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手连续攻击落空,勃然大怒,咆哮一声,又攻了上来。

    唐铮没躲闪了,双手交错,漫天手影,层层叠叠。拳手只觉眼花缭乱,看不清唐铮的样子,他却没有退缩,反而双拳迭出,如怒龙出海。

    砰!

    拳头击中一片手影,手影消失,拳手大喜过望,道:“雕虫小技,也敢在老子面前班门弄斧,去死!”

    主席台上,黄子阳瞳孔一缩,暗道:“这年轻人的功夫不简单,完善,对,这是一套完善的武功,而非七零八凑,对手自以为是,输定了。”

    砰砰砰……

    一连串闷响,手影完全消散,拳手却发现唐铮消失了,忽然,他心生警兆,豁然转身,却已经晚了,一股大力从背后传来,他轻飘飘地飞了起来,径直飞到了擂台外。

    全场鸦雀无声,没有人料到这一场比赛会是这种结局,唐铮不是应该是失败者吗?怎么轻而易举地让对手出局了?

    拳手狠狠地摔在擂台外,感觉有点蒙,他也没料到这个结局,可比赛胜负已分,他输了!

    □!

    一声锣响,裁判聚起唐铮的手,宣布他获胜。

    林虎放声大笑起来,悠长的笑声回荡在厂房之内,大多数[一_本_读]小说观众垂头丧气,大骂道:“靠,怎么会这样,老子压的钱赔光了。”

    樊大头脸色铁青,狠狠地瞪了拳手一眼,拳手垂头丧气,不敢与他对视。

    林虎跑上擂台与唐铮来了一个结实的拥抱,道:“小兄弟,谢谢你,让我出了这口恶气。”

    唐铮轻松地笑了笑,这一场比赛并不困难,对手是炼体二品,唐铮是炼气二品,但唐铮的真气浑厚,并且天罗手威力不凡,远远可以压制住对手。

    不过为了有更多体悟,他并没有发动狂风暴雨的攻击,而是先让对手施展开手脚,然后再击败对方。

    “小子,静静地感受方才的战斗,虽然这人实力不怎么样,但这一战对你也有一点好处。”天禅子说道。

    唐铮暗暗点头,他已经感觉到真气渐渐平息,却雄浑了不少,战斗果然是增加真气的好办法。

    “走,小兄弟,我们去看看樊大头,哼,大言不惭地说让你半身不遂,我这下看他怎么说。”

    两人一起走到樊大头面前,樊大头想走开已经来不及了,林虎戏谑地笑道:“樊大头,这下知道大言不惭地是谁了吧?”

    樊大头死死地盯着唐铮,眼睛里似乎要冒出火来,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透唐铮的虚实,唐铮外表看起来与普通人无异,但现在他再也不敢把唐铮当普通人了。

    难道他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

    不可能!

    樊大头下意识地摇头,一个年轻人怎么可能达到如此玄妙的境界?

    “你究竟是谁?”

    唐铮冷冷地说:“没必要告诉你。”

    “小子,你知道敢这样和我说话的人是什么下场吗?”樊大头双目一寒。

    林虎挺身而出,护在唐铮身前,道:“樊大头,你敢动他一根毫毛试一试!哼,既然输不起,那就不要来玩儿。”

    “哈哈,两位老大,火药味儿这么重干什么,大家都是出来消遣,图个开心,这百十万在两位老大眼中还不是小儿科,何必动怒,伤了和气呢?”黄子阳走了过来。

    “黄少,樊大头输不起,还想仗势欺人。”林虎愤愤不平地说。

    黄子阳呵呵一笑:“樊大头,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必动怒。”

    樊大头气势弱了三分,道:“黄少,愿赌服输,我怎么会输不起,只是我很好奇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以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一号人物。”

    黄子阳点点头,转头看着唐铮,道:“小兄弟,我也很好奇你的身份,不知可否告知,我黄某人最爱交朋友,尤其是小兄弟这样的青年俊杰。”

    “不好意思,不便相告。”唐铮浑然不惧的拒绝道,他确实不想公布身份。

    林虎看了他一眼,赶紧说道:“我这位兄弟面子薄,还请黄少见谅。”

    黄子阳悻悻一笑,意味深长地看了唐铮一眼,道:“我看刚才这一场战斗小兄弟的实力并未完全发挥,不知是否还有兴趣参加其他比赛。”

    “有!”唐铮毫不犹豫地说,他尝到了战斗的甜头,当然不会就此作罢。

    “好,明天晚上期待小兄弟的到场,届时我安排一场比赛,肯定让你大展拳脚。“

    林虎劝阻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道:“黄少,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黄子阳点点头,望着林虎与唐铮远去,表情不喜不悲,看不透虚实。

