓷中的最成功之作,乾隆皇帝不仅让当时的瓷都御窑仿制,还题诗作志。

    由此也可见其珍贵之处,可谓是所有藏家都想要收藏的亘古重宝。

    这对斗彩鸡缸杯是在直径约**厘米的撇口卧足碗外壁上,先用青花细线淡描出纹饰的轮廓线后,上釉入窑经13oo度左右的高温烧成胎体,再用红、绿、黄等色填满预留的青花纹饰中二次入窑低温焙烧。

    杯外壁绘出雌、雄鸡各一,带领数只雏鸡悠然觅食,雏鸡各有盼顾,情态可爱传神。两面间饰浅黄萱草、艳红月桂,枝叶茂密,皆自青花寿石而出。这对鸡缸杯,画笔生动细腻,双鸡翎毛细如丝,勾勒清晰可见。

    另外,底足部有“大明成化年制”款。

    看到居然是成化鸡缸杯,而且还是一对,孟子涛不由一怔,随口问道:“谢总,冒昧的问一句,不知道这对鸡缸杯您花了多少钱?”

    谢明旭有些尴尬地说道:“花了六百八十万。”

    孟子涛心中一阵无语,要知道,现在有文字记载,私人珍藏的成化鸡缸杯真品仅有四只,哪只不是价值数千万?比如,1999年香江苏富比就拍卖过一只成化鸡缸杯,成效价就相近三千万。

    你要说这对成化鸡缸杯有什么瑕疵,那六百万还说的过去,但这两只成化鸡缸杯品相很完美,这个价格想想也知道不可能。

    毕竟是公司大老板,孟子涛不想多说,随后就仔细观察起来。只不过,他越看眼中的疑惑就越甚,因为这只鸡缸杯胎质细腻,白釉温润,色彩雅丽,纹饰、造型,无不精致,水平非常之高,实在不像是一般人制作的。

    看到最后,孟子涛忍不住使用了异能,心中顿时讶然。

    孟子涛抬起头来问道:“谢总,您这有没有放大镜?”

    “有……”谢明旭连连点头,随即就去拿了一个放大镜过来:“这是6o-1oo倍的,不知道够不够?”

    “可以了。”

    有一百倍的放大镜正好,孟子涛可以结合书中所说,增加一些鉴定经验。

    过了几分钟,见孟子涛看完了东西,谢明旭就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是真是假?”

    孟子涛解释道:“成化斗彩真品胎质细腻纯净,胎体轻薄,迎光透亮,呈牙白或泛肉红色,然仿品迎光显纯白,胎体较真品厚。

    另外,成化斗彩所用青花用料为‘平等青’,青花色淡雅,沉静,色彩柔和,釉质肥厚光润有玉质感。成化早期青花用料还有苏料,故色较浓,接近宣德晚期,但数量不多。”

    “而您这对鸡缸杯在胎釉、青花等方面和真品相比,都有些差距,因此可以肯定不是真品,不过……”

    听到“不过”两字,谢明旭失望的眼神之中,顿时泛起了光彩,追问道:“不过什么?”

    孟子涛笑着说道:“不过它们虽然不是真品,但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它们应该是清代康熙年间仿制的成化鸡缸杯。”

    “康熙年间仿制的?”

    听到这个结果,谢明旭和康岩都很惊讶。

    “确实如此。”

    孟子涛解释道:“为什么我这么说,因为康熙仿制的成化杯,尺寸有的比真品略大,底足露胎处比真品宽,底内青花方框款较大,占满底足,青花线条较粗,色较成化深,纹饰稍显呆板,尤其山石画法,在山石内加重底色浓度以点缀层次。”

    “康熙斗彩胎体轻薄,釉质也细白滋润,做工精细,胎体坚致细密,釉面与胎体结合紧密,釉色白中泛青,釉料纯净,有细润如玉的感觉,釉面有蛋壳青特点。”

    “但是康熙彩料不如成化纯净,高倍放大镜下能看到有些小颗粒状,这一特征又恰好是康熙仿成化的鉴定要点,也是康熙斗彩瓷的特征……综上所述,我才认为这对鸡缸杯应该是康熙年间仿制的。”

    谢明旭听的连连点头,眼神之中也有了一丝希冀,有些忐忑地问道:“那这对鸡缸杯能值多少钱?”

    孟子涛想了想,说道:“清代康熙时期,成化斗彩鸡缸杯极受重视,许多名人著作中多有记载,在此社会风气影响下,以瓷都御窑厂督窑官郎廷极督烧的郎窑鸡缸杯名重一时,刘廷玑评论云,‘瓷器之在国朝洵足凌驾成、宣’。”

    “而这对鸡缸杯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其中之一。像这种纯仿成窑鸡缸杯,为清代同类题材中的独特品种,不为多见,市场上的价格也不错。以品相、做工等方面判断,我觉得市场价格应该在三百万左右。当然,这是我的一家之言,谢总您可以再找其他经验丰富的师傅估价。”

    听到三百万这个价格,谢明旭还是觉得很失望,毕竟换谁一下子损失三百八十万,心里肯定不会好受。

    至于孟子涛会不会估的太低,这或许有可能,但孟子涛讲解的这么详细、专业,就算估价低了一些,他觉得也不可能达到百万这个级别。

    谢明旭到底是大老板,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自嘲一笑道:“还好,这次没有血本无归,也算是万幸吧。”

    这时,旁边的康岩突然给了孟子涛一个眼色,接着问道:“小孟,你能肯定这确实是康熙年间仿制的吗?”

    他这么说并不是不相信孟子涛,而是为了安全起见,别到时让谢明旭白高兴一场,那多少对孟子涛有些影响。正因为这样,他才提前给了孟子涛使了个眼色。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