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孟子涛照例去公司上班,一路上,他也琢磨着,是不是应该找个机会提出辞职,毕竟这样上班实在是太耽误自己的财大计了。?¤?

    只是,当初毕竟是父亲舍了脸面去求他的朋友,而这几年父亲的朋友对他还不错,早些年的时候,还花了一些精力来培养他,只是因为他自己不争气,所以才没有更进一步。

    因此,现在让孟子涛开口辞职,他多少有些不太好意思。

    一路想着怎么样开这个口比较好,孟子涛就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看到朱俊达像没事人那样,和自己打了招呼,他也不由感慨朱俊达的面皮之厚的同时,他心中告诫自己要保持警惕之心。

    老话说的好,咬人的狗不叫,如果朱俊达表现的很气愤,那他并不怎么担心。但现在这样,可就要小心朱俊达在暗中使什么诡计了。

    开过晨间会议,孟子涛花了两个小时的时候,就驾轻就熟的完成了今天的工作任务,接下来没什么其它事情,剩下的时间就由他自己分配。

    正因为工作如此轻松,孟子涛才会愿意呆在现在这家公司,拿着两千出头的工资混着日子。

    孟子涛刚刚做完手里的活,朱俊达就被通知要求去开会,等他出了门,坐在孟子涛对面的李先乐,就伸过头来,一脸神秘地问道:“小孟,知道他们去开什么会议吗?”

    孟子涛笑道:“知道你神通广大,有什么消息,快说!”

    “唉!”李先乐突然叹了口气:“其实也不是什么好消息,就是公司要裁员了。”

    孟子涛微微一怔,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旁边正在倒水的老宋,就跳了起来:“什么!好端端的,公司怎么突然要裁员?”

    老宋是公司的元老,年纪比孟子涛大了一圏,工作能力和公司的人缘都比较不错,而且在社会上也有一些门道。只是他这人有个好酒的毛病,容易误事,正因为这样,这次部门主管才没有轮到他。

    据说,因为这事,老宋老婆还跟老宋大吵了一架,老宋也痛定思痛,决定戒酒。但有道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就算老宋真戒了酒,这个职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轮到他了。

    李先乐小声说道:“据说是咱们的大老板买古玩被人骗了,损失了好几百万,再加上公司从去年开始一直不太景气,大老板就决定要裁人。而且我听说,老板说咱们部门太清闲,不出意外,这回肯定也会有人被裁掉。”

    说到最后,他的眼神之中不禁闪过一丝担忧之色。他在公司多少有些脚力,如果是以前的话,他还真不太担心自己会被裁,但没想到孟子涛居然有总经理这个靠山,而老宋又是元老,如果要裁人,第一个肯定是他。

    孟子涛所在有部门是公司的宣传部,像什么广告制作,投放广告,网站资料更新,还有公司接待等工作,都由他们负责。如果公司忙起来,他们四个人肯定不多,现在嘛,四个人的工作给两个人也可以完成。

    知道李先乐三个月前刚刚结婚,需要现在这份工作,孟子涛就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正好我正准备辞职,这个名额就让给我吧!”

    听了这话,李先乐和老宋都愣住了,半响,老宋开口道:“小孟,你家的情况大家又不是不知道,辞职干嘛啊!”

    孟子涛笑道:“主要是这段时间运气好,捡了漏,昨天赌石又赌涨了,所以心里有些想法。”

    这时,李先乐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我昨天晚上听朋友说,珠宝街那边有人八百块钱赌涨了十几万,不会说的就是你吧?”

    孟子涛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嘿嘿一笑道:“正是在下。”

    两人沉默了片刻,老宋就笑骂道:“好小子,这样的好消息,居然不知道早点告诉我们,今天晚上必须请客!”

    李先乐也起哄道:“对,必须请客!”

    孟子涛马上就答应了下来:“行,今天晚上我请你们去聚鲜馆吃海鲜。  ”

    聚鲜馆是陵市有名的海鲜餐馆,那里的海鲜新鲜、量足、味道好,只要在那里吃过肯定忘不了。只不过,那里的价位可不便宜,并不是一般人能够消费的起的。

    因此,听孟子涛这么说,两人都大声叫好。

    热闹过后,大家的话题又转到这次公司裁员上来。

    老宋表情有些奇怪地嘀咕道:“有些奇怪啊,上个星期一,我才遇到大老板,他明明拍着我的肩膀说,对咱们部门的工作比较满意,还说希望继续努力什么的,怎么几天功夫,就说起了这样的话啊!”

