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郊外的秘密飞行试验场上,两架模样古怪的飞机早已准备就绪,银色的机翼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亮。最能抓住观者眼球的是,这两架飞机居然都没有螺旋桨——没错,它们都是世界上最早的喷气式飞机。一架是亨克尔开发的试验机,代号he-280,发动机安装在两侧机翼短舱内,采用平直翼设计,椭圆形翼尖,平尾两侧布置有双垂尾,动力为两具亨克尔轴流涡轮喷气发动机,每具推力500公斤。另一架则是梅塞施密特公司开发的验证机,代号me-262,气动布局与he-280差不太多,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出差异,近三角形的尾翼呈十字相交于尾部,两台容克公司生产的轴流式涡轮喷气发动机直接安装在后掠的下单翼下方,推力是550公斤。

    这是一次极为重要的展示,不仅因为元首亲临现场观看,而且帝国空军将根据本次试飞的表现并综合评估前面几次试验结果确定新一代飞机的招标结果,订单数量将以千为单位。此刻天气晴朗,风速也不大,正是试飞的好时候。按照原定计划,下午2点的时候项目就要开始,但现在时间都快到了3点,仍迟迟没接到开始指令。一旁的试飞员、地勤人员和相关技术人员已对飞机进行了反复检查,现在他们只能一边眼巴巴地看着指挥中心会议室,盼望着那些大人物们能早点出来观摩,一边百无聊赖的吹牛聊天打发时间,毕竟等待的滋味可不好受。

    “舒尔茨,听说胖子倒台是因为触怒了元首?叛国贼的罪名是希姆莱给他按上去的?”两家公司的产品虽然是对手,但试飞员却是很要好的朋友,经常在一起交流对飞机的看法,“你一贯是消息灵通人士,你说谁能接总司令的班?”

    “大人物的事情岂是我们能议论的?”舒尔茨皱着眉头,看了看周围担任警戒任务的警卫旗队士兵,小声说道,“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掺和到这种事情中去,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得了吧,除了诋毁元首的话你不讲,没什么其他话是你不敢说的,以前帝国元帅在你眼里不也像个小丑?”温德尔试飞的是me-262,和舒尔茨打了很久的交道,忍不住揭了对方的老底,“说吧,憋在心里多难受,有价值的话晚上我请你去俱乐部喝一杯。”

    “没看今天元首都亲自到场了么?会议迟迟不能结束,眼看试飞时间从2点拖过了3点,说不定里面争吵得厉害。如此诡异的形势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谁能接任总司令真不好说,只是空军新一轮清洗恐怕不可避免了——如果你还对当年清洗冲锋队有印象的话。”

    温德尔无所谓地耸耸肩:“清洗什么的吓吓大人物还行,像我这样血统纯正的雅利安人是无所谓的,说不定上面还能空出几个位置来。”

    “也罢,你这么想听我就告诉你。总司令的接班人我实在猜不透,但正如你所说,米尔希元帅要靠边站了,盖世太保又找上了他,现在可没有人为他遮风避雨了,所以接下来我也很可能退出试飞员的队伍。”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温德尔不解地问,“你如果真能和米尔希元帅攀得上交情,这么多年了你就不会仅仅还是个上尉。”

    “真的,你想想看。”舒尔茨耐心解释道,“米尔希靠边站之后,梅塞施密特博士就没有了反对者,凭他的手腕和人脉再加上前几次试飞中-280的表现,夺得订单几乎毫无悬念。没了项目,我自然也不必再执行试飞任务了。”

    温德尔没吭声,他知道舒尔茨说的没错:1928年当米尔希还担任德国民用航空主席兼汉莎航空总裁的时候,梅塞施密特开发了m20客机,结果米尔希的挚友在测试m20时死于飞行事故,而米尔希在悲痛之余,认为梅塞施密特对他好朋友的死负有责任,而事后又缺乏同情心,从此终生与他为敌。bf-109设计完成后,梅塞施密特几乎无法在米尔希的眼皮底下拿到政府订单,只好转而向罗马尼亚出售m37和m36运输机来维持企业运作。米尔希得知此事后公开指责梅塞施密特为叛国贼并命令盖世太保去调查,所幸梅塞施密特和副元首鲁道夫·赫斯交情匪浅才不了了之。在喷气式飞机开发过程中,虽然me-262起步略晚,表现却一直优于he-280,只因为米尔希的阻挠才使空军迟迟不肯确定me-262的地位。米尔希若是倒台,鼓掌欢庆的人群中肯定少不了梅塞施密特博士的身影。

    “不做试飞员你打算做什么?去东线?”

