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翠红冷哼一声,道:“唐铮不努力学习,这半年来学习成绩下滑严重,数次考试都是全年级倒数第一。”

    “什么,全年级倒数第一?”老人悚然一惊,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珠。

    唐铮心中一痛,他一直隐瞒的事终究被捅破了,老巫婆为什么这么狠?这不啻于在爷爷心口捅刀子。

    吴翠红根本没有理会这一对爷孙的心情,自顾自地说:“他不但学习差,人品也有问题,今天竟然偷了班费,这种人没有开除,学校已经算仁至义尽了。”

    “……偷班费?”老人呆呆地看着吴翠红,像听天书一样。

    “对!”吴翠红的回答斩钉截铁,仿佛她亲眼所见。

    唐铮的肺都快气炸了,这就是污蔑,她哪里还有一点为人师表的样子。

    “我没有偷!”唐铮大声反驳。

    吴翠红戏谑地瞥了他一眼,道:“你当然不会承认了,但不是你还会是谁?哼,你不用狡辩了,看你家这么穷,乔飞同学已经承诺自己把这班费垫上,挽回了班级的损失,你瞧一瞧自己与乔飞的差距。不过以后我们班级少了你这个拖后腿的累赘,将会是一件天大的幸事……”

    “闭嘴!”

    “闭嘴!”

    {一}本读{小}说 3w..

    忽然,两声大喝异口同声地响起,这爷孙俩儿都涨红了脸,尤其是老人被气的浑身颤抖起来,鼓着眼珠,道:“你血口喷人,我家小铮不会偷钱,我们是穷,但穷人也有骨气。”

    吴翠红被这阵仗吓了一跳,鄙夷地说:“狡辩!”

    唐铮的拳头捏的咔咔直响,狠狠地瞪着吴翠红,道:“我说没偷就是没偷!”

    “你走,我们家不欢迎你!”老人上前一步,突然大吼道。

    吴翠红下意识地后退,差点摔倒在地,狼狈不堪,气急败坏地说:“果然是没有礼貌的野蛮人,哼,你以为我还想呆在这里吗?脏乱差,八抬大轿请我,我都不会再来了。“

    “老巫婆,你记住今天的所作所为,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唐铮咬牙切齿地说。

    “哈哈,让我后悔,你有那个本事吗?”吴翠红嘲讽道,但见爷孙俩面色不善,连忙快步离去。

    老人浑身气势一变,就像是泄气的皮球一样,精神萎靡下来,默默地看着唐铮。

    唐铮心中没来由的一慌,连忙解释道:“爷爷,我真的没有偷班费。”

    “我知道,我的孙子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吗?”老人挤出一丝笑容,淡淡地说。

    唐铮松了口气,倍感温暖,这世上即便所有人都不相信他,爷爷也会坚定地站在他这一边。

    “可是你为什么要骗我?”蓦地,老人的脸色一沉,“你的成绩为什么下滑这么严重?”

    “爷爷,我是不想让你担心,我前段时间记忆力不好,不过现在已经好了,你看着吧,我高考一定会考到全市第一。”唐铮言之凿凿,信心十足。

    老人直勾勾地看着他,半晌才点头:“我相信你。”他没有询问具体的细节,因为他了解孙子绝对不会说大话。

    “小铮,虽然你没有在一班了,但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不要气馁。”老人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唐铮重重点头,他已经有了打算,距离高考还有三个月,他并不准备马上爆发恢复往日的荣光,否则若是这一次月考马上恢复第一,肯定又会被调回一班,他可不想再每天面对老巫婆。

    “其实七班也是不错的选择,静静地潜伏着,等到高考时再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狠狠地扇老巫婆一个耳光。”

    月明星稀,万籁俱静。

    唐铮盘膝坐在木板床上,运转通天古卷的功法,暖洋洋的真气沿着经脉游走。

    呼~

    他长吐一口气,浑身轻松无比,精力充沛,九大主经脉内的真气竟然又增加了两分,等增加十分便是两寸真气了。

    “小子,你的九阳圣体和这通天古卷真是太契合了,这短短一日的修炼相当于别人一个月的修炼进度。”天禅子的声音在唐铮脑海中响起。

    唐铮心中窃喜,修炼比别人快,说明就能够更快地变强大。

    “但我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告诉你。”天禅子话锋一转,径直说道。

    “什么消息?”

