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求支持,如果觉得喜欢,麻烦点击一下左侧的书架,谢谢!

    孟子涛看到那些半赌毛料的时候,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这异能会不会是要接触到翡翠之后,才能吸收到灵气,从而判断毛料内部翡翠的价值。卍

    他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于是就走到货架那边,随手就拿起了一块半赌毛料。只是,他的手刚接触到毛料,就有一股庞大的灵气顺着右手,进入了他的丹田之中,当即就让他的经脉隐隐作痛,人也头晕目眩。

    而且,更让孟子涛始料未及的是,这股灵气冰冷刺骨,就好像让他从炎热的夏天到了寒冬,差点没把他给冻死。

    这个时候,一位店员向孟子涛走了过来。

    本来,孟子涛刚才翻翻捡捡的举动,就有些不太寻常,现在又拿着一块半赌毛料,一动不动的站着。虽说孟子涛手中这块半赌毛料不值什么钱,但他怎么也得去打探一下情况。

    店员走过来的时候,孟子涛体内的情况总算有些恢复,但脑袋还是有些晕,丹田和经脉都有一种刺痛的感觉,好像已经受了伤,令他感到很不舒服。

    这种现象,让孟子涛心里有些惊疑不定,搞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里面的翡翠价值太高,灵气太过充裕,所以才导致了这种情况?但灵气这么冰冷刺骨又是怎么回事?

    而且,更让他非常惊诧的是,明明他都没有使用异能,怎么灵气就会自动涌入他的丹田呢?

    正当孟子涛在那低头沉思的时候,店员开口问道:“这位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需要啊?”

    孟子涛看了看手中的半赌毛料,开出的窗口满是淡绿色的翡翠,应该是芙蓉种翡翠。

    芙蓉种一般为淡绿色,不含黄色调,绿得较为清澈、纯正、有时其底子略带粉红色。??? 其表面玻璃光泽,透明度介于老坑种与细豆种之间,为半透明状;其色虽然不浓,但很清雅,虽不够透,但也不干,很耐看。

    正因为如此,芙蓉种在市场上也颇受欢迎,属于中高档翡翠,价格当然不便宜。

    说起来,孟子涛先前只是看过几次赌石的热闹,而因为价格方面的原因,平时对翡翠制品也并没有多大的研究,只知道翡翠的种水,以及一些比较简单的内容。至于赌石,其实就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

    于是,当他看到这块毛料窗口的表现时,就以为这块毛料价值不菲,觉得自己肯定买不起。既然如此,他也只能有些遗憾的放弃,就对着店员笑了笑,准备把毛料放回去。

    但当他转过头,看到这块毛料的价格标签时,却现,这块拳头大的半赌毛料居然才八百块。这让他心中有些错愕,搞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便宜。

    “难道其中有什么猫腻?”

    想到这,孟子涛就下意识地把毛料又打量了一番,当他把毛料翻过来的时候,却现下面有一条绺裂分散成几条绺裂,形状有点类似鸡的爪子。

    他也不明白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既然价格这么低,想来应该是比较差的表现。

    不过,既然这块毛料这么便宜,他身上又还有一千多块钱,那么他就可以把这块毛料买下来,验证一下,刚才那种现象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让孟子涛觉得犹豫的是,这段时间他捡漏得来的钱都已经充当父亲的治疗费用了。现在他的身上除了那块端砚之外,也就只剩下了一千多块钱。万一这块毛料解垮了,那他多少会有些心疼。

    一时间,孟子涛就有些犹豫不决,到底买还是不买。

    但这样一来,就让旁边的店员就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正准备开口时,突然从旁边的内门走出来两个中年男子。他连忙对着其中一位长得有些干瘦的中年人打了声招呼,此人正是这家店的店家。

    注意到旁边的孟子涛,另外一人明显愣了愣,当他看到孟子涛手中拿着的毛料,眼中就闪过一丝讥讽之色。

    接着,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这不是小孟嘛,怎么也来赌石啊?只不过,我要劝你一句,人要有自知之名,想要赚钱还是找个踏实点的事情做吧,别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

    看到说话这人,孟子涛同样也有些讶然,心道一声“晦气”,居然会在这里遇到这家伙。

    这人名叫朱俊达,其实是孟子涛公司刚来两个多月的部门主管。

    朱俊达虽然四十多岁,但整个人看起来白白净净,而且行为举止都颇为斯文,卖相比较好。但事实上,他为人比较阴险,专门背地里搞一些小动作,为自己捞好处,如果有人看不惯,还会给那人鞋穿。