    樊大头狠狠地吐了口唾沫,道:“林虎这小子运气太他妈好了,竟然找到这样一个邪门儿的小子。黄少,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修为?“

    黄子阳高深莫测地笑了笑,转身就走,只留下一头雾水的樊大头,他脸色阴晴不定,道:“哼,这小子让老子颜面大失,老子挖地三尺也要把你给掘出来,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敢与我樊大头为敌。”

    车上,林虎递给唐铮一个袋子,道:“小兄弟,这是十万块,今天多亏你,否则我又要输给樊大头。”

    “举手之劳。”

    林虎犹豫了一下,说:“其实,刚才黄少问你身份的事后,你应该如实相告的。”

    “哦,为什么?”

    “黄少明显是想招揽你,你以后有了黄家的帮助,人生将会更加一帆风顺。”

    “我喜欢靠自己的努力获得想要东西。”唐铮说。

    “可你那样拒绝黄少,若他生气了,对你没有好处。”林虎语重心长地说。

    唐铮眉头一皱,道:“他还能怎样?”

    “没什么,这次既然是我带你来的,肯定要负责到底,若是黄少真的有什么芥蒂,我都会替你挡下来。”林虎拍着胸脯道,“你只管准备明天的比赛就可以了。”

    唐铮一言不发,提着钱下了车,回到医院把一部分钱存进了医院的账户之中,回到病房看望爷爷,然后调整气息,回忆这一天的收获。

    钱的问题不用发愁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提高修为,他已经是炼气二品了,要达到炼气三品,他需要更多的比赛,更强大的对抗,另外,他还需要更多的纯阴之力。

    “小子,光牵手可不行,为了获取更多的纯阴之力,你必须更进一步。”天禅子说。

    “什么更进一步,总不能霸王硬上弓吧?”

    “嘿嘿,你若是愿意,我当然没意见。”天禅子坏笑道。

    “老色狼!”

    “……”天禅子无语,为他着想还被冠上这顶帽子太冤枉了,但唐铮越强大,他的神魂也才会越强大,于是权当没有听见,继续说:“我说的更进一步不是上床,而是其他身体接触。”

    “亲嘴?”

    “哈哈,孺子可教也!”

    唐铮的小心思活泛起来,这个诱惑对小处男而言当然是很大的,可这个难度与霸王硬上弓差不了多少。

    “小子,你若是再不拿下一个女人,你的真气越强大,你离完蛋也就越近了,况且,为了救你爷爷,这也是你必须要做的。”天禅子语重心长地说。

    唐铮冷静下来,以前他是没有本事去想这方面的事,如今迫于压力,他必须做这方面的事。

    况且男欢女爱,人之常情,已经有不少同学光明正大谈恋爱了,他谈一场恋爱也无可厚非。

    不过这个恋爱对象就值得推敲了,他只能在方诗诗、叶叮当和柳轻眉之间选择。

    柳轻眉虽然是玄阴之体,纯阴之力最多,却是最不现实的一个人选,毕竟她是老师,他是学生,而叶叮当与方诗诗……他的脑海中浮现起两人的模样,作为两大校花,美貌自然各有千秋,只不过一个刁蛮,一个温婉。

    方诗诗!

    他下定了决心,他与方诗诗同班两年多,彼此很熟悉,潜移默化之中,他对方诗诗也有好感,追她水到渠成。

    见他下定了决心,天禅子松了口气,虽然有点遗憾,他没有选择柳轻眉,不过有一个目标总比漫无目的好。

    “小子,明天上学就必须实施泡妞儿计划。”天禅子催促道。

    天亮了,唐铮背着书包走进了校园,对于从来没有追过女人的他而言,这一项任务不亚于练功,甚至比练功还要艰难,他根本无从下手。

    不过,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追女人最主要就是增加彼此接触的机会,让双方相互了解。

    不知不觉,他走到了高三一班的教室门口,发现方诗诗已经来了,正埋头学习。

    他径直走了过去,登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大家像看外星人一样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到了方诗诗面前。

    “他要干什么?”大家纷纷猜测。

    乔飞更是目呲欲裂,他三番五次欲陷害唐铮,最终却无功而返,眼见唐铮竟然直接来找方诗诗,他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他猛地站了起来,飞快地拦在了唐铮面前,虎视眈眈地看着唐铮。

    气氛刹那间变得微妙起来,所有人精神一震,有好戏了。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