    “不。”舒尔茨自嘲地说,“现在没人再喊‘全德国会飞的都归我管了’,海军正在谋划建立属于自己的航空兵队伍,元首批准了一个航空军,大约400架飞机的编制,海军现在正拼命从空军中招收人员。过去的人中一部分是不得志的跳槽者,一部分是被上级推出去的刺头,还有一部分是渴望冒险的疯子……我也准备去海军,或许换个环境对我的军衔有好处。”

    “哈哈哈,我看你这三部分都占全了!没说的,我得好好请吃一顿为你送行……”

    “别嚷了……元首来了。”

    舒尔茨的推测完全符合逻辑:由于涉及的内容实在太多,原定一小时就结束的航空军备协调会硬生生被迫又延期了一小时,以至于耽误了试飞时间。会议一开始进行得很平淡,在凯特尔讲话之后,人称经济元首、战时体制灵魂人物的施佩尔正式宣布从空军技术部手中接管飞机制造生产组织与原料调配权,今后空军技术部将只承担纯粹技术职能,众人虽感觉难以接受,但也知道势在必行——战时体制了嘛,更何况这种情况绝非飞机制造行业独有,坦克制造业已先行一步调整优化了。

    有人私下嘀咕:“看这架势,再过段时间只怕三军装备部门都要从军种中分离出来变成帝**备部的下属机构了。”

    “三军装备部门?你太小看建筑师的胃口了,马上就要成立统揽全局的战时体制管理委员会了,到时候元首挂帅,施佩尔负总责,类似于帝国财政部、劳工部(托特组织)、武器和军事工业部才够下属机构的级别,三军装备部门只怕更是等而下之,没听说他的口号么——一切为了打赢!”

    显然与会众人对骤得高位、尚未显山露水的施佩尔并不信服,认为他不过是靠了给元首担任建筑设计师才飞黄腾达的。很快他们的这种想法就遭遇了风暴冲击——亲自前来参加会议的元首授意施佩尔抛出了有关航空军备重整案。

    “《航空军备重整案》是经元首亲自审核并同意的,核心只有一个——今后飞机制造要压缩多型号生产线,集中单一型号的生产与后续改进,同时进行规模化的分散协同生产,即同一型号飞机的不同部件由不同厂家生产,最后才在总装厂完成组装,且不再强调设计公司完成生产。这个决心不可动摇,如果你们对此表示反对或者持有怀疑态度,建议你们去陆军了解一下坦克军备重整案。”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坦克军备重整案在高层圈子里已不是秘密了:为帝国立下汗马功劳的二号坦克、三号坦克生产线被无情终止,今后陆军将不再生产二号坦克,现有已装备的也将逐渐淘汰,要么出售给轴心小兄弟换取战略物资,要么返厂改装为自行防空车(装备4门20毫米机关炮)。三号坦克的运气略好,底盘生产线继续保留,专门用于生产步兵最需要的三号突击炮。元首已下了命令,在1942年年底之前,所有三号坦克都要返厂改造为突击炮,就连四号坦克也逃脱不了改造的命运,短身管的四号一律停产,已生产的也要在陆续悉数改装为长身管的四号g型。

    陆军总参谋部本来对这样重大的改变颇有微词,但在施佩尔斩钉截铁的保证面前哑了火——转入战时体制之后的各工厂将以三班倒形式组织生产、提高产量,绝不会耽误军事计划。施佩尔甚至设下赌局:他保证在未来半年内如期完成相关旧型号坦克改装任务的前提下同时为国防军提供相当于原订单量150%的新坦克,而且全是最新的四号g型,再考虑到二号、三号坦克的缺口还要弥补,这个数量超过原生产能力一倍还多。如果办不到,他直接辞职回家,但如果他施佩尔完成了这个计划,那么最高统帅部和陆军总参谋部中对此提出质疑的将军们有一个算一个,每人为他站岗一星期,直到全部轮完为止。这个赌局吓住了原本气势汹汹的将军们,他们嘟囔着,却没有一个敢上前接施佩尔的挑战。

    这个赌局是如此的出名,以至于没过两天就传遍了帝**备界,现在各军工企业和各军种都知道施佩尔的决心,航空界自然也不能例外,会场诸人都屏住呼吸等待下文。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