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仅是张诗义跳起来,厅里众人的表情都有些异样,张萧晗看在眼里暗暗吃惊,族长收个女儿,至于这么大的反应嘛。

    “是的。”张诗仁正色道:“虽说收她做养女,在夫人的名下,但是人我要留在前院,我亲自看顾着。”

    这句话大概比前一句更让人吃惊了,但张诗义却镇静了下来,他冷冷地一笑道:“大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说着坐下来。

    “大哥,这样不大好吧。”张诗礼看看族长,又看看二哥,脸上带着点为难,而张长老眯着眼坐在一边,一动不动。

    “三弟,你给评评理,这个丫头是我女儿房里的陪嫁,就算是收为女儿,也得是我二房的名下,她可是我的骨肉。”张诗义慢悠悠地说着,他就不相信话说到这个份上,族长还能抢了自己的女儿。

    张诗仁眯缝着眼睛看了张诗义一眼,缓缓摇摇头说:“二弟,族规里可是有着规矩的,收庶为嫡,是为了全族的大计,而非是为了哪一房的私利。我也并非非要收张清九为我名下,但是,不论她在谁的名下,人,都得住在我外书房的隔壁。”

    语气刚开始还和缓着,但说到最后,变得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张诗义一怔,跟着“啪”地一拍椅子的扶手:“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张清九本来是我的女儿,你要把她生生地夺了去。”

    张诗仁眉毛一挑,冷冷地“哼”了一声:“什么是你的女儿,庶女是全族公共的财产,就是收为养女,也是族里的人,并非某个人的私产,二弟,你如此急切地想要把此女收在你的房下,存得是什么打算?”

    当着张萧晗的面,张诗仁没有一点顾虑的将“庶女是全族公共财产”的话说出来,就是分明没有将张萧晗放在眼里。

    张萧晗低头垂目站在大厅里,面无表情,仿佛大厅上争论的对象并非自己,可心底里,却把这一切听得清清楚楚。

    这二位老爷争着抢着把自己收在他们的名下,一个说是骨血,一个说是为了族里,哼,骨子里不都是为了他们自己?尤其是族长,这是打着族里的旗号,在明目张胆地把自己据为己有。

    庶女是族里的公共财产,现在他们争着抢着,也不过是想将自己这个“公共财产”放在他们的名下,好能为他们某些私立。

    张诗义怒道:“本来就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也是族里的人,倒不知道大哥为什么要强把我的女儿收到你这里去?”

    “二弟,有些话是用不着说得那么明白吧。”张诗仁冷冷地道:“若是你非要听,我也不妨明明白白地说给你,放在我的隔壁,就是族里的财产,放在你二房那里,于公于私就分得不那么清了。”

    张诗义神色一窒,目瞪口呆地看着张诗仁,没有想到他竟然说出这么不留情的话,大哥他这是势在必得了。一个庶女,就算她能成为制符师,也是未来的,这么早就翻了脸,连兄弟的情面都不顾了。

    他把着这个张清九又是为什么?一瞬间,张诗义在脑海里转了好几圈,一下子想到了爷爷,张家现在的老祖,想到了父亲,想到了大哥早在八年前就进入到了练气巅峰再无寸进,想到了爷爷在妖兽森林里的机缘。

    他明白了,什么叫“防止某些人把族里的财产收到自己的名下”,他,自己的大哥,张家的族长,分明就是有这这样的打算。

    他就是仗着自己族长的位置,明目张胆地仗势欺人。

    “你……”张诗义只气得指着张诗仁,却说不出话来,他是族长,张家现在的族长,除了闭关的爷爷,就只有他的权利最大。

    这一次,他深深地感受到了权利的重要性,想起夫人林氏对自己说的话,自己怎么就没有想着早些动手,若是这族长是自己,今日,怎么会连自己的骨血都要被人夺了去,做别人的女儿。

    张萧晗悄然地抬起头,看着厅上众人争论时丑恶的嘴脸,这里,和前世的职场何其相似啊,为了自己的利益,亲兄弟也可以反目为仇。

    “二弟,你又何必这样激动。”张诗仁把目光紧紧地盯着张诗义,略微玩味似的说:“你也说了,一个刚刚学习制符的丫头,若是要成为真正的制符师,那也是远着呢。”

    接着笑眯眯地瞧着张萧晗说道:“九儿,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大房名下的女儿了,享受和嫡女一样的待遇,过来给二老爷和三老爷请个安。”

    张萧晗低垂着眼帘,向着二位老爷的位置行礼,问安,称呼上并没有改变,还是老爷。

    心里冷笑着,这就是他们张家的虚伪,他只说把我收为养女,却连个名字都不曾改,还是张清九,呵呵,也就是如他所说的,庶女是全族公共的财产,即便是收为养女,也改变不了这个现状。

    张诗仁并未在意张萧晗的态度,他转头对着张长老说:“张长老,从今天起,你就不要外出了,全力制作上品符?,一会,我给你一份单子,就按照上边的制作。”

    张长老吃惊地张着嘴,忘记了回答,张诗仁看着张长老,不怒而威地“嗯?”了一声,张长老一下子站起来,急忙点头答应着:“是,族长。”

    族长的一声“嗯?”,带上了威压,就让他额头上的冷汗立时冒了出来,看着族长扭过了头,才悄悄地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松了一口气。

    比起二老爷、三老爷,他当然更怕的是族长,别看族长平时都是那么温和。

    张诗仁看着老二和老三,看到老二忿忿的样子,老三也是一脸不以为然,语气稍微缓和些道:“二弟、三弟,我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我们三人修为困顿在练气巅峰已有多年了,若是修为就止步在练气巅峰,我们这一生就如父亲那样,和普通人一样不过百余年的寿命。”

    张诗礼跟着摇摇头,现实看一眼张诗义的表情,才为难似的说:“大哥,我们有什么办法,没有筑基丹,就不可能筑基,可是筑基丹,我们上哪里有筑基丹?”

    高速...首发**寻仙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40章 养女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ter></dd>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