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已经被逐出一班了,还来这里干什么?”乔飞盛气凌人地呵斥道。

    几个跟班也一窝蜂地冲了出来,虎视眈眈地瞪着唐铮。

    唐铮皱起了眉头,他答应爷爷不主动找乔飞的麻烦,但对方却自己撞到枪口上,这就怪不得他了,冷喝道:“好狗不挡道,滚!”

    唰!

    全班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难道听错了吗?唐铮竟然叫乔飞滚,还骂他是狗,这还是那个一心只知道学习的唐铮吗?

    众人下意识地回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大家这才发现自从唐铮离开一班后,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大家都不认识了。

    乔飞涨红了脸,怒道:“你说什么?”

    “没听见吗?好狗不挡道。”

    “你才是狗,不,你是强x犯,强x犯来我们班级,就是对我们的侮辱。”乔飞讥讽道。

    “胡说八道。”唐铮双眸一凛,不怒自威。

    乔飞感觉一股压力扑面而来,令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他鼓足勇气,道:“怎么,被我戳中了痛楚,又要打人吗?”

    唐铮真想揍他一顿,不过若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动手,他肯定会被开除,他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他压低声音,道[一^本^读^小说][.[yb][du].]:“乔飞,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我都一一记在心底,我将来会一件一件加倍还给你,你等着!”

    说完,也不动手,气势勃发,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让乔飞与狗腿让开了路,他来到方诗诗面前,道:“今天中午一起吃饭,可以吗?”

    方诗诗怔怔地望着他,刚才唐铮那股霸道的气势令她心跳加剧,此刻听到他当着这么多人约她吃饭,脸瞬间就通红了。

    以前有许多人约过她,都被她婉言拒绝了,可这一次拒绝的话却始终说不出口。

    “我中午在食堂等你。”唐铮不给她拒绝的机会,说完便走。

    轰!

    登时,教室内炸开了锅,大家七嘴八舌地窃窃私语,偷偷地打量方诗诗。

    乔飞急了,连忙说:“方诗诗,你不能答应他,他就是一个强x犯,他居心叵测,你……”

    话还未说完,方诗诗就怒目而视,道:“乔飞,你怎么能这样说唐铮,他不是你说的那种人,警察不都证实了吗?”

    乔飞哑口无言,憋了半晌,幽幽地说:“反正他不是好人,你去了就是羊入虎口。”

    “我的事不要你管。”方诗诗气呼呼地说,继续埋头学习,不理对方了。

    ……

    中午,唐铮在食堂门口停下脚步,叶叮当诧异地看着他,问:“怎么不走了?”

    “你先去吃饭吧,我有点事。”唐铮说。

    叶叮当没有当一回事,直接走进了食堂,自从唐铮救了她之后,两人基本上都是一起吃午餐,这次叶叮当虽然觉得诧异,也没有当一回事。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方诗诗急匆匆地走了过来,抱歉地说道。

    “没关系,我也刚到。”唐铮笑了笑,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两人一起走了进去,方诗诗低着头,唐铮径直带她到了二楼,二楼的餐厅像饭店一样,可以自由点菜,而非大锅饭,两人坐下便有服务员走过来。

    “你想吃什么,随便点。”唐铮是第一次上二楼,径直把菜单递给方诗诗。

    “什么都可以,你点吧。”

    “那怎么行,第一次请你吃饭,不能马虎。”唐铮执意让她点菜。

    方诗诗拗不过他,点了一样最便宜的小菜,唐铮知道她替自己心疼钱,于是又点了一菜一汤,方诗诗连忙摆手,道:“用不了这么多,我们吃不完的。”

    “哈哈,吃不完可不准走。”唐铮打趣道。

    方诗诗娇嗔的看了他一眼,道:“浪费多不好,而且还花钱。”

    “花的是我的钱,你不用心疼。”

    方诗诗心说正因为是你的钱,我才心疼,你的钱才来的最不容易,但顾忌唐铮的自尊心,她并没有说。

    两人都沉默了,气氛有点尴尬,幸好,饭菜很快就上来了,唐铮连忙招呼她吃饭。

    “你约我吃饭有什么事吗?”方诗诗问。

    唐铮一怔,道:“我们同学这么多年,不能约你吃饭吗?”

    方诗诗浅浅一笑,点头说当然可以。

    乔飞坐在远处,眼红地看着两人,尤其是看见方诗诗娇羞的样子,啪,直接把手中的筷子折断了,咬牙切齿:“狗男女!”

