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布,求收藏和推荐!

    孟子涛越想越怒火中烧,暗恨自己识人不明,会和这种小人交上朋友,居然还第一时间把东西拿到这里来出售。?

    于是,他语气不善地说道:“这块玉佩六千我肯定是不会卖的,如果实在不行,我就报警,咱们到警局解决。”

    看到孟子涛动了真怒,薛文光不经意间向中年男子使了个眼色,面带笑容地说道:“小孟,咱们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还能让你吃亏不成……”

    接下来,薛文光接连指出了玉佩的好几处缺点,因为此时的玉佩已经破碎,听起来还真的煞有介事。

    最后他说道:“就凭这块玉佩的成色,我给出这个价格已经不错了,要不是见你父亲身体不好,急用钱,说不得我还得压下价钱,没想到你……哎!”

    薛文光长叹一声,意思是孟子涛实在有些不知好歹。

    只不过,这是对外行人而言,薛文光根本不知道,孟子涛虽然对玉器并没怎么研究,但这块玉佩毕竟是他家祖传之物,曾经有段时间甚至一有空他就拿在手中把玩,而且在网上也查了不少资料,各种特征可谓是了如指掌。

    要不是因为实在没办法,这块玉佩孟子涛肯定不会舍得出售。

    见薛文光这么不要脸,居然颠倒黑白,孟子涛也不再客气,把薛文光的观点一一反驳,最后冷笑道:“薛掌柜,如果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咱们还是去警局谈吧!”

    听了孟子涛的反驳,薛文光心中很是惊讶,腹诽道:“这小子什么时候对玉器也这么了解了?对了,刚才忘了这是他的祖传东西,肯定研究了不少时间了。”

    想到这,薛文光心中就有些懊恼,紧接着他又看到中年男子眼中的嘲笑之色,不禁让他有些恼羞成怒,心道:“什么玩意儿,我帮着你,你居然还笑话我!”

    只不过恼归恼,让他对着中年男子火可是不敢,于是就把所有的帐都算到了孟子涛的头上。

    看了看薛文光的神色有些不对,未免节外生枝,中年男子就开口说道:“这位兄弟,那你觉得这块玉佩能值多少钱?”

    “一万二!”

    看到中年男子眉头一皱,孟子涛接着说道:“这位老板,你可别觉得我信口开河,不信你可以去陵市的任何一家古玩店问,看看我给的价格贵不贵。而且我说的是收购价,至于售出价,我相信少于一万三四的店,基本没有。”

    说到这,孟子涛似笑非笑地看着薛文光说道:“薛掌柜,你觉得呢?”

    今天他也是被薛文光气着了,不然以他平时对人以和为贵的准则,也不可能这么咄咄逼人。

    薛文光被这话咽了一下,他当然可以说“我这就能少于这个价出售”这种话,但他到底还要吃古玩这碗饭,像这种砸自己饭碗的话,他当然不能乱说。

    中年男子看到薛文光有此支吾的模样,心里顿时有了数,这种事情在古玩市场很也多见,他到不觉得怎么奇怪。但从薛文光刚才对孟子涛的称呼来看,他们以前肯定认识,而且关系说不定还不错,这就有些不应该了。

    对,他从始至终都想要压价,但这是人之常情,能少当然少一点为好,况且他刚才并不知道薛文光和这年轻人是朋友,不然大家和气地协商一下也就过去了,他是生意人,以和为贵嘛。

    但既然两人是朋友,薛文光居然还开出这么底的价格,就让他觉得薛文光此人人品有问题,换作是他自己肯定是不可能这么对待朋友的。??? ◎№ ?  再加上自己的遭遇,他琢磨着,以后还是尽量少跟此人接触吧。

    如果薛文光知道中年男子的想法,心里肯定大呼冤枉,自己明明帮着中年男子,却换来了这个结果,未免也太冤了。只不过他也不想想,自己这趋炎附势的性格,又有几个人会喜欢。

    薛文光脑子一转,就说道:“小孟,你说的一万二这个价确实有,但那是对有需求的人而言,就像我,如果真花一万二买下来,万一没人买,那不就压在手里了吗?”

    孟子涛说道:“现在玉器市场形势这么好,我还真不信,我这块玉佩还会压在手里。”

    薛文光淡淡一笑道:“那也只是你这么认为而已。”

    眼见又快要陷入僵局,中年男子连忙开口说道:“这位兄弟,看你应该也是位古玩爱好者,应该知道,每件古玩在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价格,你说要一万二,我肯定也不会同意,就算去警局也是一样。”

    “你看这样可好,咱们各退一步,我出八千怎么样?”

