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求支持,如果觉得喜欢,麻烦点击左侧的书架,谢谢!

    钱德祥把专家轰出了门,转天一早就拿着几件东西去做科学鉴定,结果和专家说的一致。37zw ?

    据说,得到鉴定报告的那天,钱德祥是黑着脸回去的。到了家门口,他就仰天长笑道:“什么专家,什么科学检测,谁说我也不信,我就信我自己,你们都是睁眼瞎!”

    就这样,钱德祥得了失心疯,一直到现在,他还生活在他的妄想之中,把那些赝品当作是宝贝。

    而且,老钱夫妇想把钱德祥送去治疗,钱德祥死活说自己没病,要是逼的急了,他就闹自杀。

    眼见儿子除了对待那一屋子的赝品不正常之外,其他方面和常人无异,老钱夫妇一边想着办法,一边也只能随他去了,希望儿子能够早点恢复正常。

    虽说孟子涛觉得钱德祥的父母很可怜,不过就钱德祥那自以为是的性格,想要恢复正常,他觉得也只能听天由命。

    言归正传,虽然孟子涛认为自己不可能变成钱德祥那样的人,但父亲这么说,还是让他心生警惕,千万不能认为自己有了异能就可以为所欲为,狂妄自大的人,往往都没什么好结局。

    于是,他笑着说道:“妈,爸这么说也是为我好,不过你们放心好了,我肯定不会那么傻,也不会拿钱来开玩笑的。”

    孟舒良欣慰地点了点头,儿子年轻时候虽然也荒唐过,但这几年已经好了不少,他相信儿子应该能够说到做到。

    有了三万块钱,一家人头上的乌云总算即将消散,接下来就是等着孟舒良开刀,只要结果良好,那这次就能化险为夷了。

    …………

    8月28日,晴。??? ◎№ ?

    今天又是星期天,离上次捡漏已经过了两个星期。这段时间孟子涛的日子过的平淡而充实,每天除了上班和去医院之外,就在家里阅读古玩鉴定类的书籍。

    得益于异能的影响,现在孟子涛记忆力大涨,虽然做不到过目不忘,但无论什么书只要读上两三遍,就能记得七七八八了。这使得原先让他觉得有些枯燥的学习,现在居然觉得有些享受。

    早上五点半,孟子涛起床、洗漱,之后就把他从网上找的四十二式太极拳,练了一遍。

    同样得益于记忆力的提升,孟子涛已经把所有的招式动作都记在了脑中,但太极拳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学会的,更何况他原先没有接触过,两个星期下来,练的也只是像那么回事,至于想要融会贯通,那就不是一时之功了。

    一套太极拳练下来,孟子涛满意的点了点头,今天又比昨天好上一些,照现在这个进度,再过两三个月,动作应该就能规范。

    去洗了个澡,孟子涛就给母亲打了电话,问了一下父亲的恢复情况。

    由于孟舒良的病情现的早,开刀的结果比较好,再加上孟舒良体质好,恢复的情况也很不错。这几天,孟舒良都已经起了出院的念头。

    不过孟子涛可不同意父亲的想法,这毕竟不是小毛病,可万万马虎不得,既然医生说了最好住三个星期,那就按医生说的办。别最后又出了问题,那就后悔莫及了。

    经过孟子涛的劝说,孟舒良绝了出院的念头,而这最主要还是因为,孟子涛又“借”了一万五千块钱,家里已经暂时不用再为他的治疗费用担心了。

    简单的吃了些早饭,孟子涛就骑着自行车前往古玩街。

    上个星期的古玩集市,孟子涛捡了两个小漏,那一万五千块钱,就是这么来的。? § ◎  只是就他这种情况,连续两个星期都捡了漏,多少会让人觉得有些惊异。

    因此,他还专门请了假,到邻市的古玩市场把那两件东西卖了,虽然因为生人的关系,价格便宜了一些,但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也只能这样了。

    到了古玩街,孟子涛把自行车停好,就给程启恒打了个电话。

    过了半分钟,电话才接通,传来了程启恒迷糊的声音:“谁啊?”

    “我,孟子涛,你不会还在床上没起来吧?”

    孟子涛有些无语,上个星期,程启恒就因为出差,导致他们先前打的赌推迟到了这个星期,现在看来,又得推迟到下个星期了。

    程启恒拍了拍额头,说:“子涛,真是抱歉啊,我家的供应商出了些事情,我今天早上三点多才回的家,咱们的约定只能下个星期再说了。”

    听说是这么回事,孟子涛说道:“那到时再说吧,你可别再放我鸽子!”

