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求支持,如果觉得喜欢,麻烦点击一下左侧的书架,谢谢!

    从八千到六百,足有十多倍的差距,这对年轻人就算再笨,也意识到了什么。?¤ 37zw?网 ◎?◎

    那女生脸上顿时现出愤怒之色,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旁边的男生连忙把她拦了下来,立马掏出六百块钱递给了摊主,随后对孟子涛感谢了一番。

    见此情形,孟子涛心道,还好这男生不蠢,不然的话,他就算有心帮忙,也解决不了。

    别说是他了,就算是老前辈,也得遵守古玩这行的规矩,既然这对年轻人撞到枪口上了,总要付出点学费才行。

    看到男生付了钱之后,围观的群众见没什么热闹可看,就都6续离开了。

    孟子涛也向双方点头示意,接着继续往正一轩的方向走去,那对年轻人也立马跟了上来。

    没走几步,那男生又对孟子涛表示了感谢,说:“这位大哥,今天的事情真的谢谢你,不然我们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哼!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不过旁边的女生却冷哼一声,显然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满意。

    孟子涛微微一笑,无论谁遇到这种事情总不会开心,但这是许多行里人都有可能遇到的事情,最终的结果也无非是吃一堑长一智而已。

    当然,如果这对年轻人有什么背景的话,那就另说了。

    但无论将来怎么展,这件事情对孟子涛来说,已经到此结束。于是他和两人告了辞,就走进了不远处的正一轩。

    见孟子涛走进古玩店,那男生就拍了拍额头,说道:“对了,刚才忘记问他叫什么名字了,小欣,要不咱们过去问一下?”

    那个名叫小欣的女生撇了撇嘴,说道:“问什么问啊,人家对咱们根本不在意好不好。卍卐  ”

    “他在不在意没关系,咱们总要感谢一下他吧。”

    “要去你去!”女生撅着嘴就快步离开了。

    男生苦笑一声,连忙跟了上去,心道:“看这人应该是古玩街的常客,等回去后,就让吕爷爷帮忙问一下吧。”

    另一边,孟子涛走进正一轩,就看到王之轩对他笑着点头道:“不错!”

    孟子涛愣了愣,马上反应过来,王之轩应该看到了刚才那一幕,就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没什么,只是有些看不惯,再说也是力所能及的事情。”

    王之轩挥了挥手,带着孟子涛走进会客室,又亲自泡了茶,这才说道:“咱们这行啊,就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搞歪门邪道千万要不得,不然坏了名声,在咱们这行可就难混了。”

    孟子涛连连点头表示受教。就说薛文光进入古玩这行的年数和王之轩差不多,而且他的眼力也是公认的不错,但为什么这些年都没赚多少钱?

    在孟子涛没有现薛文光的真面目之前,他一直想不明白这一点,现在想来,和薛文光的人品太差很可能大有关系。

    王之轩又说道:“老话说的好,人品即藏品,很多人以为,古玩行里想要买到好东西的关键靠买卖双方的眼力,我认为眼力确实是其中一条重要因素,但如果你能了解卖家的人品,那得宝的机率肯定会大为提高,也能减少打眼的机率。”

    “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因为行里有好眼力的人不少,但这并不能保证他不会卖假货或者掩盖瑕疵,因为你不能保证,他的人品是否已经屈服于利益。”

    孟子涛觉得这话挺在理,只是想要看出一个人的人品可不容易。  好在,进入古玩界这几年,他也现了一个现象,比如说,一般玩假货的人,都爱说假话,编故事;玩真货的人,一般都比较实诚,很少有编故事的情况。

    当然,这种现象也不是绝对的,但多少是个参考。

    王之轩喝了口茶,接着说道:“在咱们这行,除了人品之外,还有一条比较重要,那就是量力而为,想必你应该能够明白我的意思吧?”

    孟子涛又笑着点了点头,“量力而为”这个词无论放在哪一行都是至理,但在古玩这行尤为重要,就像许多新手就是吃了这方面的亏,学的都不怎么样,就想到古玩市场上来捡漏,结果往往是以打眼收场。

    接下来,王之轩又说了一些自己总结的经验教训。

    孟子涛听了大为受益,心里非常感慨,也幸亏有王之轩跟他说起这些,不然自己不知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明白其中的道理。正因为这样,古玩这个经验为主的行业,有个名师才会那么重要。

    得了王之轩的教导,孟子涛当然也得表示一下,只是不巧的是,王之轩中午有约,孟子涛也只能遗憾的下次再说了。

    临走之时,孟子涛有些忍不住心中的疑惑,看到他吞吞吐吐的模样,王之轩就笑着说道:“有什么事情,你直说好了。”

    孟子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问道:“王掌柜,不知道您到底看上我哪一点啊?”

