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铮穿好衣服走出来,看着叶叮当脸色微红,感觉有些奇怪,问道:“你怎么了,脸这么红?”

    “没什么?”叶叮当慌乱地掩饰,她才不会告诉他自己亲手给他洗了衣服,而且还有内裤,简直丢死人了。

    恰好,叶天雷与风四娘走了过来,看着满面红霞的女儿,风四娘若有所思。

    “唐铮,休息好了吗?”

    “好了,时间不早,我要回家了。”

    “唐铮,这次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还不知怎么感谢你呢。”叶天雷真心实意地说。

    “叶叔不用这么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叶天雷点点头,心中感叹,小小年纪,便有这分沉稳,而且不计回报,当真令人刮目相看,“唐铮,你以后若是有什么要求,就尽管你,我叶家欠你太多,即便刀山火海,我都会义不容辞。”

    叶叮当恨恨地瞪了唐铮一眼,心说我都给他洗内裤了,这还不够吗?

    “叶叔言重了。”

    “小帅哥,走,我送你回去。”风四娘越看越喜欢唐铮,这样的小帅哥招来当女婿,简直就是捡到宝了。

    唐铮坐上风四娘的车,一路上,风四娘热情似火,有意无意地说叶叮当的优点,@一@本@读@小说 唐铮窘迫无比,傻子也听得出来她是什么意思,最后他快下车了,风四娘追着他问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叶叮当。

    唐铮落荒而逃,实在受不了她这份热情似火,以至于让天禅子都发话说大不了把叶叮当也收了,这样能更好地调和你的真气。

    唐铮虽然偶尔也会yy左拥右抱,可那毕竟是yy,要让他实践,作为十八岁的腼腆少年终究不像阅人无数的花丛老手那般心安理得。

    唐铮入定后,回忆今天这一战的收获,这一战虽然没有以死相拼,却也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所有力量,真气又增加了一点,然而距离三寸仍然有天大的距离,即便他再与叶天雷一战,也不会有太大的收获了,这种收获更多的是第一次交手的感悟。

    “难道……我真的要答应与黄子阳的拳手一战?”

    “怕什么,为了爷爷,我豁出性命也无所谓,战就战!”

    ……

    黄子阳坐在别墅内,望着对面的故作深沉的乔飞,摇晃着手中的葡萄酒杯,道:“乔飞,你有段时间没来哥哥这里了吧,高三的学习怎么样?”

    “谢谢阳哥关心,高三的学习还好,其实主要是这段时间太忙了,所以才没时间来阳哥这里。”

    “呵呵,你能够想到阳哥就够意思了,我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有什么事。”

    乔飞笑了笑,说:“什么都瞒不过阳哥,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嗯?”

    “帮我除掉一个人?”

    “哦,学校里有人惹到你了?”黄子阳好奇地问,“不过凭你的手段还对付不了他吗?”

    乔飞汗颜地说:“实不相瞒,我先前已经想过办法了,却无济于事。”

    黄子阳来了兴趣,别看乔飞只是一个高中生,但生性狡猾,而且阴险的很,一般高中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让他都感觉棘手的人,这比较稀奇。

    “是什么人?”

    “唐铮,我一个同学,不过听说他是武者,阳哥手下高手众多,否则我也不会麻烦阳哥了。”

    “武者?”黄子阳眉头一动,“有趣,他是哪家的公子哥儿?”

    “不是,他就是一个穷光蛋。”

    “穷光蛋?”黄子阳难以置信,穷文富武,穷人要成为武者太难了,除非有天大的机缘。

    “对,他就是穷光蛋,这一点毋庸置疑,他是一个孤儿,是靠爷爷捡垃圾养大的,以前学习成绩很好,但现在已经变成废物了,学习倒数第一。”

    “呵呵,有趣,我倒是想会一会他了。”他很好奇一个穷人怎么变成了武者。

    乔飞心花怒放,看来这一步是走对了,他连忙掏出一张照片,说:“阳哥,这人叫唐铮,我希望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黄子阳的目光落在照片上,不由自主地惊呼了一声:“怎么是他?你确定没有弄错?”

    乔飞满肚子疑惑,点头道:“没错,阳哥,你怎么了?”

    黄子阳的两道浓眉拧了起来,这段时间他也一直在调查唐铮,却没有多少收获,毕竟唐铮不是道上的人,而是一个学生,黄子阳的调查方向都错了,当然会无功而返。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你确定要杀了他?”黄子阳沉声问道。

    乔飞被他严肃的样子吓了一跳,惊疑不定地点头:“是,我确定!”

