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上传求支持,如果觉得喜欢,请点击左侧的书架,谢谢!

    只是,如果异能使用了一分钟,孟子涛猜想自己肯定会昏昏欲睡,不提这种状态难受,他也担心被有心人注意,虽说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他可不敢马虎。?

    这也就意味着,异能虽然能够帮助他捡漏,但自己的眼力也不可或缺。还好他已经学了整整四年古玩,虽然比不上一些资深的古玩爱好者,但一般的赝品他还能看得出来,相应的就增加了他的捡漏机会。

    好在,经过试验,他可以控制异能的收放,现在操控起来虽然还有些生疏,但只要今后多练习一下,也就没问题了。

    总的来说,这种能力虽然有着限制,但孟子涛并不是贪得无厌之人,能够意外获得异能,他已经很满足了。

    接下来,他就给那股暖流取了个名字,叫做灵气,至于异能就干脆叫做“捡宝”,一来这种能力确实能帮助他捡宝,另一方面他也是为了起个好兆头。

    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孟子涛六点半就起了床,第一时间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听说父亲情况良好,他放下心来。

    只是,当他听到母亲话语之中的担忧时,心里就忍不住想要把异能的消息说出来,好在他的理智还是占了上风。

    母子又聊了几句,就结束了通话。

    接下来,孟子涛随便吃了一些东西填饱肚子,穿戴整齐就准备上班。他所在的公司虽然是八点半上班,但由于离他家有些远,坐公交车还要转车,一趟得四五十分钟,再加上还有可能堵车,他必须要早点出门。

    一开始,孟子涛多少有些不习惯,但由于有位心仪的美女一直坐的同一班车,让他坚持了下来。

    就这样一年之后,孟子涛再也按捺不住,准备表白,却没想到那那位美女突然消失不见了。卐?¤ 等到再次遇到的时候,美女已经挺着一个大肚子,让他不禁内牛满面。

    孟子涛打开门走了出去,就看到对门的钱大妈拎着菜篮出门。

    孟子涛连忙打了声招呼,就听钱大妈说道:“小涛,去医院吗?”

    孟子涛摇了摇头道:“那边有我妈陪着,我去上班。”

    钱大妈有些奇怪地问道:“今天不是星期天吗?你们公司还要上班?”

    孟子涛怔一怔,拍了拍头,干笑一声:“要不是您提醒,我还真没想起今天是星期天。”

    钱大妈微微一笑,并不觉得孟子涛的表现有什么奇怪,无论谁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多少会有些忙乱。

    和钱大妈告了声别,孟子涛就站在门口想道:“去哪呢?”

    稍稍想了片刻,他就做了决定,准备去古玩城。

    陵市古玩市场并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也都有。

    比如每逢星期天,古玩街也有集市,此时会有不少小贩来古玩街摆摊,遇到好东西的机率当然会比平时多上不少。

    孟子涛甚至听说过,有位老前辈在集市上捡过一次千万级别的大漏。这让他向往不已,也经常去集市淘宝,只不过宝没有淘到,却打了几次眼,从此以后,他就绝了这个念想。

    但现在不同了,孟子涛有了可以识别古玩真假的异能。因此,他信心满满的就准备去古玩市场捡漏。卐 ?卐?

    下了楼,孟子涛就骑着自行车兴冲冲地离开小区,无意间现小区的小广场处有几个老人正在锻炼身体,其中有个老大爷练的还是太极拳。

    这让孟子涛心中一动,他以前看过一则关于太极拳的介绍,上面说由于太极拳练拳时因要“心静用意,心无杂念”,又要体松,精神只集中于“意”上。

    加上太极拳本身要求刚柔并重,呼吸调协,各器官的获氧量相对提高,故练后使人顿感轻快,压力尽消,情绪稳定平伏。又因练拳后血气循环畅旺,精神亦抖擞起来,工作效率自然提高。

    这说明,练习太极拳对人的精神有好处。而异能的使用和精神有关,那练习太极拳是不是能够延长异能的使用时间呢?

    想到这,孟子涛就下决心要学一下太极拳,哪怕最后证实对异能无用,也可以锻炼一下身体不是?

