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林这时还没想到他主管第三帝国4年经济计划的职责已完全被架空了,只神经质地嘀咕一声:“难道航空部今后连飞机生产都管不了么?”

    霍夫曼假装没听到他的牢骚,转过头去对海军元帅雷德尔道:“既然作战的战略重心转回南线,海军的作用就非常重要,大型水面舰艇的建设工作需要加速……齐柏林号航空母舰应该尽快恢复建设,投入作战。”

    “齐柏林号正在拖回基尔港重新施工,目前达到了85%以上的完工程度,如果有足够的钢材与建设人员,海军有信心在12个月内完成,不过……”雷德尔欲言又止。

    “不行,我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施工人员与材料由施佩尔协调解决。我只能给你们6个月时间,必须完成全部建设,而且施工图纸要进行修改,那些碍事的8座双联装主炮既然没装就给我统统取消——航空母舰不是用来执行炮战的,这些火炮用到轻巡洋舰上去更好,多装备一些中小口径防空火炮更有利于防空。同时要扩大机库面积,增加舰载机数量,至少要到60架以上。”霍夫曼理解雷德尔方才欲言又止的内涵,瞥了一眼戈林后说道,“以前为海军准备的舰载机即刻归还海军,同时空军要提供相应的舰载机飞行员供航母编队使用,尽快训练、尽快上舰。飞机制造厂要在6个月内完成400架以上海军型的战斗机和俯冲轰炸机生产,在这以后,海军应当自行培养舰载机飞行员并独立控制。”

    “不,我不答应。”刚才一直默不作声的戈林突然咆哮起来,满口唾沫星子都溅到霍夫曼脸上,“空军是我的,海军不准有自己的飞机,全德国会飞的都归我管。”

    “什么叫空军是你的?”还没等雷德尔表态,马丁鲍曼立刻站起来反唇相讥,“空军是帝国的,是元首的部队,是国家社会主义的坚强堡垒,你居然敢把他们当做是你的私人武装?至于全德国会飞的都归你管,我看帝国上空的麻雀比飞机多得多了,你干脆出任帝国飞鸟部部长得了……”

    “你……”戈林一口气没顺过来,习惯性地伸手向腰间摸去,摸了个空才想起来开会前已解除了配枪,瞟了眼会议桌,实在是没有趁手的东西,只有元帅权杖还称得上是利器。他立即顺手拿起这个足有50厘米长,用铂金包裹和钻石镶嵌的元帅权杖朝鲍曼劈头盖脸的打去,后者没提防戈林居然敢仗器行凶,一不留神脸上被狠狠揍了几下,疼得他哇哇乱叫,连鼻血都喷涌而出,一时间场面大乱。

    看到暴走的戈林如此凶相,身旁几个反应过来的军人包括凯特尔、蔡茨勒、约德尔赶紧抱住他,希姆莱一个上前,脚步矫健得好像20岁的小伙子,一下子就夺下了他手中用来行凶的元帅权杖,上面貌似还沾染着鲍曼的血迹。鲍曼脸色苍白,半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感觉满脸火辣辣的烫,伸出手抹了一把,恰好又把滴落下来的鼻血抹了开去,脸上白一片红一片,平添了不少恐怖模样。小身板的他不敢上前找戈林拼命,只敢用一脸祈求的目光投向元首,眼眶中滚动的都是泪水,委屈的差点要哭出来。霍夫曼没想到在这当口居然还能看见全武行,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戈林的鼻子怒骂道:“好哇,好端端在开战略会议,你居然敢行凶打人,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元首?”

    被几个人联手按住的戈林梗着脖子,喘着粗气,脸涨得通红,一句话也不说。

    一直沉默寡言的外交部长里宾特洛普突然补刀:“元首,戈林元帅一直妄自尊大,无法无天,向来不把同志们放在眼里,今天更是敢公然藐视元首、辱骂同僚、殴打同志,我看要对他进行党内处分。”

    “对,对。”马丁鲍曼小鸡啄米般的连连点头,“要给他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霍夫曼点点头,顺水推舟地说道:“我看也是,先免去他空军司令和航空部长的职务,让他好好反省反省。”对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帝国元帅,他一直在考虑如何不动声色的处置,原本还打算在接下来的时间慢慢费脑筋琢磨,但里宾特洛普的话给他提了醒——现在就可以罢免戈林的职务让他靠边站。

    “不……阿道夫!你不能这样对我!”霍夫曼原以为这个安排已给戈林留了余地,虽然他很想铲除这个肥头大耳的家伙,但压根还没做好准备,没想到身高体胖的戈林听到这句话后,不知道是被狂怒的情绪冲昏了头脑还是被当年希特勒清洗冲锋队队长罗姆的可怕情景刺激到了,居然用力挣脱了三人的挟持,在元帅权杖已被希姆莱收缴的情况下,猛地抄起身后的椅子朝霍夫曼扔了过来。

    没想到戈林突然发难,霍夫曼见椅子飞过来本能地身形一缩想要避开,结果动作还是慢了,只避开了大部分,胸口被椅背重重击打了一下,巨大的冲击力使他承受不住,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卫兵,卫兵。”这次是施佩尔扯开了喉咙喊,戈培尔见势不妙,立刻跑过来扶起霍夫曼,焦急地问道:“元首,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紧?”

