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focus1ight亲和氏璧的加更,谢谢亲~

    张潇晗远远地望着,她想要打断他们的争吵,想要一切恢复到过去,可是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远远地观望,望着一切在她的眼前生,她却无能为力。?

    在后来,这两人几乎都不出现了,这个世界也在岁月的流逝中生命交替着,阳光依然明媚,可充斥在张潇晗感觉中的,却是越来越浓郁的悲伤,这悲伤好像一张大网裹在她的心上,连呼吸都那么艰难。

    这个明媚的世界也仿佛黯淡下来,虽然天仍然是晴朗的,但说不清的忧郁与哀伤却弥漫在作为看客的张潇晗的心上,她徘徊在这个世界之外,却比这个世界的任何人体会到了无法磨灭的伤痛,以至于她看到了这个世界真真切切的开始走向毁灭。

    识海内的黑洞加快了旋转的度,将张潇晗的神识从黑色墓碑所在处剥离出来,望着面前墓碑在渐渐黯淡,张潇晗觉脸上冰凉凉的,她竟然哭了,为别人的情绪哭了。

    “轰!”手下的墓碑忽然化为虚无,脚下忽然传来的震动让张潇晗摇晃了下,她快收敛心神,将一切不属于自己的情绪隐去,让后望了一眼自己的识海,只一眼,刚刚平复的心情就再次澎湃起来。

    识海内一株大树参天而起,茁壮的枝杈上一片片茂盛的树叶,这些树叶明明都该是无色透明的,却偏偏泛着紫莹莹的幽光,一瞬间给张潇晗的感觉不是神识强大到一个无以伦比的兴奋,而是被这树的美窒息的感觉。

    这样美丽的树,怎么不让人着迷,哪怕已经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张潇晗的意识悄然与识海内茁壮的大树合为一体,刹那间,大树的每一处纹理,枝杈上的每一片叶片都在她的掌握中,而她的神识也在这一刻释放出去。

    “嗡……”识海好像微微颤动,神识接触到这个空旷所在的每一处石化的东西,就好像接触到自身的感觉,每一个残肢断臂都仿佛与释放出去的神识有着不可斩断的割舍,而其中最强烈的,竟然是梓冰。

    张潇晗慢慢地转过身来,神识还在这个空旷所在的每一个角落,但她的视线却落在梓冰的身上,莫名的,她与梓冰好像有种极为熟悉的感觉,她好像能感觉到梓冰心内复杂的想法。

    神识缓缓收回,张潇晗望向梓冰的眼神难以明喻,她不知道该怎么和梓冰解释,她在人家的身体内,不但得到了她需要的因果,将神识提升到一个恐怖的程度,竟然还掌控了他。

    这个禁制,哪里是仅仅为封印了梓冰的肉身而存在的,它不但是在肉身上封印了梓冰,还在梓冰以为他会苏醒获得自由的时候,继续封印他的神识。

    这算得上是世上最残酷的打击了吧,在数十万年的寂寞忍耐之后,给他一个自由的希望,却又在自由触手可及的时候,再将希望狠狠地撕碎。

    张潇晗现在才算明白,为什么她每吸收了一份因果,就得到了一点神识,是因为在数十万年前布下阵法的人早就预料到了今日的情况,预料到破解这个阵法的修士神识的不足。

    试问,还有什么比自己的一切都要被控制在一个比自己低下不知道多少倍的修士手里还要痛苦的?一个上古修士,连千杳这样的强者都忌惮的修士,如今的命运却只能、被迫操控在一个普通的还没有飞升到仙界的修士手中。

    这已经不单单是生命的被剥夺了,还有对自身的羞辱,任何一个修士都难以承受的羞辱。

    而不论是布下这个阵法的修士,还是梓冰,还是她张潇晗,都明白,这一切一旦真实的生了,就绝对没有可能回头,没有可能被放弃。

    且不说张潇晗还不知道怎么解除这样的控制,只凭灵魂控制了这样一个修为强大的修士,就不可能撒手,不可能放弃。

    真是讽刺,刚刚,就在之前不久,张潇晗还对梓冰说换位思考,还在鼓励梓冰争取思想的自由,转眼就成为了他的掌控者,如凰一般,掌控了他的命运。

    两个人的目光触碰到一起,张潇晗不由屏住了呼吸,明明她也是这个局的受害者,可她就是为自己对梓冰的占有,为她心中真的生起的卑鄙而感到惭愧,两个人互相对视着,一阵复杂而诡异的气氛在彼此间流动。

    梓冰的眼神失去了灵动,却变得清澈,在这样清澈的视线下,张潇晗只觉得脸上都在热,她知道梓冰还是能够读懂她心中关于他的思维,梓冰知道她不会放弃这个控制他的最好的机会。

    “抱歉。”张潇晗低声说道,自己都知道这声抱歉没有任何诚意,没有人会接受掌控着自己生命的人这句话的。

    “没有必要,我是被制造出来的,这是我的命运,总要被控制在别人的手里,不是你,也会是另外的人。”梓冰冷冰冰的声音传来,这声音一如既往的沉静,可听在张潇晗的心内,却是浮现出一丝难言的痛苦。

    张潇晗签下的灵魂契约有数十次了,收下的契约奴仆也有数十位了,可从来没有这次让她感觉到难堪。

    张潇晗扭头不去看梓冰,却忍不住不去考虑梓冰的想法,感觉到梓冰脑海里的空荡荡,张潇晗转身向下一个出口所在飞去。

    梓冰沉默地跟在身后,他的心里确实是空荡荡的,可又有一点解脱,他不用去考虑自由之后要做什么了,因为他本来就没有获得过自由。

    自由两个字对他而言,是永远不会存在的。

    他甚至没有太多的抵触就接受了眼前的事实,或者是因为前方这个掌控着他命运的人并没有露出喜悦吧。

    他能读到她心中的纠结,有内疚,有惭愧,也有自责,还有不会放弃,种种情绪中,唯没有喜悦,得到他这样的强者为奴的喜悦。

    本来就巨大空旷的胃部区域,飞向出口的路好像更远了,落在背后的视线好像烙铁一般灼热,张潇晗不知道那般空荡荡的思维内到底是怎样的隐痛,碑林内的感伤忽然弥漫开来,这一次,是切身体会。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