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小子,你真是够没用的,竟然还要这个胖子护着,你这老大当的也够逊的。”混混讽刺道。

    唐钧面不改色,对冯勇说:“你在旁边看着,我不会有事的,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

    冯勇一怔,他仔细地打听过唐钧的情况,可没听说过他很能打,还要再劝,却看见唐钧坚定的眼神,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唐钧环视一周,发现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看热闹,他可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他还想低调呢。

    “去那边的巷子如何,在这里动手会很麻烦。”唐钧提议道。

    混混愣了一下,不怀好意地大笑起来:“哈哈,这小子果然是读书读傻了,好,哥儿几个满足你,去那边的巷子,告诉你,别想逃。”

    其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动手,混混也有点心虚,万一这小子报警追究起来,这么多目击者,他们也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当听了唐钧这个提议后,他们大喜过望,认为唐钧真的被吓傻了。

    “老大,我和你一起去。”冯勇鼓起勇气,大声说道。

    “不用,你在巷子外面把风,不要让其他人进来。”唐钧说道,冯勇还欲反驳,却被唐钧用眼神制止了。

    /一/本/读/小说 . 巷子并不深,没有其他人,六个混混把唐钧围在了最中间,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的,我可以让你少受一点痛苦。”唐钧面不改色地说。

    “哈哈,小子,看来你是真的被吓傻了,哥儿几个,动手。”一声令下,几个混混拳脚并用发动了进攻。

    唐钧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闪电出手,天罗手一出,漫天手影,犹如天罗地网,几个混混无所遁形。

    砰砰砰……

    一声声闷响,五个混混纷纷飞了出去,撞在墙壁上,失声惨叫起来,哭爹喊娘,凄惨无比。

    为首的混混看傻眼了,这电光火石之间就败了,这……太他妈邪门儿了。

    唐钧冷着脸朝他走去,他被吓的连忙后退,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色厉内荏地吼道:“不要过来,否则我捅死你。”

    “不知死活。”唐钧脚下一动就到了对方面前,混混向前一刺,却发觉手中空空如也,匕首不知何故已经到了唐钧手中。

    唐钧把挽着匕首,挽出一道道刀花,看的对方眼花缭乱。忽然,寒光一闪,匕首抵在了混混的咽喉处,混混被吓的面容失色,大呼小叫道:“你干什么?”

    他已经知道自己遇到了高手,这是自己万万招惹不起的,但他却不准备马上求饶,那样会很没面子的。

    “说,是谁派你来的?”唐钧冷冷地问。

    “你有种就杀了我!”混混故作硬气地说。

    唐钧眼神一冷,混混心头寒意大作,如今的唐钧举手投足都有一股威势,尤其真的动怒之后,内容由内而外散发的那股气势不是一般人承受得住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唐钧向前一刺,匕首割破了他喉咙上的皮肤。

    混混大惊失色,吓的惊声尖叫:“是高大志,高大志!”

    “高大志。”匕首停住了,唐钧的两道浓眉拧了起来。高大志,我与你无冤无仇,你竟然叫人来对付我,哼,很好,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唐钧从来不主动惹是生非,但也不怕别人,别人都欺负到头上来了,还做缩头乌龟,那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砰!

    一记手刀砍在混混的脖子上,他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冯勇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小巷口走来走去,他本来想进去一探究竟,可想起唐钧坚定的眼神,他又动摇了。

    “老大那么有信心肯定不会有事的,菩萨保佑,老大一定不要有事啊。”冯勇自我宽慰道,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出来,他眼睛一亮,飞一般地冲了过去,围着唐钧打转,“老大,你没事吧?”

    唐钧笑了笑,道:“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

    “他们没有动手?”冯勇将信将疑,那帮人一看就不是善茬儿,岂能善罢甘休。

    唐钧神秘地说道:“我们是读书人,能动口就绝对不动手,他们听了我的一番教诲后痛改前非了。”

    “真的?”冯勇难以置信。

    唐钧没有回答,目光一扫,看见了一个人——高大志。高大志也看见了他,吓的急忙躲开了唐钧的目光。

    高大志很纳闷,唐钧怎么会安然无恙呢,怎么没有变的鼻青脸肿,那几个混混拿了钱不办事?太他妈不厚道了。

    可他已经来不及多想了,因为唐钧径直朝他走来。

    高大志急忙向人群后躲去,其他人也诧异地看着唐钧,尤其是乔飞,目瞪口呆,张大的嘴巴几乎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高大志,你跑什么?”唐钧戏谑地喊道。

    高大志不得不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脸色很不好看,道:“我哪里跑了?”

