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天光初亮,在江城的街道上就听到轰鸣的高档跑车的声音,这是个从来没有什么飙车的城市,豪车在这里都是一闪即逝的,但是今天却好像额外的多。

    所有的豪车齐聚在宝山区的东方帝国花园外面,整整一排接近一百辆的豪车唤醒了整个城市,在街道的对面有十几个少男少女上班都耽误了,一直在那拿着手机照相。

    忽然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姗姗来迟,在大门口慢慢减速停下,不过他停下的位置和别人不一样,这些人都是停在门口然后打电话聊天。

    而新来的这辆车却完全不同,这辆车停在大门口的停车位上,然后居然在旁边的一间屋子里找到一辆全地形车,直接开着全地形车进入了小区里面。

    “唉!这丫谁啊啊!宋阳不是告诉稍微等他一下么?这怎么还有人先进去啊!”那些土豪们在吐槽着。

    不过刚刚到来的司凡可没那个闲心思。

    本来这次所谓赛车比赛是要在魔都进行的,但是也不知道谁脑袋好像抽风了一样听说了在江城有那么一个格调十分高的画展。

    哭着喊着的一个个的都来了,懂画作的是来看画展的,不懂画作的那是来陶冶情操的……或者可以说来蹭蹭文化的气息,涨涨逼格的。

    反正今天来的人是超过了百人。

    一大早的刷街到了大门口的时候就被拦住了,这里的保安居然不让他们进去。

    居然说人家的画展是私人性质的,需要请柬才能进去。这简直就是开玩笑啊。

    所以他们在联系着宋阳。

    先前开着全地形车的司凡才不管他们那么多,既然知道现在是先看画展,那就先来凑凑热闹,看看这些艺术家搞的有多大的动静,然后再到魔都去凑凑热闹。

    走在前面的司凡最先到达会所之中,那些艺术家们都已经入住了。

    这房子都是装修好的。还有家具,想要入住只要买上家用电器,然后配上网线带着自己的衣服就可以直接住进来。

    而所有的业务都可以在小区里面登记一下就完成,天网公司特意安排的专业人士到小区内签订合约,然后开通网络、水电煤气。

    所有的事情都在一天内完成,至于买东西更方便了,天网公司提供邮购服务,雇佣了专业的采购人员,所有需要的物资在网上挑选完成之后,会有这些采购人员帮他们去采购。

    一周的时间别说搬进来,就算住生活的所有东西都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

    一切细心入微,从小区一周的入住时间结束之后,小区就算进入封闭的阶段。保安管理严格,保证他们生活的安全,最新的安保系统保证贼从他们的世界消失。

    当初司凡为他们可以算得上是操碎了心。就算是改格局的也一概派遣装修终结者以最快的速度给他们搞定。

    现在终于见到成效了。这些人已经安定的住下来,然后开始准备搞画展了。

    想要认识新的邻居,想要和大家打成一片,这个聚会是少不了的。

    今天就是他们的乔迁之喜的聚会,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传十十传百,艺术大师带着学生,普通难得一见的土豪都是他们的朋友,这也就让这次画展搞的声势浩大的。

    司凡到了门口的时候才看到,这里才不像是外面那些土豪富二代们开着豪车过来凑热闹呢!

    在里面的土豪一个个优雅的好像是贵族,女人们更是静静的欣赏着墙壁上的画作,然后点点头表示赞赏,之后继续往里面走。

    这是还没开始进入到展厅之中。

    外面的画作他们都是有印象的,这时候过来驻足观看两眼,然后走人都已经算是他们已经看过了。

    只有那些真的有艺术造诣的少量人群才会真正的激动的看着这些堪称是世界顶级的画卷。

    更有人开始想要用手机照下来。

    只不过在他们刚刚想要照下来的时候,旁边的侍应总会提醒他们本会场禁止照相。

    司凡走进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几乎都走到里面去了。只有外面少量的一些有艺术造诣的人依旧如痴如醉的欣赏着外面的画作。

    “真没想到,他们居然弄出来这么大的动静,也不愧是艺术圈子的人,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就有土豪追随啊!”司凡低声的说着。

    在外面的画作并不是很大,看着的人很分散。不过他明显看到了一个和别人完全不一样的中东哥们如痴如醉的几乎趴在一幅油画的前面如同疯魔了一样。

    司凡都不敢太靠近他,不过当司凡凑过去之后才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所罗门王的审判》这幅画在世界大众的视野中已经消失了。当年枫丹白露宫曾经失窃,这幅画就是当时失窃的世界顶级著名油画。

    现在想要再看到只能在赝品中和相片中追忆了。

    但是司凡这里不同啊。司凡这里完全的复制了这幅名画,这就是天网系统的力量,将世界纪名画完全复制,简直就是奇迹,甚至比原画更加的富有色彩。

    因为毕竟是新的,颜料全都是新的,也导致没有历史的尘埃,颜色更加的明亮。

    司凡也凑过去用汉语说道:“这幅画现在能再次看到已经算是幸运了。就算是个复制品也很难见到啊。”

    谁知道那个中东的哥们居然懂汉语,而且还是个华夏通,一张嘴就是满嘴的京片子:“哥们您说的太对了。我相信所有的艺术家们都应该来到这里参观一下这幅名画,丁托列托的作品可是文艺复兴时代最优秀的画家之一了。”

    欣赏着画作,这中东人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最后心疼了半天才小心的问道:“哥们,你说这幅画我要是想要拿五万美金买回去,可能么?”

    他报价的时候还加了几分的小心。

    完全的打破了司凡对于中东土豪的印象,在司凡印象中中东的土豪就应该一掷千金,十万八万的根本就看不在眼里啊。何况他这一身衣服和身上的佩饰也价值不菲,更是显示身份不同。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