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铮,你上课怎么能睡觉?”柳轻眉不悦地问。

    “老师,我没有。”

    “哼,都闭上眼睛了,还说没有。”柳轻眉失望地说。

    唐铮汗颜,总不能告诉她在练功吧。

    “唐铮,我知道你身上发生了许多事,可你也不能自暴自弃,你看大家学习情绪都这么高,你也要努力,知道吗?”柳轻眉语重心长地说。

    “我知道了,老师,以后一定努力学习。”唐铮无可奈何地说。

    柳轻眉这才满意地离开,叶叮当幸灾乐祸地瞟了他一眼,道:“谁叫你在课堂上练功,这下被逮着了吧。”

    唐铮哭笑不得,背上书包离开了学校。

    盛世酒吧,林虎拉着唐铮,语重心长地说:“小兄弟,今晚这一战非同小可,你有把握吗?如果没把握,我们就不打了,你若是缺钱,从我这里拿。”

    唐铮打了两场拳赛已经挣了二十五万,又有叶家给的二十万,他并不是太缺钱。

    “虎哥,谢谢你的好意,我不光是为了钱,我更想从实战中感悟一些东西。”

    林虎摇头,道:“可这样太危险了,没有谁可以永远不败,拳坛有风险,输了就意味着可能致残或丧命。”

    [一][本读]小说

    唐铮沉默了,片刻后坚定说:“我知道,我还是要打。”

    “好吧,那我就只有给你加油鼓劲了,听说这次黄少可能会派他手下第一战将铁龙出场。”

    “铁龙?”

    “对,他是炼体五品的高手,横练功夫金钟罩十分了得,据说就像是钢筋铁骨一般,要伤害他很难。”

    唐铮沉默了,当初他面对炼体六品的杀手没有死,如今已经突破到炼气二品,即便面对这个铁龙,也未必就一定会败。

    郊区的厂房内,今天聚集了上百人的观众,大家都听说最近出了一个年轻高手,这一战会十分精彩。

    当唐铮出场时,人群立刻响起了潮水般的欢呼声,唐铮年纪轻轻,眉清目秀,不像其他拳手长的三大五粗,十分讨喜,尤其是女性观众更是花痴的不得了,恨不得自荐枕席。

    唐铮对于欢呼声充耳不闻,他一直在调整自己的气息,以求达到最完美的状态。

    “哈哈,小兄弟,你来了,我还以为你近期不会参赛了呢,年轻人真是勇气可嘉。”黄子阳笑眯眯,故作亲切地说,“前几次你面对的对手都太弱了,肯定没有尽兴,今天我给你安排了一个强大的对手,这次肯定可以尽兴而归。”

    “谢谢!”唐铮淡淡点头。

    “哼,小子,你太狂妄了,这次你的对手是铁龙,参赛十多场,未尝一败,你小子在劫难逃了。”樊大头不屑地说。

    “樊大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林虎眉毛一挑,不爽地说,“铁龙是很厉害不假,可我兄弟也不是吃素的。”

    “哈哈,当然了,小兄弟身手不凡,铁龙未必是你的对手。”黄子阳浑不在意地说,“铁龙,稍后你可要打起精神,小兄弟是高手,你切不可马虎大意。”

    黄子阳身后走出一人,他并不高大,却很精肉,肌肉十分结实,泛着黝黑的光泽,眼睛炯炯有神。

    “黄少放心,我一定会全力以赴。”铁龙横扫了唐铮一眼,就像是凛冽的寒风刮过一样,令人心头发寒。

    “好强大的气场,果真是高手。”

    “好,我们还是先欣赏他们精彩的比赛吧。”

    两人走上擂台,人群的欢呼声更是高涨,就像是要把房顶给掀起来一样,尤其是一些看过铁龙比赛的人,纷纷高呼铁龙的名字:“铁龙,必胜!”

    铁龙面无表情,朝唐铮冷冷一笑,道:“小子,等会儿你最好坚持久一点,否则一下儿就击败你,那就完全没有胜利的快感了。”

    唐铮不动声色,道:“想击败我,必须有真本事。”

    “哈哈,我虽然看不透你的修为,但我敢打赌你这小身板儿绝对不是我的对手,死在我手中的人不少,你等会儿别吓的尿裤子。”

    “小子,这个铁龙是真的杀过人,他身上的血腥味儿不少。”天禅子提醒道,他其实不赞成这样的冒险,可唐铮为了救爷爷,根本不理会他的劝阻,他也没有办法。

    唐铮谨记于心,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双方站定,随着裁判宣布比赛开始,气氛瞬息万变,铁龙率先发动了进攻,人影一闪,缩地成寸,数米的距离眨眼就到了唐铮面善,攻击犹如疾风骤雨。

    砰!

    唐铮躲过一击,一拳打出,砰,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对方身上,但却像是打在钢板上一样,震的骨头刺疼,而铁龙却浑若无事,还咧嘴冷笑起来。

    唐铮感觉肩膀一紧,竟然被铁笼给抓住了。

    嗖!