    孟子涛摇了摇头:“八千实在太少了……”

    接下来,两人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一锤定音,中年男子以一万的价格进行赔偿。

    中年男子到也爽快,立马就给孟子涛转了帐,至于那玉佩的碎片他也没要,让孟子涛带了回去。

    出了这种意外,孟子涛也没心思出售别的东西了,骑着自行车往医院赶去。

    路上,他又想起了薛文光的所作所为,觉得心里很是腻歪。认识了两年,今天才知道薛文光是这种小人,所以老话说好,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好在生了今天这件意外,让他认清了薛文光的真面目,不然以后指不定会吃什么亏。

    “只是孔老夫子说过,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今天和薛文光撕破了脸,也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找我的麻烦啊!”

    孟子涛轻皱了眉头,最后一笑道:“今后我肯定在别人那买东西,他还能怎么找我的麻烦?这古玩市场又不是他薛文光说了算。”

    十几分钟后,孟子涛来到市第一医院,停好了车就往住院部走去。

    走进病房,孟子涛就看到父亲在打点滴,而母亲则在旁边陪着,两人都沉默不语,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见原本高大健壮的父亲,才几天功夫就已经瘦了几圈,孟子涛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他连忙走上前跟父母打了声招呼,就小声地跟父母说,玉佩已经以一万元的价格卖出去了。

    由于先前孟子涛并没有跟父母说过这块玉佩的价格,夫妇俩听说那块都没巴掌大的玉佩居然卖了一万块,脸上都露出了惊喜之色。

    只不过一想到还有将近一半的钱没着落,夫妇俩又犯起了愁。

    孟子涛连忙说道:“爸妈,别担心,大不了,我去公司提前把下半年的工资都预支出来。”

    “哼!”孟舒良冷哼一声:“你才多少工资,能顶多少用!”

    孟子涛干笑一声,父亲对他有意见也正常,谁叫他一直不思进取,在现在这个公司四年了,也还只是个小职员,一个月工资才两千出头一点。

    说起来,孟子涛脑子还算聪明,小学的时候,语文和数学没有考过一百分以下的,当时父母和亲朋,都觉得他将来至少能考上一个好点的大学。

    只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到了初中之后,孟子涛就迷上了游戏机,成绩也一落千丈,最终只是考了一个职校,学习电脑技术。

    从学校毕业之后,眼高手低的他接连换了几个工作,反正什么事情都没学成,最后还是在父亲的帮助下,进入了现在这个公司,一直做到现在。

    其实,孟子涛和普通人一样,心中也有赚大钱的梦想。

    刚开始的时候,他学过股票,结果买了跌,卖了涨,钱没赚上,反而亏了好几千。

    后来,他看到网上新闻说,黑客很赚钱,又买了电脑和相关书籍,学习黑客技术,结果搞的电脑里全是病毒,硬盘都坏了,最后又没坚持下去。

    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好几件,最终结局都一样,于是孟子涛也息了心中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干脆就抱着现在这个公司,饿不死人、也不了财的饭碗得过且过得了。

    至于古玩,可能是因为缘分的关系,四年前,他同样也是抱着捡漏财的念头,跟着李先乐学习古玩,期间也打过眼,损失了几千块钱,绝了靠此财的念头,却一直没有放弃,反而当成是一种兴趣,越来越喜欢了。

    言归正传,孟子涛挠了挠头,说道:“爸,公司里的钱虽然不多,但也可以解了燃眉之急嘛。再加上咱们家不是还是有几个东西没卖掉吗?”

    孟舒良一扭头,说道:“就那几个破铜烂铁,能值几个钱?”

    孟子涛耐心地说道:“爸,您这么说就不对了,古玩这东西品相虽然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底蕴,我先前看过了,那几件东西虽然有些破旧,但再怎么样,几千块钱还是能卖的到的。”

    “几千块钱能顶什么事啊!”孟舒良嗤笑一声。

    孟子涛的母亲徐苹开口道:“老孟,我知道你生了这毛病心里不舒服,不过你老是说些丧气话又有什么意思?你现在就只有一个任务,安心呆在医院,配合医生治疗,钱的事情有我们来解决,你就别操心了。大不了就把房子卖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