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求支持,如果觉得喜欢,麻烦点击左侧的书架,谢谢!

    看到老六眼中根本没有什么忧色,孟子涛都不用多想,就知道老六肯定没有跟年轻人有过什么承诺。卐 ?卐?

    虽说古玩这行有着这样那样的行规,但现在毕竟是法制社会,行规不是法律,打官司当然还是以法律为准。

    但老话说的好,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法律规定不能售假,但卖家不把东西当假货卖不就行了。

    什么意思?

    比方说,卖家有一件仿制的清代雍正年间的青花盘,卖家只说它是一只青花盘,从头到尾都不提它到底是真是假。或者含糊的说个故事,什么这只青花盘是从一位老大娘手里得来的啊,她自己说,她家祖上做过大官什么的。

    这样,买家如果把东西买下来,现是赝品,就算去打官司也没用。

    道理很简单,因为卖家从头到尾都只说它是青花盘,没做过什么承诺,你总不见得说它不是青花盘吧?

    说东西贵?这是你自己同意的,又没强迫你买。

    至于故事,那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卖家完全可以说,因为时间久了,他已经不记得那老大娘是什么样子了。

    况且,大家都是成年人,凭着一个连真假都不知道的故事买东西,你不吃亏谁吃亏啊?

    所以说,眼前这位年轻人的自信,完全是建立在对古玩这行不了解的基础上的,无论怎么样,他这次的眼是打定了。

    既然老六这出了事,孟子涛也只能到别的地方去看看了,于是,他又逛了几个先前常去的摊位。

    逛到将近九点的时候,孟子涛手里多了一方端砚,是他花了五百块钱买的,而这块端砚如果卖给古玩店,至少能卖到两千块钱,算是捡了一个小漏。◎  ?№ №№?

    孟子涛对这个结果很满意,毕竟古玩这行虽然捡漏的故事一大堆,但真想遇到捡漏这种事情,就算没有彩票的中奖几率那么低,但也高不了多少。

    如果古玩市场每天都有漏可捡,那每个从业者都能腰缠万贯了,而现实中,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就算那些鉴定大师都不可能经常捡漏,更别说普通人了。

    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孟子涛就准备去正一轩看看。他边走边想道,好像自从自己获得了异能之后,运气是越来越好了。

    不提前两个星期捡的漏,就说刚刚买到的这方端砚。

    明明摆放着这块端砚的摊位,刚刚被陵市的一位资深古玩好爱者光顾过,而这方端砚摆放的位置也很显眼。就凭那位资深古玩好爱者的眼力,应该能认得出来,没想到最后却便宜了自己,实在奇怪。

    总不能说,此人想把轻松到手的钱,拱手让给别人吧?

    思来想去,孟子涛觉得除了自己运气好之外,实在无从解释了。

    “难道这异能还能提升人的运气?”

    想到自己原本的运气不说特别差吧,但最多只能说是一般,而改变就是从得了异能开始的,所以结论也就不难猜测了。

    进而,孟子涛又想到,自己的运气会不会随着灵气的积累,而越来越好呢?

    没一会,孟子涛就把这个念头放下,多想无益,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时间会来证明的。

    正在这个时候,孟子涛突然听到了一阵珠子滚落的声音,于是连忙抬起头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卍

    只见传来声音的方向是一个文玩摊位,上面放着文玩葫芦、蝈蝈罐、核雕、手串等等可谓是琳琅满目。

    摊位之前,站着一位十五六岁,长相可爱的女生,她的手中拿着一条断了线的手串,手串上珠子滚的满地都是。

    在女生旁边,是一位和她同龄的男生,此时他正忙着把珠子从地上捡起来。

    不过,现在虽然已经将近九点,古玩街上的人已经少了许多,但相比之下,人还是不少。这一条手串上十几二十颗珠子突然掉落到地上,不注意之下,当然免不了被有些人踩到脚下。

    这些珠子又都是木制的,有一些就被踩坏了,不是表面有了擦伤,就是缺了一块少了一块之类。

    于是乎,原本还笑眯眯的摊主,马上就换了一个凶神恶煞的表情,当即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摊位后走了出来,把两人拦了下来。那模样,好像生怕他们两个会不负责任的逃跑似的。

    孟子涛撇了撇嘴,这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这人又何必要做出这样的姿态呢?难道人家还能跑的了不成?

