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的,这破系统还是没办法实现定位,出发之前我就预感到今天不会那么顺利,没想到情况比我想的还要糟糕。”在4台劳斯莱斯公司“梅林”发动机低沉的回响中,领航员哈利愤怒的声音一直在咆哮着,仿佛要将驾驶舱顶部掀翻一样。

    “别这样,哈利,这是常有的事。”机长罗宾逊上尉宽慰他,“有这个系统用就不错了,以前没系统的时候我们不也照样飞过来轰炸?而且你看,至少现在我们小编队阵容还很整齐,队形保持得也挺不错。”

    “我们已飞行了多少距离?”机枪手卡拉克忍不住出言询问,“我感觉离开基地的时间不短了。”

    “还有近80%的燃油,伙计们别担心,如果油量低于50%的时候还找不到目标,我会带你们飞回去——相信我的经验,只要飞过海峡,没有定位系统我也能找到家。”罗宾逊宽慰着众人,“到时候炸弹随便往哪里一扔就是了,反正下面不是德国人就是德国人控制的地盘。”

    卡拉克忍不住吐糟:“德国人学聪明了,以前灯火管制执行得很马马虎虎,我们完全可以利用城市灯光来实现大致定位,现在望下去黑压压的一片,你要说下面是大西洋我都能信……”

    驾驶员保罗冷笑道:“这不是学聪明了,这是被我们炸聪明了,当年在伦敦上空投炸弹的时候他们估计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在没有gps定位和卫星导航的时代,英德两国为了实现飞机准确定位费了不少心思,推出了形形色色利用无线电信号导航的系统,刚才哈利口中千咒万骂的就是英国人称之为gee的系统,它主要利用双曲线实现定位的原理开展工作:当飞机保持与两个导航台的距离差恒定时,其飞行轨迹是一条以两个导航台为焦点的双曲线,如果同时测出与另外一组导航台的距离差,那么飞机将同时出现在另一条双曲线上,而两条双曲线的交点自然就是飞机当前的位置。在使用过程中,飞机领航员可以利用20-的脉冲信号实现距离测定,根据接收返回的结果使用特制的、印有彩色双曲线网络的地图在上面找到交点并实现成功定位。系统的优点在于可以实现同时定位,即可以引导多架飞机,非常便利大编队飞行,缺点在于受地球曲率影响而存在误差,离导航台越远则误差越大,在350公里以外的定位准确性下降得很快,只能大约定位在10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地方。

    迷航的原因不是英国人的系统或者原理不好,而是因为他们利用的导航台全部在不列颠岛上,而要去的位置却全部在欧洲大陆腹地,又要飞去鲁尔工业区这么远,出问题当然是在所难免的。

    由于夏季空袭中皇家空军机组人员损失很大,很多新人经过匆匆忙忙的培训便组成了机组,罗宾逊原来是其他机组的驾驶员,因为已成功执行了十多次空袭任务而被提升为机长,哈利只不过成功出过三四次任务,便被挑选为这个小编队的领航员。这架飞机的人员配置还算是比较理想的,要不然也不会被挑选成为编队长机,因为其他僚机上连合格的领航员都没有,纯粹是紧跟着长机在飞。哈利只知道飞行高度越高,系统准确性越高的道理,因此要求机长将飞行高度升到了兰开斯特的升限,却全然忘记了gee系统作用范围大概只有550-650公里,可以覆盖到鲁尔区但到不了柏林。现在明摆着不是系统出了问题,而是他们已脱离了系统最大的作用范围,可这个道理没人懂,现在也没人能教他。

    “各单元注意,敌机4架大型机成紧密编队已进入大柏林防空圈,当前高度约5500米,速度400公里/小时,航向110度……”指挥大厅喇叭声音响起,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提高了一个等级,将目光投射到那副巨大的航空地图上,只见上面已出现了4个紧密的红色光点,在远处则散布着一些蓝色光点,根据指挥大厅的调度,很快就有8个蓝色光点开始向红色光点包抄而去。

    “这应该是njg1联队的飞机。”卡姆胡贝尔指着地图解释道,“其他飞机暂时不动,应付可能的突发情况。”

    “我们的雷达总有效么?会不会是假目标或者错误干扰?”

    “不是。”卡姆胡贝尔回答得很肯定,“如果遭到干扰的话,雷达屏幕上应该是一片雪花,现在没有人报告这一点,可见英国人并没有进行干扰。”

    耶顺内克补充道:“在大编队轰炸时,英国人通常会对我们进行干扰,一开始我们被折腾得毫无办法,但后来也就适应了,这些数以百万计的信号反过来也在指引着英国人的飞行路线——毕竟干扰物不是凭空产生,必须有飞机在空中抛洒才行,哪个方向有干扰,哪个方向就有英国人。”

    通过解释使霍夫曼明白了:现在的电子干扰还很初级,最多就是抛洒铝箔或者使用同频率电波干扰敌人,类似于营造假目标、阻隔通讯等手段远远还不到出现的时候。

    “很好,你全权指挥就行,不用征求我意见。”霍夫曼虽然兼着空军总司令,但压根不懂防空作战,就自觉地不去干涉,只静静地看着光点闪烁和彼此接近。

    “哈利……这么飞也不是办法,要么我们降低高度下去看看?或许能从地面上看到一些参照物。”又飞了十多分钟,眼看哈利还是没能凭借系统实现定位,罗宾逊忍不住了。

    “也好。”哈利放下设备,合上手里的双曲线定位图,通过送话器吼道,“编队成员注意,下面即将下降高度到12000英尺(约等于3600米),请跟紧。”

    “收到!”

    “收到!”庞大的兰开斯特摆动副翼,开始向下方俯冲而去。

    “敌机开始降低高度……”引导员接到了前沿预警雷达站打来的电话,立即开始通报,“方向不变,速度加大到420公里/小时,高度:5000米……4800米……3600米。”

    随着引导员报出的数字,光点上的标识开始有条不紊的调整,另一边的参谋军官则在地图纸上用直尺和圆规进行航迹作图,对敌机后续航线进行紧张的预判——在没有电脑处理数据的时代,手工制图水平往往能看出参谋军官素质的高低。

    “这高度并不是投弹高度,英国人想干什么?”卡姆胡贝尔嘀咕了一声,平时指挥中心由威廉上校全权指挥,今天既然元首亲自来视察,他当仁不让地接过了指挥权,问题是他对细节也不熟悉,只好转过头问上校,“敌机还有多久进入防空阵地?”

    “7号阵地5分钟后接敌……”威廉上校自觉变成了参谋军官,实时向霍夫曼等人通报信息。被卡姆胡贝尔将军接管指挥权没什么,能在元首面前露脸什么都值了,更何况今天元首旁边还跟随着凯特尔元帅、施佩尔部长等难得一见的大人物,他的心脏早就跳得“砰砰”响,不止一次地祈祷防空部队千万争气一点。

    “敌机高度3600米,航速380公里/小时,航向117度,7号阵地已完成准备……”听到这里,卡姆胡贝尔豪迈地一挥手,也不管高射炮阵地上的指挥官根本就看不到这么拉风的动作,直接命令“开火!”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