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严肃的叶天雷,唐铮确信他不是在开玩笑,不禁一怔,叶天雷竟然让他保护叶叮当。

    叶叮当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直接愤怒地跳了起来,道:“不行,他还没有我厉害,凭什么保护我?”

    “叮当,别闹!”叶天雷沉声道,“唐铮虽然修为不如你,但他的实战能力并不弱,你可要记得当初若非是他,你怎能从杀手手中脱身?”

    “哼,那只是他运气好而已。”叶叮当很不服气,“况且,他才炼体一品就想保护我,说不出也不怕别人笑话。”

    “其实,我已经是炼体二品的实力了。”唐铮弱弱地纠正道。

    叶天雷喜上眉梢,道:“你突破了?”

    “是的,前不久刚突破。”

    “厉害,恭喜。”

    “厉害什么,即便突破了,也才炼体二品,我可是炼体四品。”叶叮当骄傲地说。

    “你懂什么?唐铮才练武多久,你又练武多久了?”风四娘无情地打击道。

    叶叮当立刻哑口无言,按照唐铮所述,他练武也才几个月,可仅仅几个月就到了炼体二品,那潜力真的是太大了。

    要知道,叶叮当潜力也不差,但十多年也才炼体四品。两者简直就{一}本读{小}说 3w..是云泥之别。

    叶天雷与风四娘对视一眼,愈发坚定了拉拢唐铮的决心,风四娘道:“小帅哥,你别听叮当瞎说,我们是真心实意想请你保护叮当,这次敌人来势汹汹,叮当处境危险,我们也是没有办法。”

    叶叮当哼了一声,却不敢再反驳了。

    唐铮沉思起来,又看了看赌气的叶叮当,他与她虽然接触并不多,但很欣赏叶叮当的真性情,若真的有坏人在他眼皮底下行凶,他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好,我答应你们,不过就像叶叮当说的,我修为不高,若是敌人太过强大,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谢谢。”叶天雷夫妻俩高兴地说,“你不必妄自菲薄,你有点穴术,这一点往往可以出其不意,我们其实只是希望你争取一定的时间,只要我们赶到,那叮当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唐铮点点头,敌人太过强大,他要击败对方并不现实,但若是拖延时间,他还是有几分把握。

    叶叮当嘟着嘴,不满地看着几人,心说我这么厉害,哪里需要别人保护。

    “唐铮,我们不会让你白保护,这里是你应得的酬劳二十万。”叶天雷拿出一个大袋子说。

    唐铮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拒绝,他这是劳动所得。

    “二十万,怎么这么多?”叶叮当咋舌道。

    “和你的生命相比,二十万多吗?”风四娘没好气地问。

    叶叮当无言以对。

    风四娘暗叹口气,这丫头有时候怎么这么笨呢,上次唐铮救了你,我们都没有好好地谢过他,这次也是相当于答谢他。

    “唐铮,既然你现在已经是炼体二品,不知是否介意与我切磋一下?”叶天雷心血来潮地问道。

    唐铮心头一动,道:“好!”

    “喂,唐铮,你才炼体二品,我爸可是后天九品,这差距也太大了吧,根本没有可比性。”叶叮当不可思议地说道。

    唐铮点点头,道:“我当然知道叶叔远胜于我,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想和他切磋,只有面对这样的高手,我才能有更多的领悟与进步。”

    叶天雷眼中闪过赞赏之色,不骄不躁,而且这股不屈服的精气神令人拍手叫绝,道:“叮当,听见没有,以后要向唐铮多学习,他为什么进步能够如此神速,这种态度就是原因之一。”

    叶叮当吐了吐舌头,很不服气。

    练武厅,一个很空旷的大房间,四周摆着十八般兵器,令人眼花缭乱。

    “唐铮,你需要什么武器?”叶天雷问。

    “不需要。”天罗手并不需要武器。

    “好,那开始吧,你先进攻。”叶天雷随随便便一站,好似空门大开,但仔细一瞧就可以发现他周身如封似闭,根本没有所谓的空门。

    对于叶天雷对付杀手那几招,唐铮记忆犹新,于是没有推辞,先发制人,手掌一翻,如一头猛虎下山,攻向了叶天雷。

    叶天雷没有躲闪,也无需躲闪,他存心想考校唐铮的功夫,更想从他的套路判断他师承何派。

    顷刻间,两人交手就不下十招,天罗手又疾又猛,并且就像是交织成一张天罗地网把叶天雷笼罩其中,叶天雷要突破当然是轻而易举,但他并没有这样做,反而故意束缚自己的实力,与唐铮战斗起来。