    不过摊主显然不这么认为,语气不善地说道:“我这条可是天然的沉香手串,是我花了八千块钱从琼省进过来的,现在成了这个模样,你们说怎么办吧?”

    孟子涛一听这话,心里就嗤笑一声,如果这条手串真值八千,此人会这么大方的就放在摊位上任人上手观看?这种话也就糊弄一下不了解古玩的人。

    只不过,这两个年轻人显然就是这种不了解古玩的人,听到八千这个价格,整个人都有些懵了。

    过了片刻,女生回过神来,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怎么说,一张小脸涨的通红,如果换个环境的话,这模样真是分外可爱。

    要说,古玩街上的人,不少人都知道摊主话中的猫腻,但这其中还有不少好事之徒,虽然知道摊主这是在唬人,但还是忍不住说几句风言风语,比如说这么点大的人来逛什么古玩市场啦,不懂规矩、马虎大意之类的言语。

    两个年轻人听了这些话,更有些不知所措,那女生更是急的快哭出来了。

    见此情形,摊主又开口道:“行了,看你们年纪小,我就自认倒霉,进价多少就算你们多少吧。看你们也不像随着带着这么多钱的样子,我可以等你们家长过来。如果你们不同意的话,那咱们就去警局评理吧!”

    听到这,孟子涛有些看不下去了,到不是因为他喜欢多管闲事,一方面他也是从这个阶段过来的,看到他们无助的模样,有些心软。

    另一面,是觉得这摊主这么做实在太不地道,就算想要“碰瓷”,也不用找这十几岁的孩子吧。

    至于孟子涛怎么知道这是碰瓷,不提他多年的经验,道理也简单,好端端的手串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断线,更何况是新进的?这其中怎么可能会没有猫腻?

    于是,孟子涛就走上前,也不顾那摊主眼中的惊诧之色,就问那少年要过一枚珠子,随后打量了一番。凭他在文玩方面的经验,不难现这沉香珠到确实是沉香,但却是人工的。

    人工的沉香是不是假沉香,这也要看什么情况,一种是其他木材加入沉香油后压制而成。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假沉香。

    另外一种是现代的一种种植沉香的技术,就是在沉香生长过程中,人为的让树感染可以结沉香的病菌,让树染病后形成沉香。此技术也称为人工,但这么“种”出来的沉香并不能说是假的。

    眼前这条手串配的沉香珠就是第二种情况,不过这种沉香有一点不足,随着时间的推移,沉香的味道会越来越淡,所以市场价格不贵,几百块钱就能买一条品相好的。

    所以说,摊主说的八千块钱明显就是讹诈!

    说实在的,摊主如果不用这样的手段,哪怕要的钱再多,孟子涛也不会去管,但现在嘛,看着眼巴巴看着自己的这对年轻人,他思来想去,决定还是施回援手吧。

    “这位老板,这条沉香手串要八千块钱?你不会记错东西了吧?”说到价钱的时候,孟子涛还加重了语气。

    那摊主听了这话,瞪着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孟子涛,心中则有些惊疑不定。

    要知道,在古玩这行,碰瓷是自古就有,行里人也都司空见惯了,一般没什么关系,大家都不会去管,更何况是现在这个年代。

    所以,摊主看到孟子涛插足,心里暗骂孟子涛多事之余,也有些疑惑孟子涛这么做的用意到底是什么,难道只是路见不平一声吼?

    另外,孟子涛虽然穿着打扮很普通,但身上散出来的一种气质可不像社会底层的人所具备的,一时让他看不出孟子涛的身份背景。

    其实,孟子涛身上的气质,正是他学习表演时练就的,为的就是买东西时,卖家看不出他的底。

    不过,本身孟子涛也不怕这摊主,对古玩街非常熟悉的他,哪会看不出眼前这摊主是新来的。此人真要闹什么幺蛾子,他也有手段应对。

    看到摊主还在迟疑,孟子涛接着说道:“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有些事情还是别做的太过分了,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又何必搞的你死我活呢,老板你说是不是?”

    “行!”

    摊主想了片刻,最终还是应了下来。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况且,他虽然会搞些歪门邪道,但还是生意人,懂得出来混,迟早要还的道理,就决定退一步。

    于是,他就对着这对年轻人说道:“看在这位兄弟的面子上,你们给我六百块钱,这次的事情就算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