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铮听见头顶的异动,心头一凛,没有抬头去看,脚下一个蹭步,瞬间前移了一米。

    哗啦!

    一大桶水泼在了门口的地板上,溅起一朵朵水花。

    全班人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原本一脸坏笑看好戏的表情变得目瞪口呆。

    这……怎么回事,为什么屡试不爽的一招失败了,唐铮为什么没有被淋成落汤鸡?

    下马威!

    唐铮嘴角勾起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地狱班级果然不简单,竟然这样欢迎新人。

    他扫了一眼呆若木鸡的众人,发现最后一排还有两个空位,于是一言不发地走过去坐下。

    登时,众人的表情更复杂了,许多人眼中多了一丝幸灾乐祸之色。

    叮铃铃!

    上课铃响了,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渐行渐近,登时,几乎所有男生都坐直了身子,凝神屏息,像长颈鹿一样望着门口。

    一抹靓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刹那间,教室内仿佛都增添了一抹亮色,令空气都清新起来。

    唐铮甚至听见许多人咽口水的声音,他眼中也情不自禁地闪过一丝惊艳。

    女神!

    这是他此刻脑海中唯一冒出[一_本_读]小说来的念头,来人瓜子脸,柳叶眉,水蛇腰,身着职业套装,脸色冰冷,绝对的冰山女神。

    虽然唐铮已经见过其他老师穿这身套装,但与她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职业套装把她婀娜多姿的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胸前的伟大呼之欲出,几乎要撑破衣服,一双修长的美腿竟然穿着黑色丝袜,简直就是要人老命。

    这对于风月老手都足以是致命的制服诱惑,更别对说这一群十**岁荷尔蒙分泌过剩的青春期少年了。

    尤其是那一张冷冰冰的脸,让人自惭形秽,却又忍不住产生遐想。

    “她是这个班的老师?”唐铮心中冒出了疑问,以前从未见过她。

    她在门口驻足了一下,看了一下地上的水渍,蹙了下眉头,两道柳叶眉微微弯曲,风情无限。

    她走上讲台,把抱着的课本放在讲台上,胸口的伟大更是一览无遗,更加雄伟壮观。

    许多女生艳羡地看了一眼,倍受打击地垂下了头,看着自己的小馒头,无地自容。

    “上课。”她轻轻地说道。

    “起立。”唐铮前面的一个小胖子大声喊道。

    “老师好。”所有人起立,男生像打了鸡血一样大声喊道,女生则有气无力。

    她点点头,示意众人坐下,目光一扫,落在了唐铮身上,冷冰冰地说:“新同学唐铮,我是你的班主任柳轻眉,请你自我介绍一下。”

    唐铮起身,看着众人,淡淡地说:“我叫唐铮,唐铮的唐,唐铮的钧。”

    柳轻眉点点头,很满意他的简练,她不喜欢啰嗦的人。

    她对唐铮的状况略知一二,曾经的天才少年落到了垫底的窘境,这对任何一个人而言都是致命的打击,但看他言语间依旧透着一股强大的自信,令她刮目相看,不免有几分好奇。

    “坐下。”柳轻眉看了一下他的位置,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道:“你不用换一下座位吗?”

    唐铮不明所以,这个位置在最后一排而且是角落里,是一个不容易被人注意的角落,他求之不得呢。

    “不用了,谢谢老师。”

    柳轻眉喉咙动了一下,终究没有再劝,其他人则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搞的唐铮莫名其妙。

    柳轻眉开始上课了,唐铮静静地听了一会儿了,她讲课条理清晰,不由自主地就吸引了人的注意力。

    “她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岁,教学却很有一套,比许多老教师的方法都好,真是厉害。”唐铮暗暗咋舌。

    他大脑内的淤血已经化尽,丰富的知识点重新回到大脑内,这些课程对他而言已经很简单了。

    他没有继续听课,而是修炼起了通天古卷,他不放过任何一点时间修炼,他必须尽早达到炼气三品。

    不知不觉,一节课就结束了,柳轻眉抱着课本走出了教室,教室内立刻变成了菜市场,热闹起来。

    “唐铮,你还是尽快换一个座位吧。”前排的小胖子凑过来神神秘秘地说道。

    唐铮好奇地问道:“为什么要换?我觉得这个位置挺好的。”

    “唉,反正我是为你好,否则晚了就来不及了,哦,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冯勇,是七班的班长。”

