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涛虽然不太在意异能是否能够赌石,但灵气不受控制就涌入丹田他就难以接受了,总不见得以后遇到半赌毛料就退避三舍吧。卐  卍37zw?◎◎卐?网§ 卐? 、

    而且,古玩这行,又不是只有翡翠才算是玉石,万一自己接触了别的玉石原料,也生这种情况怎么办?

    所以,这件事情他必须要搞清楚才行。

    看到孟子涛拿着一块翡翠明料走了进来,王梦晗就奇怪地问道:“孟哥,你从哪去搞了一块翡翠明料过来,我看好像还是芙蓉种吧,这么一大块,至少要十万左右吧,你难道去赌石了?”

    孟子涛嘿嘿一笑道:“还真给你猜对了,这确实是我刚才赌石得来的。”

    “小孟,你去赌石了?”

    孟子涛的话音刚落,就见王之轩浑身略带酒气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见王之轩神色有些不豫,孟子涛就想起以前程启恒好像提起过,王之轩并不喜欢赌性极大的行当,觉得这行铜臭味太重。特别是对赌石,好像有着极大的成见。

    说实在的,孟子涛心里也觉得赌石这行确实有些疯狂,不是有句老话这么说的嘛,疯子买,疯子卖,还有疯子在等待。

    特别是最近这几年,翡翠行情大涨之后,这种现象尤为严重。有不少人打着一夜暴富的念头进入这一行,导致赌石这一行的乱象更为严重。

    虽说赌石这行水很深,但孟子涛对它并没有什么偏见,觉得无非是赚钱的一个工具而已。

    不过,既然王之轩不喜欢赌石,而他现在也没了踏入这一行的念头,当然得把事情往自己有利的方向解释一下,于是他就把刚才的事情稍作加工,复述了一遍。

    最后,他挠着头说道:“其实,如果当时没有朱俊达在,我还真不会买下那块毛料,好在我运气还不错,不然肯定得心疼我的那些钱。”

    王之轩脸色恢复了正常,冷哼一声:“你呀就是太年轻了,你就算不答应又怎么样,你还能少块肉?”

    王梦晗闻言就反驳道:“爸,您这话就不对了,别人都欺负到孟哥的头上了,这个时候哪能退缩啊!”

    王之轩说道:“所以说,你们还是太年轻了,钱是自己的,损失了,他还能少根汗毛?况且,我也不是说什么时候都要退缩,但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和别人斗气,那就是不智!”

    孟子涛接过话道:“王叔说的对,我刚才确实太冲动了,以后在这方面一定多注意。”

    王之轩点了点头,就看向了孟子涛手中的翡翠明料,孟子涛连忙把翡翠放到桌子上,请王之轩欣赏。

    等王之轩仔细观察过后,孟子涛就开口道:“您先前不是想要找一块翡翠明料雕刻观音像吗,您看这块翡翠合不合适?”

    王之轩呵呵一笑道:“这块翡翠确实很合适,就形状而言根本就不需要有多大的改变。”

    说到这,他沉吟了片刻,说道:“这样吧,我给你十三万。”

    孟子涛连连摆手道:“王叔,您给的太多了……”

    “你以为我钱太多吗?”

    王之轩笑着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要知道,像雕像之类的东西,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材料可不容易,在制作的过程中,一般为了艺术形象多少会去掉一些部分。像你这块翡翠明料,去除的部分比较少,这无疑就给我省钱了,真要算下来,其实我还赚了。”

    见孟子涛还想再说,王之轩大手一挥,就把价格定了下来。?? ? `随即就结孟子涛的银行卡转了钱。孟子涛对此也只能抱以苦笑了。

    王之轩中午喝的酒有些多,没一会,脸上就有睡意,于是孟子涛就提出了告辞。

    临走之前,王之轩又提醒道:“小孟,赌石这一行,可千万要小心对待啊!”

    王之轩没有说禁止孟子涛去赌石,因为他知道,这种事情他说禁止没用,关键还是要看孟子涛自己的意思。再说万一遇到非赌不可的时候呢?

    孟子涛连连点头道:“王叔,您放心,我确实没有研究赌石的打算。”

    “别怪我啰嗦,我以前的一位朋友就是前车之鉴啊……”

    王之轩有些伤感的说起了他朋友的故事。

    王之轩的朋友名叫宁兴学,在五年之前,就是一位千万级别的大老板,他喜欢古玩,是那种纯粹的喜欢。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王之轩认识了,由于有共同的爱好,之后慢慢就成了好友。

    变化生在三年之前,一次,宁兴学去滇南藤充旅游,接触到了赌石。本来,他根本没有赌石的概念,但他的朋友却跟他说,难得来一趟,不赌石那不就白来一趟了吗?

