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赛开始前,许多人在下注,赌自己看中的拳手胜利,现场的气氛逐渐热烈起来,不停有人呐喊助威。

    比赛开始,两个拳手凶猛无比,一开始就拿出了所有的实力,拳拳到肉,酣畅淋漓,精彩绝伦。

    “这种比赛不怕打死人吗?”唐铮好奇地问。

    林虎嘿嘿一笑,道:“这么激烈的战斗,死伤在所难免,以前死过人,不过被摆平了,这就是黄子阳的厉害之处,根本没有警察来找茬儿。”

    唐铮点头,对黄家的实力又有了新的认识。

    “不过一般这种比赛打伤打残就是很正常的,所以拳手很不好找,我的拳手是花费了大价钱请来的。”

    “多少钱?”

    “五万。”林虎伸出两张手,“一般拳手好找,可敢于拼命的武者并不多,毕竟成为武者,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没有多少人愿意用命去挣快钱。我这个武者是从外地一个武馆请来的高手,今天我就指望他扬眉吐气了,其实我不在乎钱多钱少,我就是要挣这一口气。”

    “炼体一品武者打一场就值五万。”唐铮暗暗咋舌,武者真是值钱啊。

    “这只是炼体一品的武者,若是修为更强,自然也值更多的钱,黄子阳手下有一个|一|本|读|小说 [y][b][d][u]炼体四品的拳手,已经连赢了五场,价值百万,那才是真正的高手。”林虎羡慕地说。

    唐铮聚精会神地观看比赛,这两个拳手的武功套路简单而粗暴,就像是两个机器人,一拳又一拳地对抗,撞击声就像是一声声闷雷,在潮水般的欢呼呐喊声中也格外清晰。

    “他们战斗的这股狠劲是我所缺少的,我以后不可避免地要遇到死敌,我也必须培养这一股一往直前的狠劲。”唐铮似有所悟。

    砰!

    一个拳手倒地了,另外一个拳手迅速扑上去,咔嚓,对方两条腿直接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掰断了,胜负已分。

    □!

    一声锣响,比赛结束,胜利者高举双手,兴奋地向四周频频致意,而失败者就像是一条死狗被人拖了下去,无人问津。

    人群爆发出排山倒海的欢呼声,有人为赢了钱欢呼,有人为输了钱大骂。

    第二场比赛与第一场如出一辙,十来分钟就分出了胜负,但这次失败者却被打的头破血流,奄奄一息,凄惨无比。

    “第三场就是我的拳手和樊大头的人比赛了。”林虎攥紧了拳头,一双眼睛瞪的浑圆直勾勾地盯着战场,显然,他也很紧张。

    拳手出场,观众沸腾了。

    “炼体二品武者。”林虎倒吸一口凉气,死死地盯着樊大头的拳手,下意识地朝樊大头的方向望去,只见樊大头也正朝他看来,四目相对,樊大头的目光中尽是嘲讽得意之色。

    林虎勃然大怒:“草,樊大头在哪里去找了一个炼体二品的高手,妈的,原本以为这次赢定了,这下没有机会了。”说罢气馁地低下了头。

    其他明眼人也已经发现了两个拳手之间的差距,纷纷下注赌樊大头的拳手赢,登时,全场都响起了欢呼声,这一场是赢定了,简直就是送钱,根本没有悬念。

    “老大,我们的五十万又打水漂了。”东子垂头丧气地说。

    “五十万事小,关键樊大头又要得意了,我看见他得意的样子就不爽。”林虎懊恼地说。

    唐铮见状,心头一动,道:“虎哥,不如我上去?”

    “你上?”林虎吃了一惊,若是唐铮上,当然是必胜无疑。

    “对,我上,我最近急需用钱,所以我想赚钱。”唐铮开门见山地说,一个拳手打一场比赛就是五万块,足以支撑爷爷的一部分医药费,并且与对手的厮杀中可以增加领悟,加强修为,一举两得。

    林虎喜上眉梢,没想到会有这个意外之喜,“你确定?”

    唐铮郑重其事地点头。

    “小兄弟,既然你上场,那就不是五万的报酬了,无论胜负,十万都归你。”林虎激动地说,当然他认定唐铮赢定了。

    唐铮也暗暗激动起来,十万可以缓解他的燃眉之急。

    林虎立刻带着唐铮向主席台走去,申请换人,樊大头见状,急忙走了过来,问道:“林虎,你要干什么?”

    “换人。”

    “换人?”樊大头皱起了眉头,冷笑道:“林虎,你不会是想自己上吧,嘿嘿,黄少可是定了规矩,我们几个老大都不能自己上场。”

    “我当然不会坏了黄少的规矩,放心,不是我上。”

    “那是谁,难道你还有其他拳手?哼,我看你这是拖延时间吧,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你今天输定了。”樊大头信心十足地说。

    “大话别说太早,好戏还在后头。”林虎直接来到了黄子阳面前,道:“黄少,我临时请求换人。”

    黄子阳饶有兴趣地看着他,道:“林虎,你确定?”