    几个军人见戈林进入狂化状态,也顾不得什么军官礼仪,再次上前死死抱住了戈林,任由他拼命挣扎也不肯松开,总算是蔡茨勒仗着年轻身体好占了一点优势,

    荷枪实弹的卫兵冲了进来,领队的还是金发碧眼的根舍少校,可今天他没有明确的指令,不知道干什么才好,说实话这个场面他也心惊肉跳——满满一屋子党和国家的领袖,一边是暴跳如雷、被三人团团围住的戈林,一边是倒在地上,神色愤怒的元首。

    霍夫曼被击中的时候一口气差点没接上来,总算地上铺了厚实的土耳其地毯才没有受创。他彻底愤怒了,指着戈林用提高了三个八度的声音吼道:“卫兵,戈林居然攻击我,立即给我抓起来押走。”

    身轻力壮的卫兵毫不犹豫上前执行了命令,被押走的戈林这时候还在直嚷嚷:“我是帝国元帅,你们凭什么抓我,凭什么抓我!阿道夫,阿道夫,我要你出来说句公道话,我这么多年出生入死,为你立下汗马功劳,你居然因为一个香槟酒贩子告状要罢免我?”

    霍夫曼总算恢复了状态,在戈培尔的搀扶下狼狈不堪地站立起来,扫视了在会场众人一眼:“戈林这个混蛋让你们看笑话了,现在暂时休会,戈培尔、希姆莱、鲍曼到我的办公室去。”

    进了办公室,不等众人坐稳,满脸怒意的霍夫曼开口道:“你们看,戈林的问题怎么处理?”

    “我看他完全是疯了,不但疯狗一样地攻击同僚,居然还敢攻击元首,简直是罪不可赦。”马丁鲍曼这回已止住了鼻血,恶狠狠地说,“他的所作所为已严重背离了一个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准则,我赞同元首对他严肃处理。”

    “戈林远不止今天这点恶行。”希姆莱用深沉的语调说道,“党卫队不止一次地向我报告戈林元帅的违法行为,他不仅利用职务便利大肆侵吞、贪污国家财产,而且还利用管理占领区的优势,为自己聚敛了无数的珍宝、古董和文物,光是希腊、波兰、法国等国家博物馆里珍藏的油画就有几十幅在他家里;除此以外,他还利用元首让他掌管经济、统筹占领区物资的机会进行倒卖——甚至还敢把物资卖给帝国的敌人……还有,他不断在军事上欺骗元首,仗着他空军司令的身份肆意妄为,大量安插亲信,排挤有作为、正派的军官,在敦刻尔克、不列颠之战、本土防空、俄国前线信口开河,连连失误,给帝国造成了惨重的损失!另外,在党外和民间,戈林元帅是很多低俗笑话的直接来源。”

    “够了!”霍夫曼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转过头去问尚没有表态的戈培尔,“博士,你说说看,这个问题是否到了非解决不可的程度?”

    对戈林的种种劣迹戈培尔当然是清楚的,以前碍于对方强势一直不敢声张,现在元首的语气又让他找到了无比熟悉的感觉——当年铲除罗姆的时候也是这个气氛,对一个聪明人来说,最好是顺着元首的意思办而不是相反。

    他不带任何感情地说:“无论是党和国家,任何人都不准凌驾于元首之上,戈林如果犯了错,他自己必须承担责任。”

    鲍曼忽然阴沉地说:“刚才他说空军没有叛国贼?哼,陆军、海军、总参谋部都有人暴露,难道就只有空军是一片净土?我不相信,说不定是他包庇下来了呢?希姆莱同志,你可要好好查查。”

    “鲍曼同志的提示很有道理,这个问题就让党卫军去处理吧。”霍夫曼用眼色示意了希姆莱,后者清楚他的言下之意,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转眼又恢复了平静,低声说,“元首,我会妥善处理的。”

    半小时后,战略会议重新开始,不过被戈林搅了局后大家都没什么心思,在霍夫曼又布置了几项工作之后草草散了场,至于对戈林的处理意见,谁都知趣地没有重新再提……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