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子阳目不转睛地看着唐铮,问:“你的武功究竟出自何门何派?”

    这是困扰黄子阳的一个大问题,他观察唐铮这几场比赛,可连唐铮的套路都没有摸清楚,令他大失所望。

    “这不关你的事。”

    黄子阳眉毛一拧,道:“这么不合作,那就没谈下去的必要了。”

    唐铮心中一紧,胡编道:“师父没说,所以我也不知道。”

    “那你师父是何人?”

    “他没说。”

    一问三不知,黄子阳不满地冷哼了一声。

    唐铮的一身功夫绝对不是凭空来的,而且是仅仅几个月就有了如此功夫,那当真是奇迹,所以黄子阳不会轻易放弃,继续追问:“那在哪里可以找到他?”

    “他四海为家,不知道去哪里找。”

    黄子阳有点失望,却又松了口气,既然对方不在常衡,那他的事就更好办了,这次一定要逼问出唐铮的功法。

    “我这人很大方,希望我们可以拿出各自的功法,然后相互印证切磋,增加彼此的修为,你觉得如何?”黄子阳冠冕堂皇地说。

    “卑鄙!”唐铮暗骂一声,识破了对方的险恶用心,原来黄子阳是打他的功法的主意。+一+本+读+小说+.

    “不好意思,功法不能外传。”唐铮拒绝道。

    黄子阳面色一沉,道:“这样小气就没意思了,我也会把自己的功法给你研究。”

    “不需要。”唐铮拒绝道。

    “唐铮,不要给脸不要脸。”铁龙杀气腾腾地喝道。

    黄子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唐铮冷冷地说:“你是想用我爷爷胁迫我交出功法?”

    黄子阳呵呵一笑,道:“说胁迫多难听,咱们这是交换切磋,这是武者之间的正常交流。”

    “小子,千万不要给他通天古卷。”天禅子焦急地制止道。

    “我知道,我没有那么傻。”

    通天古卷让天禅子和阴魔这两大修者高手都拼了性命抢夺,岂能便宜了黄子阳。

    “若是我交出功法,那你是否会放了我爷爷。”唐铮问。

    “当然,我这人向来说话算话。”黄子阳信誓旦旦地说,但唐铮却发现他眼神闪烁,分明是在说谎,黄子阳确实在说谎,只要他得到功法,便会毫不犹豫地杀掉唐铮,唐铮的实力增长如此之快,他可不希望给自己将来留下一个潜在的敌人。

    “好,我给你功法。”唐铮一口答应,却默默地对天禅子说:“天禅子,你快给我一篇功法,把黄子阳骗过去。”唐铮不敢贸然动手,因为爷爷在对方手中,他决定利用一篇假的功法骗黄子阳。

    天禅子有许多功法,其中不乏许多厉害的功法,当即明白了唐铮的心意,坏笑道:“放心,我会给他准备一篇功法,保证让他练了之后‘受益匪浅’,欲仙欲死,哈哈。”

    唐铮知道受益匪浅四字乃是反语,天禅子故意篡改了功法中的关键之处,会让黄子阳适得其反。

    “现在我不是黄子阳的对手,我必须先突破到练气三品,救了爷爷,然后再来与黄子阳算这一笔账。”唐铮常年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明白有时候需要隐忍,更明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道理,若明知自己不敌,却逞英雄那只能是嫌自己命长了。

    “好,那你写下来。”黄子阳把早已准备好的纸笔递给唐铮,让他默写下功法,黄子阳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他不认为唐铮可以骗得了他,毕竟他练武已经十多年,自忖识货的本事不差。

    渐渐地,黄子阳的眼睛亮了起来,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心中惊呼道:“果然高深莫测,我有了这一篇功.力定然会大增,黄家将会在我的手中成长为真正的武林世家。”

    黄家在常衡市算一个大家族,地头蛇,但在外面就不行了,黄子阳野心不小,一直想振兴黄家,把黄家变成真正的武林世家。

    “这功法肯定是真的,嘿嘿,这一招果然管用,用那老头子胁迫他,比直接用武力胁迫他更有用。”黄子阳洋洋得意。

    唐铮放下笔,道:“我写完了,这下可以放我爷爷了吧。”

    黄子阳立刻把功法收了起来,铁龙探着长长的脖子想看一眼也不给他机会。

    “哈哈,你很听话,不过你太笨了。”黄子阳阴笑道。

    “什么意思?”

    “你没有了利用价值,你说什么意思?”