    程启恒笑道:“哪能啊,如果我再放你鸽子,就送你一个鸡心葫芦,怎么样?”

    “行,这事可是你说的,到时可别反悔……”

    两人又聊了几句,听程启恒直打哈欠,孟子涛就结束了这次通话。

    放好手机,孟子涛就走进了已经人声鼎沸的古玩街。

    古玩街上的摊位虽然每个人都能摆,但一般来说,那些常客都是摆在同一个地方。

    毕竟古玩这行最重人脉,小贩之间虽然有竞争,但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多少有些交情,因此大家也不会去抢别人的位置。

    况且,就像前文说的那样,如果有顾客想要某一件东西,小贩恰巧知道谁手里面有,也会去讨要过来出售,到时赚个中间费就成了,也算是一个收入。

    至于那些流动的小贩,也不会坏了规矩,不然被群起而攻之,也就别想在古玩街上立足了。

    正因为有固定的摊位,自然就会有老顾客。就像孟子涛,除了上回他刚得异能的那次,他来古玩街,总要先去几个熟人那转一圈。由于摊主对他比较熟悉,一有他承受范围内的东西,也会拿出来,这样无疑会省去不少时间。

    一般孟子涛来古玩街必去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薛文光的店铺,当然,现在他肯定是不会去了。另一个就是小贩老六那。

    老六本名6小六,三十多岁,老家在西部农村,家中兄弟姐妹一共有五个,他排行老末,父母就给他起名小六。

    老六以前就在陵市的工厂打工,偶然的机会接触了古玩,就当起了一名“铲子”,虽然辛苦,到也赚了一些钱,在陵市郊区买了房。

    后来因为辛苦不想再当“铲子”,这些年又积累了一些人脉,于是就在古玩街摆起了地摊。

    老六这人能说会道,对古玩街的事情基本了如指掌,而且对周边城市的行情也是颇为了解。

    因此,孟子涛只要有时间,就会在老六的摊位上翻翻东西,听老六叨唠一下古玩的行情,或者他当铲子的一些经历等等。

    像往常一样,进入古玩街之后,孟子涛就往老六的摊位走去。古玩街不大,还没走几步,他就看到老六的摊位处,围着几圈人,不用说就知道出了什么事了。

    见此情形,孟子涛连忙快步走了过去,还没走几步,就听到了有争吵声传来。听声音对方应该是一位年轻人,而老六则在那不紧不慢的据理力争着。

    由于人多,孟子涛很难挤进去,再加上天热,他就向旁边的熟人打听到底是什么情况。

    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刚入行的年轻人,眼力不行买到假了,于是就过来要求退货,老六当然不会同意这种事情。

    孟子涛听说是这么回事,不禁摇了摇头。

    这古玩买卖,其实并不单纯是价格上的较量,更重要的是知识和眼力上的较量。因为古玩交易凭的就是眼力和实力,外行不懂也不敢买,敢买必须要懂。买家也许买假买贵,卖家也许卖漏卖低,买卖双方都承担着一定的风险。

    因此,古玩这行有条行规,无论是买家买假了,还是卖家卖漏了,均不能退货或找后账。大家也都非常忌讳买方退货与卖方找后账。“退货或找后账”此风一长,势必影响卖家在业内的声誉。

    也许有人要说了,我买到了假货,难道还不能退啊?

    在其他行业里面,责任在卖家,谁让你卖假货来着,按规定肯定得罚。但古玩这行就不一样了,因为这行有个词,叫做捡漏。

    比如说你捡了漏,你把东西拿到拍卖会上一拍,以高价成交,你能把赚来的钱,主动给卖家送一半吗?想必没有人会愿意这么做吧。

    既然如此,你能捡人家的漏,人家就不能捡你的漏了?

    当然,你如果买了假货,和卖家友好协商,到也不是不可能退货,但那不能原款退还,起码要把货款中三分之一的部分,留给卖家,才能算了事,这叫交学费。

    不过到底能不能退货也要看人,有些卖家就是不同意退货,那也没办法。

    眼见那年轻人越吵越厉害,周围的人也越围越多,老六心中自叹倒霉,随后就和那年轻人说,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去警局说吧。

    那年轻人马上就答应了下来,等老六收拾一下东西,就昂挺胸地向警局走去,那模样分明认为自己肯定能如愿。

    见此情形,孟子涛心里一笑,这年轻人也不想想,既然老六敢这么说,他会没把握吗?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