    “确定!”

    “没问题,比赛没开始前都可以换人,这是规矩,不过你要换谁上?”黄子阳好奇地问。

    “我上。”唐铮向前一步,挺身而出。

    “你?”黄子阳与樊大头不约而同地看着他,目露怀疑之色,从外表看,唐铮与普通人没有差别,怎么看都不像是高手。

    “哈哈,林虎,我看你是输疯了,竟然找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儿来。”樊大头嗤之以鼻地讽刺道。

    黄子阳眉宇紧锁,他不相信林虎会这么笨,自取其辱,可他又实在看不出唐铮有什么特别之处,这令他十分疑惑。

    林虎冷哼一声,他以前也不相信唐铮是高手,所以才在他手下吃了亏,这次对方重蹈覆辙轻视唐铮,他没有生气,反而有些高兴,你们现在幸灾乐祸,等会儿你们就会笑不出来了。

    “手底下见真章,现在你说什么都太早了。”林虎不屑地说。

    “好,等会儿我就要让你输的心服口服,嘿嘿,上次你压了五十万,这次又准备压多少钱啊?”

    “一百万。”

    樊大头狂笑起来:“林虎,你既然要给我送钱,那我就来者不拒了,嘿嘿,我敢断言这小子等会儿坚持不了三分钟就会被我的拳手打趴下。小子,你现在退出来还得及,否则等会儿缺胳膊少腿了,下半生可就毁了,再后悔就来不及了。”

    “哪来那么多废话。”唐铮斜睨了他一眼,冷冷地说。

    樊大头猛地一怔,勃然大怒,自从他成名以来,极少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他咬牙切齿地瞪着唐铮,道:“小子,你等着,你下半生就等着在轮椅上度过吧。”

    黄子阳一言不发,默默地关注双方,尤其是唐铮,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自信令他颇为疑惑,这不是狂妄自大,而是真的胜券在握。

    他嘴角一扬,道:“呵呵,没想到今天的比赛比我预期的还要精彩,很好,那我就期待你们的精彩表现了。”

    唐铮走向了擂台,对手看着他,不屑地说:“一个小屁孩儿也敢来打比赛,真是自寻死路。”

    唐铮不以为意地笑了笑。

    樊大头愤怒地命令道:“等会儿把他打个半身不遂,让他知道老子的厉害。”

    “大头哥放心,一定圆满完成任务。”拳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林虎低声道:“小兄弟,你自己多加小心。”

    观众发现突然换了拳手,纷纷诧异地瞪着唐铮,当听有人说唐铮就是一个普通人后,所有人都露出了惊愕之色,普通人与武者对抗简直就是送死,原本押注在林虎一方的观众纷纷叫骂起来,说退钱,我们不赌了,这种级别的对抗根本就没有看头,一点胜利的机会都没有,押注给林虎根本就是白送钱。

    其他押注樊大头的观众则兴奋的嗷嗷直叫,在所有人看来这几乎就是赢定了,登时,厂房内人声鼎沸,叫骂声不绝于耳,甚至有人直接叫唐铮滚下去。

    唐铮充耳不闻,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手,对手的气势很盛,但比林虎却差了一点,林虎都是他的手下败将,他又岂会害怕这一个对手。

    “小子,你没机会逃了,乖乖地跪下来磕头认输,我还可以让你少受一点痛苦。”对手得意地叫嚣道。

    唐铮嗤之以鼻,道:“你跪下认输才对,我或许可以让你输的痛快一点。”

    “靠,大言不惭,老子不客气了。”拳手猛攻上来,硕大的拳头就像是流星狂奔而至,唐铮闪躲,轻轻松松地避开了这一击。

    拳手吃了一惊,却也没有放在心上,攻击陡然变得迅猛,狂风骤雨一般,唐铮仿佛就像是洪流中的一叶扁舟,随时可能被滔天的洪水给淹没。然而,这一叶扁舟就像是拥有无穷的魔力一样,满天洪水完全落空,他岿然不动,犹如磐石一般。

    一个普通人可以连续两次轻而易举躲过炼体二品武者的攻击吗?答案显而易见——不能!

    可唐铮办到了,那他还是普通人吗?

    当然不是!

    叫骂声戛然而止,一双双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唐铮身上,他变成了舞台中央最瞩目的那个焦点。

    樊大头坐直了身子,脸色变得严肃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唐铮。

    林虎面露得意之色,这是预料之中的事。

    黄子阳神色凝重,眼神渐渐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