    唐铮飞了出去,狼狈不堪地摔在远处,差点摔出擂台。

    这第一次交锋,唐铮明显落了下风。

    “嘿嘿,小子,这下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你这点雕虫小技也想破除我的金钟罩,痴心妄想。”铁龙得意洋洋地说,他早已得到黄子阳的命令必须重创唐铮,只不过要留下最后一口气,并且还要让比赛精彩,所以他不准备一开始就彻底击败唐铮,而是循序渐进,戏耍够了再真正动杀招。

    唐铮咬紧牙关,一言不发,心却渐渐沉了下来,若是不能破除对方的金钟罩,他确实太被动,太危险了。

    “我就不信他真的是铜墙铁壁。”

    唐铮脚尖一点,犹如劲风一般到了铁龙面前,连续攻出六招天罗手,漫天掌影完全打在铁龙身上。

    铁龙眉毛都没有眨一下,反而一脸戏谑地看着他。

    砰砰砰……

    六声闷响,铁龙纹丝不动,毫发无损。

    唐铮凌空向后一番,惊骇莫名地看着他:“难道他真的没有破绽?”

    一个没有破绽的人,即便不是高手,那想要打败他也是难于登天,更别说双方的修为本就相差悬殊。

    “小子,金钟罩只是普通的武功,他这点修为就想练到真正的刀枪不入的境界,简直就是痴心妄想,这只是他自吹自擂罢了。金钟罩有一处死穴,在丹田,他即便其他地方把筋骨练透了,这一处死穴也肯定没有练透,只要你攻击他的丹田,他必败无疑。”天禅子支招说道。

    唐铮大喜过望,天禅子虽然帮不上太大的忙,但这份见识不俗,“好,那我就攻击他的死穴,只要我用点穴术制住了他,那再攻击死穴就可以轻而易举了。”

    呼~

    双拳迭出,唐铮又攻了上去,铁龙再也没有被动挨打了,而是迅速地迎了上来,怒吼道:“给我倒!”

    一拳袭来!

    空气发出一声闷响,唐铮感觉呼吸都不顺畅了。

    嘭!

    双拳相击,唐铮向后急退,脚后跟一点,停住了身体,这时候,铁龙又如跗骨之蛆一般攻了上来,唐铮瞳孔一缩,岂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手指迅速地点住了对方的穴道,铁龙的身体瞬间僵硬起来。

    唐铮大喜过望,点穴术成功了,他又一拳击出,直奔铁龙的丹田。

    铁龙的瞳孔瞬间放大,咆哮起来:“找死!”

    啪!

    铁龙的筋骨忽然发出一声爆响,精瘦的身体鼓涨起来,变成了一个大胖子一样,而铁龙也瞬间恢复了行动力。

    他竟然强行冲开了穴道。

    这一出变故,唐铮始料未及,想要撤回进攻已经不可能了。

    砰!

    铁龙单手一扫,直接封住了唐铮的进攻,另外一拳打在了唐铮的胸口

    噗!

    唐铮就像是被汽车撞了一样,向后倒飞出去,一口鲜血喷出,狠狠地摔在地上。

    “小兄弟!”林虎大惊失色,忍不住惊呼起来,却无计可施。

    “小帅哥,快起来,打败他,打败他。”观众爆发了高呼声。

    “铁龙,杀了他,杀了他!”另外的观众也不甘落后,欢呼起来。

    整个厂房内都沸腾起来,这一战比以前的都更加精彩,两大高手对决让所有人神经紧绷,过足了眼瘾,尤其是眼花缭乱的进攻,让人的呼吸都不由自主地急促起来。

    黄子阳嘴角高高扬起,志得意满的笑了,暗道:“我猜测的不错,他的实力确实并不是太高,只是有办法隐藏修为,我一定要把他身上的秘密挖出来,这样我的修为就可以突破了。”

    樊大头大喜过望,都林虎冷嘲热讽道:“林虎,你不是对这小子信心十足吗?你看他的样子,吃了铁龙这一拳,我看他爬都爬不起来,嘿嘿,死定了。”

    林虎的脸色阴晴不定,狠狠地瞪了樊大头一眼,道:“你别幸灾乐祸,拳赛还没有结束。”

    “哼,这还有什么打的,胜败早已注定了,铁龙赢定了,你的这小子死定了。”

    许多人都是这般想法,连铁龙也不例外,一般人吃了他那一拳,内脏都要被震碎,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不过方才对方朝他丹田那一击真的是吓了他一身冷汗,丹田是他的死穴,若是让对方击中他不死也要重伤。

    “这小子竟然知道我金钟罩的死穴,不知是见多识广,还是瞎蒙的,还有那点穴术,真他娘的邪门儿,我冲开穴道竟然都消耗了不少功力,不过还好,这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了。”铁龙大摇大摆地走向一动不动的唐铮。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