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求支持,如果觉得喜欢,请点击左侧的书架,谢谢!

    孟子涛嘿嘿一笑,岔过话问道:“对了,你怎么出来啦?”

    “里面又没我的事了,我还呆着干嘛。?    ”

    程启恒有些可惜地说道:“不过那件水洗实在太可惜了,要不是先前答应了张叔,我还真想反悔来着。”

    因为喜欢收藏文玩,他对刚才那件水洗一直念念不忘。

    孟子涛其实也有收入囊中的念头,但不提别的,那件水洗最起码也值两万块钱,可不是他现在能够消费的起的。

    程启恒接着说道:“对了,提醒你一句,刚才王叔那句话可是真心实意的,你可别辜负他一番好意。”

    孟子涛有些讶然道:“什么意思?”

    程启恒笑道:“还能什么意思,王叔对你刮目相看呗,可惜他不会再收弟子了,不然你就能拜他为师。”

    “啊!王掌柜对我刮目相看?”

    孟子涛闻言有些目瞪口呆,他虽然听出了王之轩刚才那番话中,有考验他的想法,心里也觉得有些奇怪,但却并没有往这层意思想过。现在乍然听到程启恒这么说,让他不禁有些晕晕乎乎。

    程启恒笑道:“想不明白吧,说实在的,我也想不明白怎么王叔会看上你。”

    孟子涛闻言瞪了他一眼:“论家世我确实比不上你,不过在古玩方面,难不成我比你差多少?”

    程启恒笑道:“那还用说,要不咱们什么时候比一比。”

    如果没有异能,孟子涛肯定不敢答应,现在嘛,他马上就说道:“说吧,你想怎么比?”

    程启恒微微一怔,对他来说,孟子涛这人性格不错,待人礼貌,又是喜欢文玩的年轻人,挺对他脾气。37zw

    只不过,孟子涛骨子里有些自卑,因为家境的原因,他们之间的交流就有一些问题,做不成交心的朋友。这让他多少有些遗憾。

    如果以前的话,以孟子涛的性格,碰上这种打赌的话题,他肯定会婉拒,没想到今天他居然答应了,这让程启恒不禁有些讶然。

    但这种改变,却正好合程启恒的意,他马上就展颜一笑道:“这样吧,咱们下个星期天早上六点在王叔这里碰个头,每人只准用一千块钱在摊位上买东西,到早上十点,看谁买到的东西贵,谁就算赢,怎么样?”

    孟子涛点头道:“没问题,到时咱们电话联系!”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程启恒哈哈一笑。

    孟子涛想到一个问题,就问道:“对了程哥,你刚才说王掌柜不会再招收弟子,这是怎么回事?”

    他认识王之轩也已经好几年了,期间还真没听说过这件事情,一时觉得很是好奇。

    程启恒郑重地说道:“告诉你也可以,不过你可千万别跟别人说,知不知道?”

    “放心,我肯定不会跟别人提起的。”

    以孟子涛不想多事的性格,听程启恒这么说,他都生出不想多问的念头。但既然说到这了,他也不好回绝。况且,他心里对此事也非常好奇,于是连忙也郑重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接下来,程启恒就把事情的原委讲述了一番。

    原来,十二年前,王之轩收过一个徒弟,也是唯一一个徒弟,名叫姜思远。

    这姜思远非常聪明,而且本人对古玩也有非常高的天赋,短短两三年的时间,就把王之轩一身的本领学了个七七八八。????? ¤王之轩对此非常得意,心里也非常喜爱这个徒弟。

    要说姜思远有这样的本事,又有王之轩的人脉,不说大富大贵,至少一生吃穿不愁还是非常容易的。

    只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姜思远居然用这身本领,做起了歪门邪道,他纠集了几个人,做起了盗墓的行当,而且做的还有声有色。

    这事一开始王之轩并不知情,等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那时姜思远领导的这个盗墓团伙,已经被警察一举破获。

    由于这件事情多少有些不太体面,而且王之轩的人脉广,大家多少给他一些面子。到了现在,王之轩又成了陵市古玩协会的副会长,大家当然更不会多嘴,孟子涛当然也就无从得知了。

    程启恒说道:“得知这件事情后,王叔他痛心疾,一方面他气姜思远太不争气;另一方面,他气自己没把姜思远教育好,从那后就誓这辈子再也不收徒弟。”

    得知原来是这么回事,孟子涛讶然之余,说道:“这其实和王掌柜没多大关系吧?”