    可他知道自己不是唐铮的对手,又不敢贸然动手,忽然,他灵机一动,对一个狗腿面授机宜,狗腿飞快地下楼去了。

    片刻后,叶叮当漂亮的身影走上了二楼,乔飞得意的笑了起来,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叶叮当径直走到唐铮与方诗诗面前坐下,道:“哟,你们俩在这里开小灶呢。”

    方诗诗心中一紧,有一种第三者被抓现行的感觉,当初叶叮当亲口承认她与唐铮的情侣关系,以至于后来她故意疏远了与唐铮的距离。

    唐铮浑若无事,道:“我请方诗诗吃饭,有什么事吗?”

    “呵呵,你脑袋真是开窍了,竟然知道约会了。”叶叮当饶有兴趣地说。

    方诗诗脸色通红,这句普通的话在她听来却非常刺耳,连忙站起来,吞吞吐吐地说:“叶叮当,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

    叶叮当似笑非笑地说:“哦,我想的是什么样的?”

    “我和唐铮没有什么的。”

    “这都一起约会了还没什么,傻子都不会相信。”

    方诗诗有千言万语,却不知如何反驳,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下去。

    唐铮脸色一沉,道:“叶叮当,不要开玩笑了。”

    叶叮当捉弄心起,道:“我开玩笑了吗?我可什么都没说呢。”

    “我先走了。”方诗诗拔腿便走。

    “等一下。”唐铮飞快地抓住了她的手,方诗诗心中一紧,这是除父亲外,第一次与异性牵手,她心头仿佛有一头小鹿乱闯,却怎么也挣脱不了唐铮的手。

    “坐下吃饭,我们的饭还没吃完呢,你说过的不能浪费。”唐铮柔声说。

    方诗诗看看叶叮当,又看看唐铮,左右为难。

    “叶叮当,不要开玩笑了,否则我以后就不理你了。”唐铮冷着脸说。

    叶叮当吐了吐舌头,道:“好啦好啦,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不过我提醒你一下,刚才是有人给我通风报信说你们俩在楼上约会,你小心提防小人哦。”说这朝乔飞的方向望去。

    乔飞正聚精会神地看着这边,当看到几人目光扫来,下意识地转过了头。

    唐铮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的猫腻,恨恨地说道:“乔飞,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三番五次地与我作对。太可恶了。”

    “呵呵,你把人家的心上人都抢到手了,还说无冤无仇,这可不对。”叶叮当促狭地说。

    方诗诗更是羞的无地自容了,但她心头却轻松下来,从唐铮与叶叮当的对话,她终于明白二人之间并非是自己想象的那种关系。

    “你们继续幽会吧,我先走了。”叶叮当下了楼,让其他人大失所望,并没有发生他们期待的两个女人之间的大战,许多人捶足顿胸,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怎么唐铮约会被抓个现行还可以安然无恙,难道两大校花的脑袋有问题?

    方诗诗重新坐下来,手却一直被唐铮紧紧地握着,她低着头,道:“快放开我的手。”

    唐铮虽然是大姑娘上轿第一回儿,却也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放手,于是趁热打铁,握的更紧了。

    “不放。”

    “让别人看见多不好。”

    “他们要看就让他们看好了,他们也只有羡慕的份儿。”

    方诗诗虽然羞涩,却感觉无比的甜蜜,娇嗔道:“同学之间哪有乱牵手的。”

    唐铮不由看的痴了,下意识地说:“你真好看。”

    “胡说。”方诗诗心花怒放,女为悦己者容,这一句话胜过千言万语的甜言蜜语。

    “我说的是真的。”唐铮一本正经。

    “哼,我以前没发现,你还会油腔滑调。”方诗诗话虽如此,语气却近乎撒娇。

    “小子,这丫头对你绝对有意思,趁热打铁把她拿下。”天禅子怂恿道。

    唐铮心中一热,问道:“方诗诗,做我女朋友,好吗?”

    方诗诗心如鹿闯,抬起头呆呆地看着他,没有料到他如此大胆直接,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半晌,她才期期艾艾地说:“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学习……”

    “做我女朋友又不会耽误你学习。”唐铮执着地说。

    方诗诗感觉无比甜蜜,却也无比纠结,在她的思想中高中时就该努力学习,谈恋爱是大学的事了,可唐铮这一席话,却引动了她的情思,她也是情窦初开的花季少女,又怎么会不怀春。

    况且与唐铮相处这两年多,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超过唐铮,潜意识已经对他有一种崇拜感,天长日久,这种崇拜感渐渐滋生出了感情,只不过一直被压抑着。

    这次,唐铮的表白让这股感情就像是山洪一样爆发了,她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呐喊:“答应他,答应他!”

    她轻轻地点头了。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