    “你爷爷生机几乎耗尽,时日不多了。”

    “你说什么!”唐铮大惊失色,犹如晴空霹雳,心中那个不祥的预感被证实了,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生老病死,乃是自然规律,你无须伤怀。”

    “放屁!他是我爷爷,不是你爷爷,你当然不伤心了。”唐铮气急败坏地吼道。

    天禅子沉默了,他修炼成百上千年,早已看淡了生老病死,并没有唐铮这种强烈的感受。

    “爷爷不能死,你不是修者吗,一定有办法救他,对不对?”唐铮灵光一闪,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乃是一缕神识,并没有办法救他。”

    唐铮心头一黯,连天禅子都没有办法,那岂不是说爷爷真的没救了。

    天禅子见他沮丧的样子,话锋一转,犹豫地说:“……或许也有一线生机……不过这几乎不可能,除非出现奇迹。”

    唐铮欣喜万分,拜托你说话不要这样大喘气,会吓死人的,“有什么办法?我不怕困难,再多苦,只要能够救爷爷,我都愿意承受。”

    “有一种丹药名为续命丹,可延长他十年阳寿。”天禅子高深莫测地说。

    “续命丹?那哪里有这种丹药?”

    “我没有,但你可以炼制,只要你达到炼气三品,并且找到续命丹的药引天香花,我就可以教授你炼制续命丹的方法。”

    “那我一定会尽快修炼到炼气三品,在哪里可以找到天香花,我爷爷还可以坚持多久?”

    “你爷爷的身体还可以坚持一个月,所以你必须在这一个月内达到炼气三品,至于天香花,一般是长在悬崖峭壁之上,这需要你自己去寻找了。”

    “悬崖峭壁。”唐铮心中一动,常衡市郊区有一坐高山名为常衡山,海拔两千多米,常衡市就因此山而得名,“只有去常衡山试一下运气了,我一定要找到天香花。”

    “天香花在古代都不多见,更别说现在了,另外你这一个月内必须达到炼气三品,普通修者从炼气一品到炼气三品需要两年,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你不是说我一天的修炼相当于别人一个月吗?那我岂不是二十天就可以相当于别人两年的修炼,完全可以达到炼气三品。”唐铮信心十足地说。

    天禅子立刻给他泼了一瓢冷水:“小子,你想的太容易了,若是修炼都这么容易,岂不是天下人都是高手了。你现在只是因为刚开始修炼,所以速度会很快,等过几天你就会趋于平缓,变成普通人的速度。况且我观察了一下,这个时代天地灵气稀薄,比千年前的修炼环境差很多,你要在一个月内达到炼气三品可不是嘴上说说那么容易。”

    唐铮心中一凉,自己真的是太乐观了,可即便有困难,为了爷爷的生命,他也必须克服,他咬紧牙关,坚定地说:“为了爷爷,我一定要成功!”

    唐铮卯足了劲,继续练功,一遍又一遍地运转通天古卷功法,真气一点点地壮大。

    天边渐渐露出了鱼肚白,唐铮收功做好早餐,叫爷爷起床吃早餐,然后叮嘱他不要再出去做事,才来到了学校。

    虽然他的当务之急是修炼,却不能不来上课,否则让爷爷知道后会更加伤心。

    天鹏国际学校大门口,各种豪车络绎不绝,就像是车展一样,许多学生从豪车上下来,趾高气扬地走进校门。

    “唐铮,等等我。”一个动听的声音叫住了唐铮,他停下来,转身看见方诗诗从一辆豪车上下来,背着书包快步朝他走来。

    昨天几乎全班同学都认为是他偷钱,只有方诗诗一人相信他,他不禁有些感激。

    “唐铮,我们一起走吧。”方诗诗莞尔一笑,吐气若兰,吹弹可破的肌肤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唐铮点点头,两人一起向校园内走去。

    “唐铮,我听说你被调到七班去了。”方诗诗黯然说道。

    唐铮嘴角勾起一丝苦笑,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对不起。”

    “这又关你的事,为什么说对不起?”

