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求支持,如果觉得喜欢,麻烦点击一下左侧的书架,谢谢!

    朱俊达接着问道:“那靠皮绿是什么意思?”

    店家解释道:“赌石中所谓的‘靠皮绿’,也称‘串皮绿’、‘膏药绿’,是翡翠原石中绿色的一种表现形式,和其对应的叫做‘带子绿’……”

    实际上,“带子绿”与“靠皮绿”都是统一种带状绿色,只不外观表现为不同的两种形式罢了。37zw ? “带子绿”是立性的带状绿色,在翡翠的外表看到的是“一条线”。“靠皮绿”是卧性的带状绿色,在翡翠的外表看到的是“一大片”。

    只不过,“带子绿”的绿色厚度是可知的,而面积未知;“靠皮绿”的绿色面积是可知的,而厚度未知。

    但由于“靠皮绿”是把最大的“面积”展现在翡翠的外表,极其具有诱惑力,从而使人们产生“色多”或“色满”的幻想,往往使人忍不住就下手购买。

    但实际上,“靠皮绿”解出来,许多结果就只有薄薄的一层,正因为这样,所以才形象的有了这个“靠皮”的称呼。

    因此,在翡翠珠宝业内对于这两种表现,有一句格言,叫做:“宁买一条线,不买一大片。”

    把“靠皮绿”解释了一番,店家就嗤笑一声道:“鸡爪绺加上靠皮绿,这两种极差的表现都在同一块毛料上,你说可能会赌涨吗?说实在的,这块毛料我本来就是放在那里让顾客随便看看,当个教材,没想到居然还真有人买。”

    朱俊达听了这话,也不由笑出声来,他又问道:“那既然这样,他买这块毛料干嘛?”

    “还能怎么,不懂装懂呗!”店家摊了摊手,看向孟子涛的目光,完全就是在看一个棒槌。

    店家说到这里的时候,走进来一位五十多岁,身穿中式服装的老者,老者进来之后,就径直朝摆放货架那边走去。??? ◎№ ?

    看到老者进来,店家连忙走上前,面带笑容跟他打了声招呼:“刘老,不知道今天您有什么需要啊?”

    那老者先看了看货架,就问道:“小吕,那块鸡爪绺加靠皮绿的半赌毛料被人买了吗?”

    店家没想到刘老询问的是那块毛料,眼神顿时一怔,而后连忙指着孟子涛说道:“刚刚被他给买走。”

    接着,他就有些迟疑地问道:“刘老,您怎么突然想到这块毛料啦?”

    这刘老本名刘泰和,在陵市赌石这一行,算是一号人物,曾经有过赌十块蒙头料,赌涨了五块的战绩,堪比大型珠宝公司的赌石顾问。

    不过,刘泰和虽然在赌石这行很厉害,但他其实主要收藏的是玉器,用他的话来说,我之所以学习赌石,无非是想要多收藏几块美玉而已。

    刘泰和没有回答店家的问题,径直就朝孟子涛走了过去,笑着说道:“小伙子,你手上的这块毛料能不能给我看一看?”

    “没问题,您请看。”

    孟子涛同样认识刘泰和,不过他是因为刘泰和在玉器上的造诣,而后才听说了刘泰和在赌石方面的能耐。因此,见刘泰和这么说,他想都没想,就把毛料递了过去。

    与此同时,他心里颇为兴奋地想道,既然刘泰和都看中了这块毛料,说明这块毛料确实有戏,再想到刚才异能的奇怪表现,他不禁猜测,这块半赌毛料会不会解出一块天价翡翠来。

    刘泰和仔细把毛料打量了一番,抬起头来问道:“小伙子,能否冒昧的问一下,你为什么会选择这块毛料啊?”

    孟子涛当然不能拿出异能这个理由,只能说是凭感觉选的。

    刘泰和以为孟子涛不想多说,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接着就把毛料还给了孟子涛,叹道:“这块毛料赌性还是太大啊。”

    孟子涛对赌石一窍不通,就笑道:“到底怎么样,把它解了不就知道了。”

    刘泰和笑着点头称是,正好解石机空出来了,于是孟子涛就把毛料拿了过去。

    本来这个地方就不大,刘泰和的动作和言语一目了然,因此,大家对这块毛料都很好奇。只不过,大部分人心里都认为这块毛料肯定会垮,只是由于刘秦和的郑重其事,这才没人说出来。

    解石师傅把毛料放好,就问孟子涛怎么解。

    “我怎么知道怎么解?”孟子涛心里嘀咕了一句,念头一转,就对着旁边的刘泰和问道:“刘老,您觉得应该怎么解比较好?”

