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布,求支持,如果觉得喜欢,麻烦点击一下左边的书架,谢谢!

    听妻子这么说,孟舒良摇头道:“这事我不同意,没了房子小涛还能找到对象啊!”

    孟子涛劝解道:“爸,这年头三十多岁结婚的比比皆是,我才二十四岁,找对象还早。§ ?? 再说了,难道为了找对象还要耽误您的治疗?与其这样,我还不如不结婚!”

    孟舒良看着儿子脸上坚定的神色,过了良久,他长叹一声,就闭上眼睛沉默不语。

    见此情形,母子俩也很不好受,沉默了片刻,孟子涛就把母亲叫出病房询问父亲的病情。

    徐苹说道:“医生说了,你爸的病现的早,只要按部就班的治下去,治愈率很高。这几天你就安心上班,你父亲这有我在照应着,你就放心吧。”

    “好的。”

    孟子涛点了点头,母亲在上个月已经办了退休手续,厂里到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只是本来以为母亲退休之后能够轻松一些,却没想到出了这趟子事,估计又得操劳几年了。

    在医院旁边的小吃店随便吃了碗面,孟子涛就骑着自行车往回赶,一路上他脑子里尽是怎么赚钱的念头,但思来想去,却根本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要是我能够捡个漏,赚上十来万,那就好喽!”

    孟子涛如是想道,随即就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踏入古玩这行满打满算已经四年了,这期间一次漏都没有捡过,哪是现在随便想想就能遇到的?

    二十分钟之后,孟子涛骑着自行车来到自家的小区,小区已经有了近十年的历史,不过由于管理到位,环境还算不错。

    孟子涛把自行车停在自己楼下,心事重重地往家中走去,走到自家门口就伸进口袋,拿钥匙准备开门。¤ ?37zw 卍

    “嘶!”

    突然,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让孟子涛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把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就见右手中指上冒出了鲜血,看起来伤口还挺深。

    这时他才想起来,刚才因为没什么东西包,就把玉佩碎片直接放进口袋中了。但那些碎片看起来也不怎么锋利,怎么会刺出这么深的伤口?

    “真是倒霉!”

    孟子涛心中郁闷无比,连忙小心地拿出钥匙开了门,来到卫生间清洗消下毒,免得感染了问题就大了。

    “咦!难道见鬼了!”

    孟子涛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原来,他把手指上血迹清净之后,现表面居然一点伤口都没有。

    仔细检查了一遍,还是没有一点伤口,这让他有些傻眼了,完全搞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呆愣了片刻,孟子涛打了个寒颤,心道:“不会真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先前听楼下的张大爷说过,以前这户人家出过几次事,正因为这样,房子才便宜了不少,难道这户人家里真有什么脏东西?”

    孟子涛不禁胡思乱想起来。

    话说,他家买的这套房子是二手房,而且装修什么都有九成新,家具齐全,但成交价却比市场上的价格低了一成多。

    当初买的时候,他们一家都以为赚了大便宜,再加上全家都不相信鬼神之说,哪怕后来听到邻居说起这事,他们也都没当一回事。

    但今天的怪事,再加上父亲突然间得了重病,就让孟子涛下意识的想到了这些。

    他越想越是害怕,喃喃地说道:“不行,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等会还是去医院,劝爸妈把房子卖了吧!”

    但想到卖房子,他心里又有些犯愁,像这样的房子又有谁来买呢?难不成只能便宜卖掉?这显然是他不希望看到的。37zw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再说吧!”

    孟子涛愁眉不展地走进客厅,把口袋里的玉佩碎片拿出来,这玉佩毕竟是祖传的,虽然碎了多少还算是个纪念。

    当他看到一块并不怎么锋利的玉佩碎片上的血迹时,又想起了刚才的怪事,让他忍不住又打了个寒颤,心里越想要把房子给卖了。

    既然要卖房子,那家里的那些祖传的器物,肯定是不需要出售了。不过这样正合孟子涛的心意,他还真不舍得把这些东西给卖了。

    想到这,孟子涛左手伸进口袋,拿出另外两件东西准备收起来,两件东西分别为一面铜镜,和一枚银币。

    铜镜是汉代的瑞兽纹铜镜,不大,直径十三厘米不到。银币是宣统三年大清银币壹圆,两件东西的品相都还可以,市场价加起来应该有五六千。不过卖的话,估计也就只有四五千左右。

    习惯性的把两件东西都放在右手,只是他刚刚接触到铜镜时,脸色突然一变,浑身打了个激灵。

    “我是在做梦吗?”

