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求支持,如果觉得喜欢,请点击左侧的书架,谢谢!

    听了王之轩的讲解,程启恒不由笑着拍了拍孟子涛的肩膀,恭喜道:“行啊,捡了个大漏!”

    孟子涛眉开眼笑道:“运气,真是运气而已。  ”

    “想要捡漏,除了眼力之外,运气当然必不可少。”

    王之轩呵呵一笑,接着问道:“小孟,这件渣斗你准备怎么处理?”

    孟子涛说道:“我家的情况,王掌柜你们应该都知道,这件渣斗当然得转让出去,不知王掌柜你有没有兴趣?”

    王之轩点了点头,就和孟子涛一起到旁边小声地谈起了价格。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古玩这行有规定,买卖双方进行交易时不应有第三者在场,不懂行规的劝其离开,懂行规的会主动回避。这是因为交易信息被泄露极易造成各种纠纷和误解。

    王之轩问孟子涛要价多少。孟子涛想了想,给出了一个三万的价格。

    三万这个价格还算合理,但如果王之轩想要再压低一些,孟子涛也会同意。

    不过王之轩可不想像薛文光那样趁火打劫,再加上他还有其它念头,沉吟了片刻,说道:“行!咱们去外面转帐吧。”

    见王之轩同意,孟子涛心中长舒了一口气,连忙兴奋地跟着王之轩走出了门。

    这三万块钱对孟子涛来说,就犹如雪中送碳,有了这些钱,他父母就可以安心了。至于剩下的治疗费用,就无需那么着急,他完全可以凭借异能低买高卖来赚取。

    等王之轩带着孟子涛出了门,张老板就好奇地问道:“小程,这年轻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能怎么回事,还不是他父亲的治疗费闹的呗……”程启恒把孟子涛家里的情况简单地说了一遍。

    “所以说,有什么别有病啊!”

    张老板听了程启恒的介绍不由感慨了一句,这时他脑子一转,就问道:“这小孟和薛文光的关系怎么样?”

    “以前听他说,他们已经认识两年了,关系还可以吧。”

    说到这,程启恒觉得有些奇怪,问道:“张叔,你问这事干嘛?”

    张老板笑道:“这事你亲自问他比较好。”

    程启恒也知道张老板的性格,并没有追问,正好这个时候孟子涛跟着王之轩走了进来,他连忙问道:“子涛,你和薛文光是怎么回事?”

    孟子涛愣了愣,他看向张老板,见对方表示无事,就把刚才张老板没说的事情,讲了出来。

    听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程启恒就嗤笑一声:“我早就告诉你,薛文光这人是见风使舵的阴险小人,让你少跟他接触,看吧,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

    孟子涛叹道:“所以老话说的好,知人知面不知心,谁能知道他的心这么黑呢?”

    王之轩说道:“咱们这行三教九流的都有,慢慢你就会明白了。对了,薛文光这人有些小肚鸡肠,你今后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

    “这事我知道。”孟子涛点头表示感谢。

    大家都不是喜欢嚼舌根的人,马上就把这事放到了一边。

    程启恒指着桌上的笔筒,问道:“子涛,这笔筒你想不想出手?”

    孟子涛说道:“这笔筒底部可是有瑕疵的。”

    程启恒摆了摆手,说道:“嘿!我又没有强迫症,这么一点瑕疵有什么关系?”

    对喜欢文玩的孟子涛而言,他心里其实也想收藏这只笔筒,但想到自己开古玩店的大计,他还是点头同意了。卍 卍 ? 卐

    见孟子涛答应,程启恒很是高兴,执意给了孟子涛五百块钱。

    等到两人完成了交易,程启恒又说道:“王叔,你看是不是可以把东西拿出来啦?”

    “就你小子最心急。”

    王之轩笑骂了一句,就站起身来,走出了门去拿东西。

    孟子涛觉得自己呆在这里多少有些不便,而且今天捡了个大漏,他还想尽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母,就起身准备告辞离开。

    程启恒笑着说道:“王叔一会要拿过来的,可是一件铜质的仿生水洗,你现在就走可别后悔哦!”

    前文说过,孟子涛对文玩最为精通,而且他收藏的主要器物也是文玩。

    什么是文玩呢?顾名思义,指的是文房四宝及其衍生出来的各种文房器玩。这些文具造型各异,雕琢精细,可用可赏,使之成为书房里、书案上陈设的工艺美术品。所以又被人们称作文玩。

    这水洗当然也是文玩里的一种,又是铜质的仿生器,这让孟子涛大感兴趣,再加上大家都是熟人,于是又坐了下来,准备看了再回去。

    片刻之后,王之轩就带着一只精致的锦盒走了进来。把盒子放到桌上,他就打了开来,只见一只核桃模样的铜器就映入了大家的眼帘。

    看到这件东西,程启恒眼里就冒出了光:“好东西,真是好东西!王叔,这水洗是您从哪里得来的?”