    “你要杀我?”唐铮目光一寒,对方出尔反尔,果真卑鄙。

    黄子阳狞笑起来,向铁龙示意,铁龙嗖的一下就蹿了出来,凶猛地攻向唐铮。

    “黄子阳,你卑鄙无耻。”

    “哼,卑鄙无耻?这世界上只有活下来的人才是胜利者,卑鄙无耻又怎样?”黄子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说。

    唐铮无暇多说了,因为铁龙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已经到了面前,唐铮连忙施展天罗手对抗,而且每一招都奔向铁龙的丹田。

    铁龙昨天吃了唐铮一击,伤势并没有痊愈,眼见唐铮每一招都攻向他命门,他哪里还不清楚唐铮早就知道他命门的秘密,当真是又怒又急,狼狈地应对,一退再退。

    黄子阳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昨天铁龙面对唐铮时还是处于压倒性的胜利,但如今却略有不敌,这除了铁龙受伤的原因之外,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分明就是唐铮的功力又增强了,这一点从唐铮凌厉的招式就可见一斑了。

    “一夜之间就有如此的进步,这套功法简直太神奇了,我修炼之后肯定比他进步更快。”黄子阳恨不得立刻就去修炼这套功法。

    唐铮勃然大怒,使出了浑身解数,逼的铁龙步步后退,眼见到了墙角,退无可退了,唐铮一招攻在铁龙丹田上。

    咔嚓!

    一声脆响,铁龙的丹田碎了,铁龙就像是死鱼一样软绵绵地倒下,眼珠子几乎要迸出来了,鲜血从嘴角喷涌而出。

    “你……”铁龙颤悠悠地指着唐铮,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铁龙的丹田再次受创,可不像第一次那么轻松了,这一次丹田直接被击碎了,他的一身功夫毁于一旦,他下半辈子就再也无法练武了,并且病痛缠身,比普通人都还要不如。

    黄子阳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没想到唐铮拼命后如此厉害,自己手下的第一大将就有这样陨落了,他怒火攻心,大吼道:“杀了他,杀!”

    哗!

    十多条大汉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虎视眈眈地盯着唐铮,黄子阳手中多了一把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唐铮,唐铮浑身一紧,他虽然武功不差,但面对枪,肯定不是对方的敌手。

    “哼,你继续打啊?”黄子阳的脸上再次浮现起了得意的笑容。

    “黄子阳,放了我爷爷,我任你处置。”唐铮无可奈何地说。

    “哈哈,你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有什么资格和我谈判,既然你这么想见你爷爷,那你就去阎罗殿陪他吧。”

    “你把我爷爷怎么了?”唐铮瞪大了眼睛,双目渐渐赤红。

    “当然送他去见阎罗王了。”

    “黄子阳,我要杀了你!”唐铮气势勃发,就像是一头老虎,尖啸一声,扑向了黄子阳。

    砰!

    枪响了。

    唐铮身形飞快,划过一道残影,子弹擦着他的身体飞过,黄子阳再次扣动了扳机,唐铮的身形一顿,左腿中弹了,但他已经到了黄子阳面前,抓住了黄子阳的握枪的胳膊,黄子阳感觉浑身一麻,被点穴了,然后手臂就像是麻花一样扭曲起来,黄子阳失声惨叫起来。

    大汉们冲了过来,拳脚相加,唐铮踉跄后退,轰然倒地。

    “痛死老子了,杀了他,杀了他!”黄子阳失声尖叫不停,却动弹不得,像一个木偶一般,滑稽无比。

    大汉们见状,无计可施,继续对唐铮拳脚相加,唐铮倒在地上,不停地挥动双臂,卸掉对方大部分攻击,但腿部受伤,他根本没办法逃走,况且,他现在也没想过逃跑,黄子阳竟然杀害了爷爷,那就一定要为爷爷报仇雪恨。

    “杀!”

    唐铮咆哮一声,手掌在地板上一拍,凌空飞起,挣脱了包围圈,右脚尖在地面一点,就再次冲向了黄子阳,一掌拍向他的脑袋。

    这一掌势大力沉,若是被击中,那黄子阳的脑袋恐怕就会变成被拍碎的西瓜一样,他被吓的失声尖叫起来:“啊,不要,我不想死,快点救我。”

    砰!

    一声闷响,一个大汉拦在了黄子阳面前,大汉的肩膀立刻塌陷下去,肩骨尽碎,轰然倒地。

    其他大汉也纷纷拦住了唐铮,让他再难接近黄子阳,黄子阳后悔死了,本以为准备的很周全了,可没想到唐铮发起狂来如此凶悍。

    唐铮且战且退,再难接近黄子阳了,这几个大汉中有炼体一品和二品武者,几人联手,实力不可小觑,唐铮渐渐的吃不消了。

    “小子,快逃,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天禅子劝道。

    “不行,我一定要为爷爷报仇,一定要杀了黄子阳。”唐铮固执地反驳道。

    天禅子无可奈何,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气急败坏:“你这是自寻死路,知道吗?”

    “我的命由我做主,自寻死路也是我自己的事。”

    油盐不进,天禅子急的破口大骂:“老子天禅子纵横修真界,没想到最后竟然会落到如此地步。”

    唐铮不理会天禅子的愤怒,恨恨地瞪着黄子阳,想再次靠近击杀对方,这是唐铮第一次产生想杀人的念头。

    以前别人对付了他,他也最多想教训对方一顿,可这一次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掉黄子阳,为爷爷报仇!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