    李先乐嗤笑一声:“还能怎么回事,肯定是那家伙告的状呗!”

    孟子涛说道:“那家伙有这么傻吗,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老宋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李先乐说道:“你们还不知道吧,销售部的李经理跳槽要走了,这家伙已经看上了那个位置。如果大老板对咱们部门的印象不好,完全可以把咱们部门给撤销,并入销售部,到那个时候……”

    虽然李先乐没有明说,但孟子涛也能想到,如果真这样的话,朱俊达完全可以有更多的手段来整治他。

    他想了想,说道:“咱们公司又不是什么小公司,这么做不就给人一种倒退的感觉吗?”

    老宋说道:“这有什么,只要他干的好,大老板完全不会说什么。而且他也可以提议,等公司做大做强之后,再把宣传分开。如果公司真到了裁员这个地步,大老板也不会不同意。”

    李先乐听了老宋的分析,苦笑一声:“难道咱们部门真的面临撤销的命运?”

    说到这,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李先乐去接电话,孟子涛和老宋则回到各自的座位沉思了起来。

    吃过饭,孟子涛找了个机会,和老宋单聊,他开门见山的说道:“老宋,想必你应该不想去销售部吧?”

    老宋呵呵一笑:“你有什么想法?”

    孟子涛笑眯眯地说:“当然是把那家伙赶走了,不过这事我只能跑跑腿。”

    老宋摇头失笑道:“你小子还真是真人不可貌相,一会我就把东西拿给你。”

    前文说过,朱俊达曾经给对他不服气的人小鞋穿,而这个人就是老宋。

    那个时候,朱俊达刚来没几天,以为老宋虽然是元老,但这么多年都没有提个一官半职,肯定没什么背景,这才敢动手。完全没想到老宋只是贪酒而已。

    后来老宋请人小小的教训了朱俊达一下,他在老宋面前也只能老老实实了,还请老宋吃饭赔罪,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但熟悉老宋为人的孟子涛可不会认为,这事就这么过去。老话说的好,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老宋也想做公司经理,而且以他的能耐,宣传部最适合他。这么一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朱俊达给弄走。

    如果对一个比较正值的人,老宋的办法不多,但朱俊达手脚可不干净。因此,孟子涛可以肯定,老宋已经收集了一些东西,准备在合适的时候交出去。

    现在这个时机,无疑是比较合适的,就是不知道,老宋收集的东西,能不能让朱俊达滚蛋。

    回到办公室,老宋偷偷地把一个u盘交给孟子涛。

    孟子涛用电脑打开一看,心里顿时很震惊,没想到朱俊达的心居然这么黑,短短两个月时间,就贪了公司将近二十万,之所以没有被公司里的人现,因为这些钱中大部分是他用公司里的资料换来的。

    而且朱俊达已经跟人谈好了,准备到了销售部就里应外合,倒腾公司的资产,等差不多了,就移民去国外。

    把所有的东西看了一遍,孟子涛就看了老宋一眼,心道,老宋也是够厉害的,居然能搞到这么详细的资料,如果有人和他结了仇怨,可真是倒了大霉了。可惜的是他以前太好酒了,不然在公司里肯定大有作为。

    把u盘放进口袋,孟子涛就走出办公室。

    这个时候,朱俊达正好走进来,就打了声招呼:“小孟,到哪去啊?”

    孟子涛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懒得回答他,就径直离开了。

    朱俊达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心道:“嘿,等过段时间,我一定要让你卷铺盖出门,不……这样太便宜他了……”

    朱俊达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马上就想到几个歹毒的主意,可惜他并不知道,自己是没有实施的可能了。

    走到总经理办公室,孟子涛礼貌的敲了敲门。

    “请进!”

    听到这声,孟子涛就打开门走了进去,只见办公室里坐着两个中年男子。

    其中一个长相儒雅,很有书生气质,这人正是孟舒良的朋友,康岩。另外则一位是身材高大魁梧的方脸男子,此人正是公司的大老板,名叫谢明旭。

    康岩看到孟子涛,心里有些奇怪,问道:“小孟,你有什么事?”

    “我想辞职……”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