    宁兴学一想也是,就在一个小摊上随便找了块三万块钱的毛料玩玩,但没想到却开出一块价值六百万的老坑玻璃种。

    宁兴学异常兴奋,他跟自己那位朋友说,别看他有千万身家,但赚钱可真不容易,而且他做实体,最多只有百分之二三十的利润,没想到今天一下子,就有了两百倍的利润。

    宁兴学一看,翡翠赌石的钱居然这么好赚,就想在翡翠赌石这一行干下去,之后通过他朋友的介绍,买了不少毛料。

    赌石有句老话,叫做十赌九输,更何况宁兴学这个光凭运气赌石的人,虽然有涨有垮,但垮的多,涨的少。没阵子,他不但把先前赌涨的六百万给输掉了,反而还赔了两三百万左右。

    宁兴学的朋友一看这架势有些不对,就劝他别赌了,回老家吧。但此时他已经深陷了进去,就是不听。他朋友知道这样下去,他肯定会把钱赔光的,觉得这事多少和自己有关,就搭上人情,让先前那些人别卖毛料给他。

    然而,宁兴学就是铁了心要赌石,他朋友介绍的人那买不到毛料,就去别的地方买。但别人一看他是生人,怎么可能便宜把毛料卖给他,全当他是冤大头,卖给他的毛料,都极为垃圾。像这样的毛料,能解出什么结果,大家不难猜测。

    于是,没过几个月时间,宁兴学就把家里所有的钱都赔光了,又卖车,卖房子,借钱,之后是更是借高利贷来赌石。期间,家人劝也不听,最终父母和他断绝关系,老婆也和他离了婚,带着孩子走了。

    “最后他怎么样了?”孟子涛问道。

    “据说,他因为身无分文,所以流落街头了。哎……”

    王之轩叹了口气,说道:“他这人就是好面子,要是给我打个电话,怎么着,我也会帮忙啊!”

    听到这里,孟子涛算是明白,王之轩对赌石有成见,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件事情。

    这时,王梦晗开口说道:“算了吧!爸,不是我说,就他这个样子,就算您帮忙,他也不一定改得掉赌石的毛病。”

    王之轩张了张嘴,又把到嘴的话给咽了回去,因为他确实听说过,宁兴学有几个朋友接济了他几万块钱,但最终的结果还是变成了无用的毛料。

    沉默了片刻,王之轩就语重心长地对孟子涛说道:“小孟,我并不是说,让你一定不要接触这一行,只是在这之前,你一定要想好,你到底有没有足够的控制力,能抵御金钱的诱惑。”

    孟子涛一脸郑重地表示明白。说起来,如果在他没有得到异能之前,突然有了今天这样的大涨,他还真有可能有王之轩朋友那样的表现,毕竟他是心中有着财梦想的普通人,面对这么轻松的赚钱机会,还是很有可有会深陷其中的。

    从王之轩那里出来之后,孟子涛就直奔医院,准备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母。

    其实,他原本是准备拖延一些时间,等他从公司辞职,在古玩这行有所作为之后,再把实情向父母交待。

    只是,他家现在还欠着外债,这么做就有些不合时宜了,不然传出去实在太不好听。

    到了医院,孟子涛就偷偷地把事情跟父母说了一遍。

    孟舒良夫妇听了震惊的无以复加,好像天方夜谭一般,再三确认还有些不信,又赶到医院外面的银行查看了银行卡上的余额,他们才算相信。

    回医院的路上,孟舒良就一脸严肃的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由于知道父亲生平最不喜欢和赌有关的东西,孟子涛连忙把先前跟王之轩说的照搬了一遍。

    听说是这么回事,孟舒良就说道:“小涛,你是大人了,我也不想多说,只是提醒你一句,和赌有关的事情,来钱确实快,但亏钱同样也快,知不知道?”

    孟子涛表示自己肯定会注意的,随后说道:“爸,等你们出了院,就在家好好呆着吧,别为钱的事情烦心了。”

    孟舒良摇头失笑道:“你这才多少钱啊,还要还债,将来你还要结婚生子,你觉得你这点钱经花吗?”

    孟子涛说:“我不是会赚钱吗?”

    孟舒良嗤笑一声:“你在公司一年能赚几个钱,你还以为你能经常捡漏啊!”

    “我就是能经常捡漏!”

    孟子涛心里嘀咕了一句,想道,这事还是等以后自己赚了大钱再提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