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求支持,如果觉得喜欢,麻烦点击左侧的书架,谢谢!

    孟子涛叹了口气,既然没什么收获,他就准备去医院看望一下父亲。  由于想要考虑一下自己的前程,他并没有从来路回去,而是准备从右边的巷道转一圈再回去拿自行车。

    虽说今天并没有捡到什么漏,但孟子涛还是在异能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些能够令他低买高卖的机会,只不过因为他现在本钱太少,才没有买下来。

    如果他手头宽裕的话,完全可以把东西买下来,再转卖给别人,做个二手贩子,当然最好还是开家古玩店,这样就可以使得利益最大化了。

    “看来还是应该开一家古玩店啊,不过,想要开一家古玩店可不容易。”孟子涛皱着眉头想道。

    古玩市场是一个非常排外的市场,一般入行都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要受到大家认可才行。一旦被对方知道你不识货,要么把你当棒槌,要么生意都没得做。

    所以,这古玩店也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开的,想要开好一家古玩店,同样也要得到行里人的认可。只有圈子认可了,大家才会接受你,那么下次有生意的话,才有可能想到你。

    毕竟古玩这东西之所以贵,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稀缺性,哪怕那个古玩店再大,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什么东西都有。

    这样,朋友之间就会有相互推荐东西的可能。比如a掌柜这有一位客人需要一件清代的粉彩九桃天球瓶,他这没有,但B掌柜那有,他们是朋友,那a掌柜就会推荐这位客人去B掌柜那看看。

    另外,如果B掌柜遇到了一件好货,但B掌柜没有兴趣,或者手上钱不够,正好a掌柜是收藏这一类的,B掌柜就把这个消息通知a掌柜。

    从这两个例子,大家就可以看出古玩这圈子,人脉是多么重要了。?  ?

    当然,你要说我就要开家古玩店又怎么了,难不成现在这个社会还能不让人开店?

    那当然是没问题的,但古玩这行龌龊可是不少,万一你和别的店家或者顾客有了冲突,而你又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可,就算对方理亏,又几个行里人会来帮你说话呢?

    正是这个道理,孟子涛开店之前,必须要融入这一行,不然的话,小肚鸡肠的薛文光来找他麻烦,他这个普通人又找谁来帮他评理?

    想了片刻,孟子涛打定了主意,在这段时间,他要积累更多的人脉,为将来开古玩店做准备。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任务还是捡漏赚钱,先把父亲的治疗费解决了再说。况且,开一家古玩店,少说也得好几十万,如果店面再大一些,再加上装修,货源等等,起码也得上百万。

    这上百万对于一些富翁来说,肯定不算什么,但孟子涛家中连十万都拿不出来,上百万的资金对他来说,完全是天文数字。

    “算了,慢慢来吧,就算拥有异能也不可能一口就吃成一个胖子。”

    “兄弟,要点什么吗?”

    孟子涛正想到这里,从旁边的小巷子里就窜出来一个中年男子,挡在了他的面前。

    孟子涛被他吓了一跳,再加上古玩这一行龙蛇混杂,自己身上还有近两千块钱,他还真怕对方图谋不轨,连忙后退了几步。

    孟子涛定睛看去,现此人模样猥琐,一口黄牙,穿着打扮也不怎么样,手里还拎着一只蛇皮袋子,眼光不停闪烁,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生意人,不是铲地皮,就是埋地雷的骗子。

    对方趁着孟子涛还没反应过来,就从蛇皮袋子里面掏出了一只青花碗,向孟子涛递了过去,笑盈盈地说:“兄弟,看看这件东西怎么样?”

    孟子涛对瓷器研究不深,不过还是一看就知道眼前这只青花碗应该是件真品,不过真品是真品,但对应的年代应该在清未,而且还是民窑生产的,这种东西根本不值什么钱。?

    “不需要!”孟子涛摇了摇头,心中的警惕丝毫没有放松,实在是这古玩市场的坑太多,一个不小心掉进去,可就只能破财消灾了。

    见孟子涛转身要走,这中年男子连忙又拦了下来,说道:“兄弟,既然这青花碗你不喜欢,我再给你拿一件宝贝,这可是真正的宝贝。”

    说着,他就把青花碗放进口袋,又从里面拿了一只笔筒递了过去。

    孟子涛接着看去,顿时眼前一亮,只见这笔筒呈圆柱形,平口,方沿,整器光素,上下起线,口沿起线圆润而底部略有起伏,器表纹理别具一格,光素无工,以特有的自然纹理取胜,简约雅致。

    而且,如果孟子涛没有看错的话,这只笔筒所用的材质应该是黄花梨。

    看到孟子涛对自己手里的东西感起了兴趣,中年男子眼神之中透出了喜色,说道:“兄弟,觉得这东西怎么样,如果喜欢的话,咱们价钱好商量。”

    接着,他又递了递:“要不要上下手?”