    王之轩笑道:“你管我从哪里得来的,也就是我了,换作别人你这么问,非得把你哄出门不可。”

    一般来说,古玩行内的商家和藏家都不会向对方询问古玩的来路和进货价格,因为这些商业信息是对外保密的。

    所以,程启恒这么问就有些坏了规矩,他嘿嘿一笑,连忙岔开话,说道:“王叔,这东西我能不能上手了?”

    “嗯!”王之轩点了点头,程启恒就迫不及待地把东西拿到手中鉴赏起来。

    过了好一会,程启恒才恋恋不舍的把东西放入盒中。等到张老板上过手,孟子涛才把东西拿到手中仔细观察。

    不像现代有电视、网络等等娱乐渠道,古代学子待在家中,除了读书之外,也就没什么娱乐可言。

    于是,为了打破临窗苦读读书生活的枯燥与沉闷,古之学子常寄情于诗书辞画当中,寄情于日常相伴的文房诸器,遂而在宋代以后,开启了多样的文房演变之举。

    到了明清时期,这种情况更是无以复加,不仅在砚台的造型、装饰上出现了新变化,而且诸多文房之器也涌现出了的造型,其中就包括有一定数量的仿生形器,其目的不外乎要在实用的基础上,还能够适当满足视觉上的审美要求。

    而此件铜核桃洗就应该是其中这一,只见此物除芥蒂处设有合页连接开启外,其盖、身上下同形,等深,均作核桃形,与常见的核桃无二。颇具乡村生活之野趣。其通体含蓄,包浆熟旧自然,实在少见。

    见孟子涛把水洗放回原位,王之轩就笑着问道:“小孟,谈谈你的看法,怎么样?”

    孟子涛微微一怔,这是因为他听出了王之轩这番话之中的考验之意,这让他多少有些奇怪,不知道王之轩这么做有什么用意。

    不过,孟子涛虽然觉得奇怪,但他本来就精通文玩,再加上异能直接给出了结果,因此并没有怯场,就侃侃而谈起来。

    “一般来说,铜器的鉴定无非就几个方面,先是铜质,铜器在清代作为一种重要的文玩,其铜质种类较为复杂。造型仿商周的铜器大多为青铜即纯铜与锡的合金,呈色多泛青绿或黑色。”

    “另一种是黄铜,是清代铜器中用料最具时代特色的品种。上至皇宫御用器具,下至民间案头摆设都一一涉及。此物我认为就是黄铜质地。”

    “另外,铜的质量也参差不齐。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根据其重量来判断优劣。一般来讲重量越重铜质就好。器壁的均匀和厚实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就说此物,铜体坚实,铜质细腻,品质极佳……”

    孟子涛说道:“除了铜质之外,另外一个要点就是包浆,传世品的包浆真伪也易识别,真品包浆沉着、光滑,而伪品则漂浮、亮,看上去很轻薄,无层次感。像此物的包浆,可谓是‘宝色内涵,珠光外现’,可以肯定是自然的包浆……”

    接下来,孟子涛把其它诸如器型、工艺等要点讲解了一番,听的大家连连点头。

    等到孟子涛话音落下,王之轩就笑着说道:“小孟,一段时间不见,你的水平可是长了不少啊!”

    孟子涛连忙谦虚了几句,心里则有些奇怪地想道,自己今天的挥怎么这么好,以前老是忘词的毛病居然一点都没有生,真是奇了怪了。

    但马上他就想到了原因,不出意外,应该是受了异能的影响。

    “没想到这异能还能增加记忆力,嘿嘿,还真是不错!”孟子涛心里喜滋滋地想道。

    接下来,王之轩就准备和张老板谈价格。因为要避嫌,再加孟子涛急着把喜讯告诉父母,就提出了告辞。

    王之轩点头道:“那我就不送了,以后记得常来啊!”

    “一定……”

    孟子涛走出正一轩没多久,程启恒就追了出来。

    “子涛,你小子一点都不拿我当朋友,家里出了事,也不跟我说。”程启恒不无埋怨地说道。

    孟子涛嘿嘿一笑道:“这不是还有办法嘛,不然的话,我也只能腆着脸来找你了。”

    “真拿你没办法。”

    其实程启恒也知道孟子涛的想法,不过这种事情他又不方便多说,只能看孟子涛自己的意思。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