    “做了亏心事,所以要逃是吧?”

    “谁做亏心事了,你不要血口喷人。”高大志涨红了脸,反驳道。此前,他还并不把唐钧放在眼中,可此刻,唐钧在他眼里充满了神秘感,令他不由自主地忌惮起来。

    “那几个混混已经把你供出来了,你还想否认吗?”

    “胡说八道,我和你没什么说的了,我要回家了。”高大志说完急匆匆地准备离开。

    唐钧岂能让他得逞,但现在人多眼杂,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不过不教训一下他,怎能出了心中的这口恶气。

    他手指一点,高大志立刻动弹不得,保持着前进的姿势,却像是雕塑一样。

    “你做了什么?”高大志大惊失色,使出了浑身解数,却依旧动弹不了。

    唐钧高深莫测地笑了笑,自顾自地走开了。

    高大志慌了神,他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简直就像是见了鬼一样,大呼小叫起来:“唐钧,不要走,快放开我!”

    唐钧充耳不闻,大步走开,冯勇目瞪口呆地看了滑稽的高大志一眼,然后飞奔追上了唐钧,道:“老大,他怎么了,怎么变成木头一样了?”

    唐钧耸了耸肩,道:“或许是坏事做太多了,被老天惩罚了吧。”

    “活该!你不知道高大志平时多嚣张,仗着自己人高马大,恃强凌弱,我们班许多人都恨死他了。对了,老大,今天你进教室的时候门上的那一桶水就是他放的,他经常恶作剧整人。”冯勇解气地说。

    唐钧心领神会,冯勇这个班长肯定没少受高大志欺负,登时对高大志更气愤了,不过大家毕竟是同学一场,这次就给他一个教训,点了他的穴道让他出几分钟丑。

    “以后他再也不能欺负人了。”唐钧淡淡地说。

    冯勇眼睛一亮,心如明镜似的,虽然唐钧没有明说,但高大志的窘况肯定与他有关,跟着这样的老大混,绝对牛掰。

    “唐钧,你不要走,快点放开我……”高大志撕心裂肺地嘶吼起来,引起所有人侧目,看着他比猴子屁股还红的脸,大家指指点点,冷嘲热讽起来。

    高大志简直就要抓狂了,从未受过这样的屈辱,这他妈究竟怎么回事,他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深深的恐惧感。

    乔飞冷眼旁观,实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高大志绝非是演戏,他身上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可这超乎他的想象,也没看见唐钧有什么动作,为什么高大志就变成木偶一样了呢?

    乔飞心中一动,急忙向小巷里面跑去,却发现空空如也,那几个混混已经逃走了,他也没办法问出方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乔飞的脸色变得阴晴不定,远远地望着唐钧消失的方向,恨恨地咬紧了牙关:“这个废材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之间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扑通!

    忽然,一声闷响,紧接着,一声惨叫响起,只见高大志摔了一个狗吃屎,狼狈不堪。

    点穴术只能持续五分钟,五分钟后,高大志的穴道自动解封,但他保持着前进的姿势,本来就在用力挣扎,突然脱困,站立不稳就摔了下去。

    “哈哈……”

    人群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嘲笑声,高大志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下去,狼狈不堪地爬起来,逃也似的离开了学校。

    这一出戏码立刻就被好事者传到了鹏程论坛上,虽然大家都没弄明白高大志是怎么回事,但可以肯定一点就是他在唐钧手中被弄的灰头土脸,总而言之,高大志颜面扫地,唐钧的关注度更是高涨,校园风云人物的榜单值甩了第二名一大条街。

    不过,高大志也因为这件事上了校园风云人物榜,但大家都是在奚落他,高大志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以这种方式上榜。

    唐钧与冯勇分别,然后一路跑步回家,忽然,他停住了脚步,远远地看着自己家低矮的小屋,屋前一片狼藉,扔了一地的东西,其中还有他的旧书本,这些都是爷爷像宝一样收藏着的宝贝。

    他心中一寒,大惊失色,冲向了屋子,大叫道:“爷爷……”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