    孟子涛心里确实想上手看一下,但又有些担心对方耍什么花样,心里有些犹豫,这个时候他正好看到对面有一个固定摄像头对准了这边,这才稍稍放了心。

    他淡淡地说道:“这位老板,你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合规矩?”

    中年男子微微一怔,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干笑一声:“嘿嘿,兄弟,真是对不住,刚才一急就忘了规矩。”

    说着,他就把笔筒放到旁边的石阶上,请孟子涛观察。

    古玩这行,内行的买卖双方对容易损坏的瓷器、玉器、玻璃器、珠宝等古玩都不会手递手传看,而是要等对方将物品放置在固定物体上之后才拿取观赏,万一物品损坏责任自明。

    而且不同的器物有不同的拿法,如果现对方上手方法不合规矩便被视为外行,严格一些的行家,就不会拿出其他古玩供其欣赏,也不会进行交流或交易了。

    孟子涛走上前,把东西拿到手中仔细观察了一番,心中就有些失望,因为这只笔筒底部有些瑕疵,使得品相看起差了一些,价值肯定要打些折扣。最后,他又使用了异能,现这确实是一件青早期的黄花梨笔筒。

    孟子涛把笔筒放了回去,想了想,觉得如果便宜的话,这只笔筒拿下来也不错,就问道:“老板,这只笔筒不知多少钱?”

    中年男子咧嘴一笑,伸出手比划了一下:“一看兄弟就是明眼人,这样的好东西我平时可不舍得拿出来的,既然咱们有缘,我给你打个折,就算五千如何?”

    孟子涛心中嗤笑一声,表面淡淡地说道:“既然老板你这么没诚意,那就算了。”

    这笔筒就算品相完美,市场价也不会过两千,更别说底部有瑕疵了。别说五千,卖五百他都嫌贵。

    见孟子涛准备离开,中年男子连忙说道:“哎,兄弟,别急着走嘛,你想多少,如果合适也不是不能商量。”

    孟子涛呵呵一笑:“我出两百你也同意?”

    中年男子干笑一声:“两百实在太少了一些,我进货价都不止这些,你如果诚心要的话,一千八怎么样?”

    “信你才怪!”孟子涛心中冷笑一声,嘴上说道:“真是抱歉,这个价格我肯定无能为力!”

    说完,他就准备离开,这东西他看过之后就没了多少兴趣,如果两三百买下来到也不无不可,现在这个价格,他又不是棒槌。

    不过,这中年男子缠劲十足,见孟子涛要走,他又凑了上来:“兄弟,既然你还觉得贵,那我再给个跳楼价,就一千!”

    孟子涛当然没有兴趣,执意要走,却见中年男子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件东西:

    “八百,再加上这件东西怎么样?”

    孟子涛随口准备拒绝,但一看中年男子手中的东西就是一怔。

    只见那物有些灰不溜秋,看起来比较脏,不过还是能看出通体罩以白釉,仅足部无釉露胎,口外撇呈喇叭形,更似一只碗仰置其上。颈内收,腹呈葫芦形,平底,浅圈足。这分明就是一只白瓷渣斗。

    渣斗说起来很可能有些朋友觉得陌生,但换个现代名字痰盂,想必应该家喻户晓了。

    这痰盂的说法俚俗,还有点儿野蛮,再加上其作用,所以听到这两字,有些人心里可能就会犯起了恶心感。

    不过,古代叫法文明多了,即名渣斗,又名奓斗、唾壶,而作用也是用于盛装食物残渣等物,小型者亦用于盛载茶渣,故有的也列于茶具之中。元人笔记载“宋季大族设席,几案间必用筋瓶、渣斗”,即指此物。

    渣斗在晋代开始使用,瓷质的较常见,其后一直沿用,明、清时期种类较多,青花、五彩、单色釉等多种色釉和彩绘装饰。这些孟子涛也经常遇见,但像这样的白瓷渣斗,对他来说就比较少见了。

    那中年男子见孟子涛盯着自己手中的东西,就嘿嘿一笑道:“要不你看看?”

    孟子涛点了点头,随即上手观察,越看越觉得此物有些不凡,最后忍不住使用异能,结果却让他差点就叫出声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