    “不,校方原本是决定开除你,而我本来是求我爸让你继续留在一班的,可后来其他董事反对,所以只能暂时委屈你让你去七班了。”方诗诗略带歉意地说。

    唐铮勃然大怒,校方竟然想开除他,这肯定是老巫婆从中兴风作浪,幸亏有方诗诗的帮助,否则他真的就可能被逐出校园了。

    方诗诗的父亲方崇国乃是天鹏国际学校的董事之一,此事若非他出面干涉,唐铮真的难以继续留在学校了。

    愤怒之后,他心中又涌起难言的感激之情,灼灼地看着方诗诗,真挚地说:“方诗诗,谢谢你!”

    方诗诗被他炽热的眼神看的俏脸浮起一抹红霞,比天边的朝阳更加诱人,浅浅一笑,道:“我们是同学,不用这么客气,我相信你的学习成绩一定会恢复的。”

    唐铮原本都快对自己失去信心了,没想到方诗诗还这样相信他,这是除了爷爷之外第二个人如此相信他,让他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小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找到拥有足够强大的纯阴之力的女孩子了。”忽然,天禅子的声音响起。

    唐铮大吃一惊,“她在哪里?”

    “嘿嘿,你小子的运气真是够好的,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旁边这丫头是纯阴之体,纯阴之力异常浓郁。”天禅子怪笑起来,“女人身体由于纯阴之力的多寡又分为不同的体制,除去一般的体制外,还有纯阴之体、玄阴之体、阴煞之体和九阴圣体。”

    “方诗诗。”唐铮下意识地朝她看去,发现嘴角勾着淡淡的笑容,犹如一朵遗世独立的莲花,令人砰然心动。

    “若真的让她做女朋友,确实是人生一大幸事。”唐铮知道学校里许多人巴不得让方诗诗做女朋友,但她全部拒绝了。

    “她的家庭那么好,我追得到她吗?”

    “小子,你太妄自菲薄了,你现在可是修者,你看上她是她的荣幸。”天禅子当头棒喝地教育道,忽然,他尖叫一声,“怎么回事?你怎么已经在吸收她的纯阴之力了?”

    “你一惊一乍地鬼叫什么?”

    “小子,你竟然不用上床也能吸收女人的纯阴之力,难道这就是九阳圣体的奥妙吗?”天禅子大呼小叫道。

    唐铮大喜过望:“你是说我只要待在她身边就可以吸收纯阴之力?”

    这事匪夷所思,但天禅子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不对,这肯定不是九阳圣体的作用,否则以前就不会有九阳圣体的人爆体而亡了,这肯定是通天古卷的作用。”

    唐铮不理会是什么的作用,总而言之,他有办法吸收纯阴之力了,而且只要待在女孩子身边就可以办到,这比与对方上床要容易千百倍。

    “小子,你别高兴的太早,这种吸收速度慢很多,除非你花很多时间与她在一起。”

    “放心,我一定会制造机会多与她待在一起。”唐铮既然找到了办法,心情好了起来。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高三一班的教室门口。

    “我先进去了,加油哟,唐铮同学!”方诗诗挥了挥拳头,鼓励道,然后像一个精灵一样蹦蹦跳跳地进了教室。

    唐铮点点头,看着她走了进去,又望着门上高三一班的铭牌,感受着教室里面传来的无数道讥讽眼神,心中冷笑起来:“你们尽情地嘲讽吧,等高考的时候我要把你们都踩在脚下!”

    乔飞坐在教室里,脸上贴着纱布,隐隐生疼,远远地看着唐铮,又看了一眼娇颜酡红的方诗诗,眼中闪过阴狠之色。

    “唐铮,你都被逐出一班了,竟然还可以赢得方诗诗的关注,岂有此理。哼,看来仅仅把你逐出一班还不能达到目的,必须彻底搞臭你。”

    唐铮没有发现这个阴狠的眼神,他昂首阔步,就像是一个战士大步朝七班走去。

    地狱班级高三七班在走廊的尽头,教室里静悄悄的,坐满了人。

    唐铮心中闪过一丝诧异,以前经过七班的时候都是闹哄哄像菜市场,可从来没有这样安静过,不过他没有在意,径直走了进去。

    哗!

    忽然,头顶响起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