    只是朱俊达最是擅长曲意逢迎,公司领导那边马屁拍的好,所以哪怕平时公司里有一些他的风言风语,基本对他也没有什么影响。当然,这也主要是他做的不是太过,而且工作确实有能力的关系。

    本来,朱俊达虽然是孟子涛的主管,但孟子涛保质保量的完成工作,两人之间没什么利益冲突,孟子涛又不是喜欢惹事的性格,因此,两人的关系到也尚可。

    但一个月前,朱俊达突然跟孟子涛说,能不能把孟子涛调到销售部去。孟子涛一开始并汪清楚其中的缘由,但还是婉拒了。

    先,销售部的工资虽高,但那也要有业绩才行,而孟子涛这人并不善于和人打交道。况且销售部的工作那么辛苦,哪比的上他现在这么轻松自由的工作,他会同意才怪。

    朱俊达见孟子涛没同意,虽然表面没说什么,但孟子涛还是能够感觉到他的恼怒。

    只不过,孟子涛虽然没权没势,但当初他能进公司,是因为父亲和公司总经理认识,而且有着多年的交情。只是两人的交情有些复杂,所以在父亲的再三要求下,这件事情并没有传扬出去,并且这回父亲生病也没有去问总经理借钱。

    但既然有总经理做后盾,他怎么可能会害怕朱俊达?

    于是,孟子涛就把事情的原委打听了一下,原来销售部有一个女孩子,觉得销售工作太累,又正好和朱俊达勾搭上了,就请朱俊达帮忙调到他的部门。于是,以为孟子涛没什么背景的朱俊达,就把主意打到了他的头上。

    这之后,朱俊达照例给孟子涛小鞋穿,而且还让那女孩子到处说孟子涛的坏话。孟子涛当然也不会客气,就去了总经理那一趟。

    而结果就是朱俊达被骂了个狗血淋头,那个女孩子更是直接被辞退了。

    这个结果,让公司上下都大跌眼镜,全都没想到孟子涛和总经理居然有关系。但这样一来,大家都觉得挺奇怪,怎么孟子涛居然不靠着这个关系在公司更进一步?

    孟子涛当然也想更进一步,但他这人天生没有管理员工的天赋,你要他管理三四个员工还行,但更多的话,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再加上,几年的遭遇,磨灭了孟子涛的上进心,他就觉得与其那样不上不下,还不如当个小职员来得自在。其实说白了,就是他骨子里太懒散,做事没什么恒心。

    好在自从得了异能之后,孟子涛觉得自己的前路有了曙光,现在在这方面也在积极地做着改变。

    言归正传,生了这种事情,朱俊达和孟子涛的关系,当然也就降到了冰点,但孟子涛背靠着总经理,朱俊达又不能怎么样,光是想想,他就觉得憋屈,现在有机会,当然就要说上几句风凉话了。

    孟子涛似笑非笑地说道:“咦,朱经理,没想到你也懂赌石啊,那能否请你讲解一下这块毛料?”

    朱俊达当然不懂赌石,也听懂了孟子涛这句话的意思,无非是在说他不懂装懂,多管闲事,这让他有些恼羞成怒。

    正在这个时候,旁边的那位中年男子突然开口了,说道:“这位兄弟,你是想要这块毛料吗?”

    本来孟子涛还有些犹豫,但既然朱俊达在场,刚才他又那么说了,再把毛料放回去,就觉得有些没面子,于是他点头道:“这位老板,不知道这块毛料能不能便宜一点?”

    店家有些为难地说道:“这块毛料虽然表现不好,但也有其优点,八百块实在不能再便宜了。说实在的,本来我都打算自己把它给解了。”

    话音刚落,朱俊达就嗤笑一声:“八百块钱都付不起,没钱来赌什么石啊!”

    孟子涛到底是年轻人,听了这话,就不再还价,直接拿出八百块钱递了过去。其实他也不是冲动之人,要不是为了要验证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哪怕这块毛料只要两三百,他也不会这么痛快。

    由于还有一个人在解石,店家就让孟子涛先等一会,自己则被朱俊达拉到了一边。

    朱俊达小声问道:“老吕,那块毛料到底怎么样啊?”

    店家嗤笑一声:“鸡爪绺加靠皮绿,能涨才怪!”

    朱俊达眼睛一亮,接着就好奇地问道:“老吕,这鸡爪绺是什么东西?”

    店家解释道:“顾名思义,这鸡爪绺就是形状如同鸡爪的绺裂,它破坏性极强,有它的毛料,赌垮的可能性极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