    两道身影辗转腾挪,不停地进攻,闪躲,就像是翩翩起舞的两只蝴蝶,却充满了未知的凶险。

    风四娘眼中异彩连连,啧啧赞叹:“这小帅哥进退有度,而且这套武功攻守兼备,乃是名门风范。”

    叶叮当也收起了轻视之心,这是第二次真正的见唐铮完全施展开拳脚,明显比上次更厉害了。

    “他是怎么练的,怎么看起来完全不像炼体二品的实力?”叶叮当忍不住惊叹道。

    “这就是武学的奥妙之处了,他虽然只是炼体二品的修为,但由于他所学的武学高深,比一般的炼体二品都要厉害,甚至达到炼体三品的实力。”风四娘解释道。

    两人的战斗已经趋于白热化,唐铮体内真元飞速流转,毛孔大开,头顶冒起了热气,这一战酣畅淋漓,让他发挥了迄今为止所学到的所有本事。

    忽然,他寻找一个机会,挺身上前,一招击出,手掌就像是一枚炮弹弹向叶天雷,另外一只手藏在身手,在接近对方的时候,闪电出手。

    点穴术!

    他终于使出点穴术了,手准确无误地扫中叶天雷的身体,点穴成功,然而,他还没来得及高兴,一股磅礴的力道反弹起来,把他手臂弹起老高,与此同时,叶天雷的拳头也到了他面前,劲风吹的他脸颊刺疼,就像是刀削一样。

    拳头戛然而止,叶天雷停了下来,唐铮还是败了!

    “哇,爸,你胜利了,你太厉害了。”叶叮当欢呼着跑了过来。

    唐铮拱手道:“叶叔故意束缚功力,我依旧不是你的对手。”

    叶天雷面色复杂地看着他,良久才轻轻摇头,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知道吗?刚才你点穴的时候我竟然有那么一刹那不能动弹了,只不过后来我的功力冲破了穴道,才得以反击。”

    “什么?”风四娘忍不住惊呼起来,“天雷,你是后天九品,他的点穴术竟然也对你有效?”

    “是啊,所以他的内劲很神奇,师出名门,有机会,我真想见一见你的师父,看他是何方高人。”

    唐铮讪讪地说:“叶叔过奖了,若不是你高抬贵手,我这点雕虫小技根本不够用,哪里还能支撑这么久。”

    “不,只要你努力下去,我有预感,你的成就将会不可限量,我相信你会比我走的还远,冲破后天,到达先天,成为真正的高手。”

    “先天?”

    “对,后天与先天是一个分水岭,武者只有到达先天才能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另有一番奇妙的境遇,不过我这些年如此努力,也只是在这个门槛徘徊,始终难以跨过这道门槛。”叶天雷遗憾无比地说。

    “小子,叶天雷的武功已经积累到了一个顶点,只不过他有一条经脉受阻,应当是以前受过伤,所以才迟迟不能突破。”天禅子忽然说道。

    “你有办法吗?”

    “有!”

    “什么办法?”

    “你我合力,利用真气帮助他打通经脉,不出十天,他就可以到达后天。”

    唐铮心中一动,问道:“叶叔,你以前是不是受过重伤?”

    叶天雷眉毛一动,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

    叶叮当撇了撇嘴,道:“肯定是瞎猜的呗。”

    风四娘横了她一眼,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唐铮,叶天雷受伤的事并没有太多人知道,唐铮怎么可能猜的这么准。

    唐铮思索了一下,说:“刚才切磋的时候,叶叔有些招式有一股凝滞之感,给我感觉仿佛内劲受阻一般,所以有此一问。”

    叶天雷与风四娘对视一眼,都难掩彼此心中的震惊,仅仅是切磋就可以看出这么多问题,那他的眼光绝对是宗师级别的,他们却不知唐铮脑袋里有一个修者的灵魂。

    “唐铮,先前我还说你可能会超越我,现在我敢断言将来你的修为绝对会超过我。”叶天雷郑重其事地说。

    叶叮当目瞪口呆,她深知父亲极少这样赞扬人,连她都没有得到过这种肯定,不禁有些嫉妒唐铮,他真的有那么厉害吗?怎么看都不像啊。

    唐铮惭愧地摇头道:“叶叔过誉了。”

    天禅子哼了一声,道:“你当然会超过他,若是你连他都超不过,那我一头去撞死算了。”

    “……”唐铮无语,天禅子对他真是信心十足。

    “小帅哥,你既然看出天雷内劲受阻,不知你有不有办法解决?”风四娘试探性地问道。

    其实,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竟然向一个后生晚辈问这个问题,明显是不可能的事。

    “有!”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