    “冯胖子,你不要乱嚼舌根,这位置有什么不好的?小心等会儿让叮当姐听见剥了你的皮。”一个粗大的嗓门吼了起来,一个人高马大的男生像一尊铁塔似的伫立在唐铮面前。

    唐铮瞥了他一眼,这人足有一米八五,一身的腱子肉,威慑力十足。

    冯勇脖子一缩,连忙解释道:“高大志,我又没说这个座位不好,我只是担心唐铮同学坐太远,看不见黑板上的字。”

    高大志嘿嘿一笑,没有理会冯勇,而是饶有兴趣地打量唐铮,道:“你就是以前的全校第一?嘿嘿,我看也不过如此嘛,现在竟然沦落到我们地狱班级来了。”

    “我觉得七班挺好的。”唐铮淡淡地说。

    “是吗?七班可是垫底的班级,对于你这样的‘尖子生’是不是庙太小了?”高大志揶揄道。

    “连你自己都认为是垫底的班级,那我就无话可说了,你这是自己给自己打上垫底的标签,可不能代表别人。”

    “唐铮同学说的对,我们班有什么不好的,我相信我们班一定会好起来的。”冯勇见缝插针地说。

    “冯胖子,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高大志怒瞪了对方一眼,“唐铮,你才是真正垫底的人,全校倒数第一,嘿嘿,真是好风光啊。”

    唐铮眼中闪过一丝怒色,旋即恢复正常,他的心态今非昔比,根本没必要与高大志争论。

    见唐铮不说话,高大志得意地大笑起来,正准备趁势多奚落几句,却听见一声娇叱响起:“高大志,你鬼鬼祟祟在我的座位前干什么?”

    高大志浑身一抖,连忙倒退三步,腆着笑脸,道:“叮当姐,我在帮你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呢。”

    叶叮当大刀阔斧地走了过来,一双灵动的眼睛扫了一眼稳坐钓鱼台的唐铮,秀气的眉毛立刻拧了起来,道:“你是谁,为什么坐我的位置?”

    高大志幸灾乐祸地笑道:“叮当姐,他是……”

    “闭嘴,我没问你,我问他。”叶叮当直勾勾地看着唐铮,语气不善。

    高大志噤若寒蝉,立刻闭嘴。

    唐铮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叮当姐,她是谁?一个女孩子竟然让高大志如此忌惮,绝非等闲之辈。

    “我叫唐铮,这个位置是空着的,不是你的。”唐铮不咸不淡地说。

    “你就是那个书呆子唐铮!”叶叮当不免有几分好奇,“你是唐铮又怎样,也不能坐我的位置,告诉你,这两个位置都是我的。”

    唐铮瞥了一眼她的屁股,心说你屁股挺翘,可也没有那么大,怎么能坐得下两个位置呢。

    叶叮当要疯了,这人竟然肆无忌惮地打量她的屁股,而且那眼神所传达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起来!”叶叮当怒喝道。

    唐铮也情不自禁地皱起了眉头,这个叮当姐的美貌不输方诗诗,但性格却有天壤之别,简直就不可理喻。

    唐铮以前醉心于学习,全然不知叶叮当的名头,她可是与方诗诗齐名的另外一位校花。

    “我要看书了,请你不要打扰我。”唐铮冷冷地说。

    全班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叶叮当在七班可是神一样的存在,不但人漂亮,身手更是了得,连高大志这样的大块头都不是她的对手,而且据说她身份神秘,这群富家子弟没有一个人敢招惹她。

    今天新来的唐铮竟然敢触她的霉头,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有好戏看了。

    叶叮当也气急了,左看右看也没有看出唐铮有什么特别之处,于是她猛地抓向唐铮手中的书本,叫道:“哼,我让你看书。”

    唐铮手臂一移,巧妙地躲开了。

    咦?

    叶叮当吃了一惊,她的擒拿手从未失手,这次竟然落空了。

    唐铮头也不抬,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聚精会神地看书。

    “刚才肯定是失手,看我现在怎么教训你。”叶叮当自我安慰,抓住了桌子的一角,向外一拉,同时一招横扫千军,踢向唐铮的下盘。

    砰!

    一声碰撞的声音。

    “哎哟!”

    一声惨叫响起,所有人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丝喜悦,心说唐铮这下惨了,招惹谁不好,竟然招惹叶叮当。

    叶叮当是你招惹得起的吗?

    冯勇几乎闭上了眼睛,实在不忍心看这残忍的一幕。

    高大志则一脸坏笑,得意无比,忽然,他的表情凝固了,咦,怎么抱着脚惨叫的是叶叮当,不是唐铮?

    这个外来户怎么还一本真经地看着书,只不过面前多了一把椅子,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其他人也反应过来,表情呆滞地看着这一幕,大脑实在是不够用了。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