    王之轩哈哈一笑:“答案先前我已经告诉你了,希望你继续保持啊,不然我可会翻脸的。另外,以后不介意的话,叫我王叔就行了。”

    孟子涛有些迷糊的点了点头,等他走出正一轩,才明白过来,王之轩应该是看中了他的人品,以及量力而行的处事风格。

    其实这一点,他应该在程启恒告诉他姜思远的事情后,就应该有所猜想,现在实在有些后知后觉了。

    解了心中的疑惑,孟子涛心情大好,就去不远处的私房菜馆享用了一顿美食。

    古玩街的东边,是一条小街,这条街虽然不大,但在陵市也颇有名气,叫做珠宝一条街,什么黄金、白银、钻石、翡翠玉石等等饰品饰,这里是应有尽有。

    作为本地人,这条小街孟子涛当然也没少光顾,但他其实并不太喜欢这里,实在是他囊中羞涩,没钱购买。

    现在孟子涛虽然已经捡了几次漏,但都用作父亲的治疗费用了,本来他也没来这条珠宝街的打算。只不过,他刚才去的私房菜馆,正好在这条街的隔壁,于是吃过午饭,闲来无事的他,就干脆在这里闲逛一圏再回去。

    走了一会,孟子涛就看到不远处的店门口围着不少人,没一会,就从人群中传来“涨”、“大涨了”等等惊叹声。

    见此情形,孟子涛快步走向前,透过缝隙,就看到人群里面,有两个人用强光手电在检查着一块拳头大的石头,脸上尽是喜色。

    过了片刻,其中一人就拍着另一人的肩膀,恭喜道:“行啊老赵,冰种苹果绿,而且看样子个头还不小,实实在在的大涨啊!”

    此时,另一人已经笑得嘴都合不拢了,不停地打量着手中的石头。

    这个时候,旁边有人开价了,从一万开始,没一会就到了八万。

    见此情形,孟子涛陷入了沉思。

    想必大家应该明白,眼前这个场景正是大名鼎鼎的赌石。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这句话,说的正是全凭经验和运气的赌石行业。由这句话中不难看中赌石所藏的巨大风险,也有无数人为此倾家荡产。

    只不过,赌石因为能够让人一夜暴富,坊间又有不少因为赌石暴富的故事,于是这个行业让许多人趋之若鹜,有成功,但失败的更多。

    孟子涛以前也打过赌石的念头,但他有自知之名,知道自己运气一直不怎么样,因此最多只是凑凑热闹,并没有参与其中。就算刚才吃饭的时候,他也没有动过赌石的念头。

    但现在,他突然想到,自己现在可是拥有了作弊利器,那么异能可不可以运用在赌石上呢?

    想到这里,孟子涛就兴奋了起来,也不管那块翡翠到底能卖多少,就挤过人群,入了店铺之中。

    孟子涛先是把目光放到店里墙角处的一堆蒙头料上。

    蒙头料又叫全赌料,就是没有开过窗的翡翠原石,没开窗也就无从知道里面有没有翡翠,由于其场口众多,皮壳表现种类繁多,就算经验再厉害的赌石师傅,赌涨的机率都非常之小。相应的,蒙头料的价格当然也相对便宜。

    一块,两块,三十块,一百块……

    很快,孟子涛就把店里的蒙头料都检查了一番,然而却连一点灵气都没有感应到。这让他当即就意识到,异能很可能不能用来赌石。

    因为店家为了招揽生意,不可能会进这么多质量极差的蒙头料,既然如此,一块蒙头料里面都没有翡翠的可能性肯定微乎其微。

    孟子涛暗叹一声可惜,看来自己和赌石是无缘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本来对赌石的兴趣就不大,之所以想到赌石,不过是为了增加一种积累财富的手段而已。

    孟子涛抬起头来,正好看到旁边货架上的一些半赌毛料。这半赌毛料就是开过窗口,能够看到内部情况的一种翡翠原石,虽然其中也有风险,但比蒙头料要小上不少,价格当然也贵。

    看到半赌毛料,孟子涛心中又闪过一个念头,于是他连忙走过去,拿起一块半赌毛料。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手刚接触到这块半赌毛料,就遇到了意外情况,顿时脸色白……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