    “谁说不是呢,不过王叔这人认死理,怎么劝他他都不听。”

    程启恒摊了摊手,接着说道:“我觉得吧,可能王叔多少有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顾虑。”

    “这到也是!”孟子涛点了点头,对于重感情的人来说,如果再遇到一次这种事情,肯定接受不了。

    只不过这事多少让孟子涛觉得有些遗憾,本来他还有拜王之轩为师的可能,这样一来,就没办法了。

    但马上他心中一笑,觉得这也没什么,如果王之轩真能教导自己,他们只不过是缺了一个师徒的名分而已,这事其实也无伤大雅。

    由于孟子涛急着去医院,没聊几句,他就和程启恒告辞了。

    捡了漏的孟子涛无疑是非常兴奋的,他一边哼着轻快的小曲,一边不往医院赶去。

    途中,他又想到刚才程启恒惊讶的表情,觉得从这事当中,自己应该吸取点教训。

    这并不是说他刚才答应错了,既然他有能力,底气变足,性格有些改变那是再正常不过。他只是觉得,自己的改变应该更显自然平和一些,不要太过突兀,不然的话,难保不让有心人现他的秘密。

    “嗯!今后只要和异能有关的事情,都应该小心处理,像我这样的家庭可是经不起折腾的……”

    走进父亲的病房,正好病房里只有父母在,孟子涛就把捡漏的事情跟他们说了一遍。

    “多少?三万?!”孟舒良夫妇听到这个数字,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是的!”孟子涛脸上尽是笑容。

    过了片刻,孟舒良回过神来,一脸严肃地说道:“小涛,你老实告诉我,这钱到底是哪来的?”

    孟子涛闻言一怔,而后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爸,您不会觉得我这钱来路不正吧?我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做这种事情啊!如果您觉得不信,您可以打电话问王掌柜。”

    “把电话给我!”孟舒良把手一伸,其实他心里还是相信儿子的,但关键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真担心儿子为了自己误入歧途,如果这样的话,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孟子涛有些无奈,为了让父亲安心,他拨通了王之轩的电话,就交给了父亲。

    过了片刻,孟舒良从王之轩那里得知了实情,顿时松了口气,脸上也露出了笑意。

    等到丈夫把道:“老孟,儿子确实捡漏了?”

    孟舒良笑着点头称是,紧接着就对儿子说道:“捡漏是好事,不过我可告诫你,别老是想着捡漏,不然说不定就会像你钱叔儿子那样,这事你可要记在心里!”

    徐苹闻言没好气地说道:“说什么晦气话,小涛能捡漏,那是靠他的本事,就老钱那儿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捡了一次漏已经算烧了高香了,居然还想着天天捡,那不是做春秋大梦吗?”

    孟子涛听了这话就笑了起来。父母说的那人名叫钱德祥,和他一样,踏入古玩这行,也是冲着捡漏财去的。不过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坏,古玩市场没去几次,居然就捡了个漏,三百块赚了五万。

    本来捡漏这种事情就是可遇不可求,想要捡大漏,靠的运气,最重要还是靠眼力。

    但捡了一次漏的钱德祥可不这么认为,觉得捡漏实在太简单了,什么眼力完全不重要。

    于是,从那以后,他隔三岔五就去古玩市场“淘宝”,而且一不可收拾,不过几个月,就收了满满一屋子他认为的宝贝。

    几个月前,孟子涛去看了,那哪是什么宝贝,根本就是一堆赝品,而且许多都是癔造品,就是凭作伪者想象出来的东西,又用化学手段做了伪,根本一文都不值。

    于是,孟子涛好心就劝了几句,没想到钱德祥居然说孟子涛一派胡言,还说孟子涛是嫉妒他。

    有道是好言难劝该死的鬼,既然钱德祥这么想,孟子涛也懒得再说。

    时间到了一个月前,钱德祥手里的钱,包括捡漏的五万块都花了个精光,此时他才想到要把手上的东西鉴定了出售。

    于是,钱德祥花了几千块,找了一位江南省的一位知名专家到他家鉴定。然而专家给出的结果却是,所有的东西都是一文不值的赝品。

    听到这个结果,钱德祥顿时惊呆了,一个尽的问专家是不是搞错了。看在钱的面子上,专家给他一一做了解释。

    换作其他人,这个结果虽然难以接受,但也只能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吞。到了钱德祥这里,沉默了片刻之后,却把专家直接给轰出了家门……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