    呆愣了片刻,孟子涛才回过神来,此时,他脸上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手指和铜镜接触的一刹那,铜镜上就有一股暖流顺着他的手指,流入了丹田之中。紧接着,脑海之中闪过一丝明悟,这面铜镜确实是一件汉代的真品。

    孟子涛傻傻地看着自己的右手,完全搞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难道屋子里真有鬼物?

    “不对!”

    孟子涛猛然间闪过了一个念头,会不会这一切都是因为这块玉佩不是凡物,这才使得自己受了伤之后,有了这一连串的怪事?

    想了想,他又拿出刚才那块一端比较尖锐的玉佩碎片,咬着牙在左手上狠狠一刺,一阵疼痛之后,鲜血顿时涌出,他连忙去洗了下手,现伤口还在,并没有出现刚才的怪事。

    接着,他又把银币拿到手中,那股暖流又出现了,而且准确的给出了银币的年代。

    经过这番实验,他猜测有可能玉佩只能起到一次作用,或者因为他已经有了这种能力,所以不会再出现刚才的怪事。

    但无论怎么样,他肯定不会在别人身上做试验,不提他有私心,万一对方也有了同样的能力,后果就很难预料了,要是对方为了保密而杀人灭口呢?

    不但如此,这件事情他只会永远放在心里,连父母都会告诉。

    这些年他虽然一事无成,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特别是他家又没什么背景,更应该慎之又慎,不然指不定哪天被人盯上了,那可就有家破人亡的后果。

    至于这种能力是什么,想来应该就是现在网络小说里说的异能。

    孟子涛以前也经常看小说,对异能并不陌生,心里当然也想过,要是自己像书中的主角那样拥有异能那该多好。

    不过,小说毕竟是小说,谁也不会把小说里的故事当真。但他却没想到,自己真有小说里主角的好运,得到了异能。

    想到异能将给自己带来的改变,孟子涛就不禁高兴的欢呼雀跃,要不是考虑到左邻右舍,他都想要长啸一声,来泄心中的抑郁之气。

    过了好一会,孟子涛的心情才稍稍平复了一些。这时,他又想到这几天的遭遇,自己和母亲求爷爷告奶奶的借钱,却接连吃了闭门羹,每当想起这些,他就觉得异常憋屈。

    说实在的,这年头大家手里都不怎么宽裕,特别是今年又是金融危机,再加上现在许多人都是谈钱色变,因此这些人之中,也只有个别几个嘴脸特别丑恶的人,让他觉得非常生气。

    不过孟子涛虽然理解他们的想法,但等他将来达了,这些人也别想轻易从他身上沾上什么便宜。

    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孟子涛就想要多了解一下异能的作用,于是又去把家里的古玩一一做了试验。

    结果,他现只要价值上千元的古玩,都有明显的暖流出现。价值越高,暖流越明显,而且鉴定出来的年代也准确无比。至于价值在千元以下的东西,暖流就不那么明显了。

    另外,五十年之内的东西,暖流可谓是微乎其微,而且也没有了对时间的判断。

    这么试验下来,孟子涛心中隐隐有了猜测,这种能力应该主要是为了吸收古玩里的暖流,至于鉴定时间应该只是额外的作用。

    只是暖流到底能起什么作用,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从刚才吸收了那些暖流让他身体上的疲惫一扫而空,可以看出,这股暖流应该没什么副作用。

    “为什么暖流只有在古玩之中存在呢?”

    孟子涛又想到了这个问题,沉思了片刻,他猜测暖流应该是人的精神和时间结合的产物,正因为如此,时间越长,东西越珍贵所以暖流才越明显。

    至于只在古玩之中存在,或许这是因为古玩被视做人类文明和历史的缩影这个原因吧。

    更深层次的原因,孟子涛就想不到了,反正他又没有强迫症,从没想要追根究底,只要这能力对他有利无害就行了。

    意外获得了这种能够鉴定古玩的异能,让孟子涛喜不自禁,原先他还在为钱而烦恼,现在有了这个能力,捡漏也就有可能。

    至于为什么只是有可能,那是因为孟子涛在刚才试验的过程中现,异能虽然能扫除身体的疲惫,但却会消耗精神。他估算了一下得出了结论,现在异能最多只能使用一分钟。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