    不杀唐铮,他始终无法出头,而且眼看方诗诗就要落入唐铮之手了,他不得不着急。

    “好,我帮你。”

    乔飞微微一愣,没想到黄子阳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原本还以为他会提条件的,不过这样一来也好,乔飞还省了麻烦,心中不禁冷笑道:“唐铮,阳哥出手,这下你死定了。”

    黄子阳似笑非笑地看着乔飞,心思百转,他可不是那么好心平白无故地做好事,他有自己的打算。

    唐铮年纪轻轻便有一身好本事,而且还会点穴术,这让他很感兴趣,他已经在炼体六品徘徊许久了,一直没有办法突破,而唐铮的出现给了他的希望。

    他想重创唐铮后逼问对方的修炼功法,然后帮助自己提升修为,并且常衡市出现这样一个少年高手对他也不利,他不得不趁早除掉对方。

    他早已动了杀心,乔飞只是适逢其会而已。

    叮铃铃。

    电话响了,黄子阳接起来听了一会儿,嘴角渐渐荡起了冰冷的笑容。

    乔飞见状,心头一寒。

    “明天就是唐铮的死期。”黄子阳似笑非笑地说。

    乔飞大喜过望:“谢谢阳哥,这份恩情,我铭记于心,永世不忘。”

    黄子阳哈哈哈大笑,原来这个电话是林虎打来的,告诉他唐铮希望明天安排一场拳赛,黄子阳原本还在想办法怎么对付唐铮,这下名正言顺,准备在拳赛上直接下手,而且还可以让其他人根本无话可说。

    ……

    清晨,唐铮看着梨花带雨的方诗诗,心疼地给她擦干了泪水,问:“你怎么了?”

    方诗诗红着眼,痴痴地看着他,道:“唐铮,我妈昨天找你了是不是?”

    “是。”

    “她肯定说了很难听的话。”

    唐铮暗叹口气,心说你还真了解她,“没关系,都过去了。”

    “我也没想到她会这样做,太过分了,后来还让我不要再见你,让我和你分手。”

    “傻丫头,这是我们俩的事,只要我们俩有信心,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唐铮拉着她的手,坚定地说。

    “可我妈……”

    “不用担心,让她说几句,我又不会少一块肉,况且,我把她女儿都拐跑了,让她骂几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方诗诗破涕为笑,哼了一声,道:“谁被你拐跑了,说的真难听。”

    “哈哈,你不就被我拐跑了吗?”

    “人家是心甘情愿的,好不好。”

    “好,心甘情愿。好啦,放心吧,这件事我会处理。”唐铮揉了揉她的头安慰道。

    他并没有把这当成太大的困难,就像他说的,只要他们俩决心在一起,任何人都无法阻挡。

    “诗诗,这几天我有点事,会很忙,所以没有时间陪你复习了。”

    “没关系,你去忙吧,你已经恢复了,我对你很有信心,不过一定要记得想我。”方诗诗俏皮地说。

    “肯定会想,一直在想。”

    方诗诗笑靥如花,像吃了蜜一样。

    唐铮一整天都在调整状态,应对晚上的拳赛,上次他面对的是炼体四品的对手,这次不知又会面对什么级别的对手,他不得不小心应付。

    叶叮当不时地扭头看他,暗道,上课都在不停地修炼,他真是抓住每一分每一秒,难怪实力增加这么快,那我也要这样努力。

    可她尝试了几次就放弃了,她根本没有办法在这样吵杂的环境中静下心来,练功本就是需要安静,因为被外面的环境打扰,稍有不慎就会走火入魔。

    可唐铮仿佛不受这一点影响,任何条件下都可以沉下心修炼,这就是他异于常人之处。

    “真是一个怪胎。”叶叮当无可奈何,气嘟嘟地嘀咕道。

    唐铮修炼时闭着眼睛,虽然坐在角落里,但与其他人认真的样子截然相反,想不引起人注意都难。

    柳轻眉不时扫他几眼,发现他依旧闭着眼,仿佛睡着了一样,不禁皱起了眉头,有些生气:“他这样自暴自弃不学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这时恰好放学铃声响起了,柳轻眉没有急着走,而是径直走到唐铮面前,而他也在这一刻睁开了眼。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