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铮吃了一惊,她的手很柔软,虽然不如叶叮当的细腻,却有另一种风情。

    他惊讶于风四娘的豪放,却听她说道:“小帅哥,谢谢你救了我们家叮当,快来坐,吃点心,喝饮料。”

    一把把他按在沙发上,然后与叶天雷对视了一眼,微微摇头,意思是没有发现端倪。

    他们已经审问完了杀手,却并没有揪出幕后真凶,杀手嘴很硬,没有揪出幕后真凶。

    夫妻俩忧心忡忡,他们只有叶叮当一个女儿,若是她有什么三长两短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所以一定要查出幕后真凶。

    唐铮的出现很突兀,让人不得不怀疑,尤其是调查他之后发现他的人生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本不应该是武者,但所表现的实力又是武者无疑,并且还会点穴术,更令人震惊的是他们夫妻俩都看不透他的修为。

    要知道高修为看出低修为的实力,这是颠不破的真理,但在唐铮这里却不适用了,岂能不让人震惊起疑。

    他们却并不知道武者与修者乃是两个不同的体系,他们当然看不透了。尤其是方才风四娘抓住唐铮手的时候暗运内劲,想查探他的修为,却发现泥牛入海,内劲一点反应都没有。

    总而言之,这夫妻俩第一/一/本/读/小说 .次遇到这种情况,偏偏唐铮又牵扯进刺杀之中,他们不得不小心翼翼,若是唐铮真的是敌人,那就麻烦了。

    风四娘热情地招呼唐铮,热情的让他有些招架不住,一口一个小帅哥喊的他面红耳赤。

    叶叮当气呼呼地白了母亲一眼,却没有办法,母亲就是这样的性格。

    风四娘嘘寒问暖,从学校生活到起居作息问的无微不至,就像是招上门女婿一样,那眼神更是炽热的让唐铮消受不起,他如坐针毡,恨不得早点离开这地方……有钱人怎么这么麻烦。

    “小帅哥,听了你救我们家叮当的经过,真的是太惊险了,你真是太厉害了。”风四娘拍着高耸的胸脯,心有余悸地说,“听说你还会点穴术,肯定是有名师指导,我们想感谢一下你的师父,毕竟没有他教出你这么优秀的徒弟,我们家叮当今天就危险了。”

    “叶夫人,我师父他老人家闲云野鹤,行踪飘忽,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唐铮不得不虚构一个师父,否则根本说不过去,徒惹人怀疑。

    “唉,真是太可惜了,看来他是世外高人,不知如何称呼。”

    唐铮摇头,“他没有告诉我。”

    “何门何派?”

    “没说,只是说与我有缘,所以传授我武功。”

    “我再冒昧的问一句,你现在是什么修为?我竟然看不透。”几人都灼灼地盯着唐铮,显然对他的修为太好奇了。

    唐铮犹豫了,若是不告诉对方修为,肯定会一直引起他们的好奇与怀疑,如今他时间宝贝,没心思应付其他事,况且从他们的眼神就可以看出对自己有怀疑,为了洗脱嫌疑,他如实说道:“相当于炼体一品。”

    “什么,炼体一品?”三人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他。

    炼体一品制住了炼体六品,并且还会后天武者才会的点穴术?

    这是做梦吗?

    这太超乎常理了。

    “唐铮,原来你竟然是炼体一品,却装做那么厉害,故意欺负我。”叶叮当气死了,直接跳了起来。

    炼体一品也就是刚踏入武者门槛,自己竟然败在了一个新人手中,是可忍,孰不可忍。

    叶天雷与风四娘对视一眼,他们心中的震撼不比叶叮当少,但他们考虑的更多,炼体一品修炼点穴术这种事闻所未闻,并且还可以隐藏自己的修为,这说明他的师父是一个绝对的世外高人,若是这种人想杀叶叮当,他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何必派唐铮参与其中。

    因此,唐铮是清白的。

    两人有些自责,叶天雷正色道:“唐铮,先前我误会了你,对不起。”说着朝唐铮拱了拱手。

    叶叮当目瞪口呆地看着父亲,父亲这是怎么了,如此兴师动众,还向他道歉?要知道叶天雷是宁折不弯的性格,让他道歉难于登天。

    她不清楚父母的心思,唐铮虽然修为差,但架不住有个好师父,叶家绝对不能与这种人结仇。

    唐铮舒坦不少,他也并非得理不饶人之辈,摆了摆手说:“没关系。”

    风四娘笑盈盈地说:“这次多亏小帅哥相助,你有什么要求,我们都会尽力满足。”