    刘泰和就想早点看到结果,也不去管孟子涛到底是什么想法,说道:“先从鸡爪绺擦一下吧,只要鸡爪绺没有深入内部,我觉得这块毛料赌涨的机率还是很大的。”

    孟子涛点头称是,就示意解石师傅照做。

    随着吊磨机出“嗞嗞”的声音,鸡爪绺慢慢的消失在大家的视野之中。

    “咦,鸡爪绺居然没了。”

    “哈,不愧是刘老,赌绺也这么厉害!”

    “那是,刘老可是咱们陵市赌石界的一面旗帜……”

    见此情形,四周惊叹、称赞之声不绝于耳,而刘泰和也谦虚地向大家拱手示意,连连表示不敢当。

    只不过,到了店家这里,却没有那么好的心情了,他有些呆愣地说道:“怎么回事,不是说鸡爪绺破坏性极强吗,怎么……”

    刘泰和听力不错,听到这话,就说道:“小吕,我觉得你真应该多花点时间进修一下了。这鸡爪绺的破坏性确实很大,但那也要分情况,比如说,有些鸡爪绺就只会存在毛料的表面,这种鸡爪绺的下面,往往会有不错的翡翠。”

    “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有些赌绺的高手,才最喜欢赌鸡爪绺。只不过要判断鸡爪绺是不是只存在在表面,那可不是一般的功夫就能看得出来的。”

    说到这,他就看向孟子涛,那意思不言而喻。

    孟子涛一怔,别说赌绺了,他连赌石都一窍不通,就种事他当然不能承认下来,只是正当他准备开口之时,人群之中突然响起了一声惊呼。

    “绿!出绿了!”

    听到喊声,周围人全都围了上来,解石师傅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连忙用水清洗了一下擦开的窗面。果然,在下面有淡淡的绿色隐现,虽然暂时还看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是出绿了。

    孟子涛看了看率先喊出来的那人,心道,这家伙眼睛可真厉害,这么淡的绿色居然都能被他看出来。

    接着,孟子涛就示意解石师傅继续擦石,随着时间的推移,窗面露出的绿色越来越深。

    “这是芙蓉种啊,涨了,大涨!”

    “是啊,这芙蓉种的颜色分明和先前解出来的窗面差不多,看来整块毛料很可能都是芙蓉种,根本不是什么靠皮绿啊!”

    听到四周惊呼连连,孟子涛也激动了起来,如果整块毛料都是芙蓉种翡翠,那得多少钱?

    想到这,孟子涛脸上的喜色反而淡了下来,因为他现,他的这块毛料个头实在太小,就算整块都是芙蓉种,以现在的市场价值而言,也不过十几万而已。

    虽说十几万这个价格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了,但和异能刚才的异变相比,就实在太少了一些。如果换作是古玩,想必这至少得有几百万的价值了吧,而且他还不用像刚才那么遭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毛料里面另有乾坤,还是说,异能其实并不适合用来赌石?”

    孟子涛想了想,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让解石师傅开始正式切石。

    随着毛料的皮壳越来越少,结果基本已经确定,这确实是一整块芙蓉种,由于形状还有质地等方面的原因,他估计市场价值也只有十一二万。

    这让孟子涛激动、兴奋之余,内心之中多少有些遗憾。

    眼见解石已经要接近尾声,四周人群中的珠宝商就开始报价,没一会就突破了十万大关。

    只不过,孟子涛却并没有同意,等翡翠大致解出来之后,他就和刘泰和客气了几句,随后就告了辞。

    刘泰和笑眯眯地说道:“记得有空到我那去玩啊!”

    孟子涛连忙应了下来,心里则苦笑着想,要是刘泰和知道自己根本不会赌石,不知道会不会把自己轰出门。

    孟子涛拿起翡翠对着朱俊达他们扬了扬,就在朱俊达阴沉的表情中,向王之轩的古玩店走去。

    他可还记得,一个月前,听王之轩无意中说过,想要找一块合适的翡翠明料来雕一尊观音像。

    他的这块翡翠明料就形状而言,还比较合适,正因为这样,他才拒绝了刚才那些人的出价,就是不知道王之轩对质地满不满意。

    路上,孟子涛对异能不适合赌石这个结果非常可惜,但他马上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

    他记得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人生在世,贵在知足,知足而常乐。他现在拥有了异能,已经比别人不知幸运多少了,而且只要给他时间,到时肯定有不少珍宝被他收入囊中。那个时候,金钱对他来说完全就是一个数字。

    而如果异能可以赌石,也不过是把这个结果提前一些时间而已,完全无伤大雅。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