    打定主意,孟子涛就加快了度,十多分钟之后,他就远远的看到了人声鼎沸的古玩街。

    孟子涛把自行车停在了看车的地方,虽说他这辆自行车已经有些破旧,但有了以前三辆自行车被偷的教训,他还是不敢马虎。反正停在看车的地方也不过一块钱,他手头再紧,这一块钱他还是出的起的。

    和看车的李大爷打了声招呼,孟子涛就兴冲冲地向古玩街的入口走去,快要到达古玩街的时候,他又深深的吸了口气,把自己心中激动的情绪都按捺了下来。

    古玩买卖,最忌讳的就是把情绪显露在脸上,如果看上了一件东西,就喜形于色,那大部分时间,基本就是挨宰的结局。

    就像孟子涛,以前就吃过几次这方面亏,甚至有一次,他看上一件东西没有抑住喜色,结果被老板开出了一个“天价”,他无论如何讨价还价,都达不到心中满意的价格,最后也只能放弃。

    结果没过两个月,他在网站上看到一件拍品和他当初看到的那件东西一模一样,而成交价高达六万八,这让他震惊之余,不由捶胸顿足。这事也成了他这两年的憾事。

    吃了大亏,当然要长点记性,于是,孟子涛去买了几本表演类的书籍,学了一下。还别说,也许他真有演员方面的天赋,练了几个月,一般情况下,他确实可以做到喜怒不形于色。

    孟子涛走进古玩街,就看到往常冷清的古玩市场,已经摆满了打天南地北来的小贩,有的是固定会在周日过来摆摊,但许多都是流动型的摊贩,另外还有就是一些“铲子”。

    “铲子”是“铲地皮”的简称,这是古玩行里行话,通俗的说就是下乡收货。亲自到农民手里购买古玩的那部分人,统称地皮客。在魔都还有一个俗称叫“跑堂子”,他们构成古玩生态圈的基层组织,属于金字塔的底端。

    铲子们经常吆喝着穿梭于农村田间,收老百姓家遗留下来的老东西。拿到东西后再卖给各商家,因此行里人称他们“游击队”,又叫“铲地皮”。

    说句实话,真正下到乡里去收古玩,那真是一件苦差事。要不怕风餐露宿,不怕风吹日晒,霜打雨淋,整日里颠簸在坑坑洼洼的农村土路上,在老百姓中间游荡。

    而且很明显,这些铲子的不可能整天在一个村子里逛,而是要到好多村子里逛,所以铲地皮是对他们非常形象的称呼。

    为了节约成本,他们也不可能吃什么好东西,一般吃的就买点馒头、饼干什么的对付一下,住的地方更不用说了。

    当然,辛苦虽然辛苦,但也不是没有回报,运气好的话,以极低的价格买到一件宝贝,那就了。

    但再怎么样,这种日子,孟子涛肯定是受不了的。

    古玩这圈子说大还真不大,一般只要在这个圈子里呆上几年,基本上一个城市里的古玩爱好者,大多都能混个脸熟。

    孟子涛同样也是如此,一进古玩街就有熟人和他打着招呼。

    托李先乐的“福”,许多都知道了他父亲得了重病,不时有人询问不断,他也只能耐心回应,心里则咬咬牙地想道:“等明天上班之后,一定要跟这小子‘好好’算下帐!”

    稍稍聊了几句,孟子涛就开始今天的“捡漏”之行,但老话说的好,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他从头逛到尾,好东西确实看了几件,但价格实在强差人意。

    就算他买下来,最终也不过能够赚上几十上百块,而且还不是一时能够出的了手的。如果他开了古玩店,那买下来到没什么,现在嘛,还是算了吧。

    花了将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孟子涛走到了古玩街尾,看着空空的双手,他不禁苦笑一声,没有异能之前捡漏不容易也说的过去,没想现在有了异能还是不容易。

    这和他眼力不高也有关系,没办法,他在古玩这一行可没名师指导,以前他只能自学,由于古玩这行很多技巧需要实物观察,他就只能去博物馆观看实物,再结合书上的描述仔细对比验证。

    遇到什么不懂的地方,一般除了在网上查资料,也只能问一问李先乐,至于薛文光,简单一些的东西还会说一下,高深一些的东西可不会告诉他。

    如果孟子涛的眼力再高一些,刚才有些东西他就不用异能也能知道真伪,或者有些东西他就能够放心的使用异能鉴定。毕竟异能使用时间有限,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眼看许多卖家已经开始收摊,孟子涛也就绝了再逛一次的念头,想着是不是去古玩店里看一下,不过最后还是放弃了。

    一方面是因为能够开古玩店的人都有两把刷子,捡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另一方面他现在囊中羞涩,就算遇到好东西,买不起也是枉然,万一被别人买去的话,自己又要心疼,还是眼不见为净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