    叶叮当好奇地看着他,他家境贫困,有老妈这句话就可以一步登天,过上富足的生活了。

    “不需要。”唐铮一口回绝,丝毫不动心。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是穷,但他不会穷一辈子,靠别人的施舍不如自己赚钱来的心安理得。

    况且他救人的时候也没想过要回报,另外,他的当务之急是救爷爷,叶家也帮不上忙。

    叶天雷与风四娘难掩诧异,面对这样好的机会而不动心,可见此子心性坚定,练武之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有坚定的心性,或许他将来成就不会低。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不勉强,看你刚才着急回家,我现在就派车送你回去。”

    “谢谢。”

    叶叮当失望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嘟了嘟嘴,道:“哼,装什么清高,这么好的机会都放过,傻子一个。”

    “呵呵,我的叮当,你才是傻丫头一个呢。”风四娘走了过来,摸了摸她的脑袋,“这个小帅哥不简单,我看你和他有点矛盾,记得以后收敛一点大小姐的脾气,好好和他相处。”

    “他哪里帅了,我看丑的要死。”叶叮当不服气地说。

    “真的吗?我觉得挺帅啊,叮当,他是不是在追你啊?”

    “怎么可能?他这个样子在我们学校一抓一大把,比他优秀的也海了去,他追我,我还看不上呢。”叶叮当就像是被人踩到了痛脚,一惊一乍地说。

    风四娘促狭地眨了眨眼,道:“哦,真的吗,那为什么有人跟踪他去了常衡山呢?”

    “风四娘,我不和你说了。”叶叮当跺了跺脚,红着脸掉头就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风四娘笑了笑,看着叶天雷说:“天雷,你说这丫头会不会喜欢上那小子了,我还从来没看她对谁这么上心呢。”

    “不可能,叮当心比天高,不会喜欢一般人。”

    风四娘眼珠一转,意味深长地说:“他不是一般人。呵呵,这丫头真的很像我年轻的时候,敢爱敢恨。”

    “她比你年轻的时候乖多了。”

    “什么,你的意思是我年轻的时候很野是吧?”风四娘怒眼圆瞪,就要发飙。

    叶天雷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悻悻一笑,连忙岔开话题:“叮当现在很危险,我没时间照顾她,你要担起这个责任。”

    风四娘点点头:“那当然了,不是我这个做妈的保护他,难道还指望你,哼,想杀我女儿,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唐铮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今天一无所获,但他并没有气馁,可一周只有半天休息才能去找天香花,时间太紧迫了。

    “还有二十多天,我必须在这段时间突破修为,并且找到天香花。”唐铮咬紧牙关,暗暗发誓。

    “小子,不是我打击你,今天我观察常衡山的情况,灵气稀薄,不一定有天香花。”天禅子说道。

    “我们又没有找完那片悬崖。”

    “找不找完都一样,天香花的生长需要充足的灵气,常衡山不具备这个条件。”

    “不,我一定要再去找一次,这次我们只是在山顶,目光所及也只有几十米,我要下到更深的地方去找。”

    “小子,你这是找死,以你现在的修为,一不小心,摔下悬崖必定粉身碎骨。”

    “救不了爷爷,我一个人活着有什么用。”唐铮很固执,他一定要救爷爷。

    天禅子无语了,“那你准备好绳索,下周我们再去一次吧。”

    咚咚!

    敲门声响起。

    “谁呀?”唐大海疑惑地去开门,两人没有亲戚,从来没人来窜门。

    吱呀一声门开了,唐大海大惊失色,不由自主地倒退几步,惊呼道:“怎么是你们?你们怎么又来了?你们要出气就打我,不要伤害我孙子。”

    唐铮听了这话,怒气一下就蹿了起来,又是哪个不开眼的,难道是上次来砸东西的人?

    他怒不可遏地冲了出去,迎面就是几张熟悉的脸——林虎、东子、还有几个陌生面孔。

    “小铮,你快跑,我来拖住他们。”唐大海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然爆发,伸出双臂拦住了所有人,惊慌失措地叫道。

    林虎几人面面相觑,实在不知这是闹的哪一出。

    “老爷子,我们是来找你孙子的。”林虎和气地说。

    “我知道,有什么事你们冲我来,打我骂我都可以,求你们不要伤害我孙子。”唐大海苦苦哀求道。

    唐铮心中一痛,纵身护在了爷爷面前,唐大海急了,不停地拽他,说你快走,快走。

    “老爷子,我们不是坏人。”林虎哭笑不得,尴尬地说,然后对唐铮说,“我找到他们了。”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