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间,食盒已摆在桌上。和庶女们通常的伙食相比,是天上地下的区别了,可是天天的白米饭炒菜吃着,张萧晗还是无比怀念前世的种种美味小吃。

    各种烤串、麻辣拌、饺子、馅饼……还有冷面,张萧晗看着眼前还算精致的饭菜,在心内默默地叹口气,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孜然这种调料,麻油这种东西。

    想起书房一墙壁的书,暗暗叹口气,暂时是不能再要求什么的了,一个十岁的庶女,若是懂得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看书,会让人怀疑的。

    临离开张家的时候,不妨将它们都偷了走,躲在外面的时候,也有打发时间的事情了。

    床边放置的服饰也出现了变化,不再是庶女清一色,从来不曾变换的样式的绿色衣裙,而是一套浅黄色的裙装,上面还压着一个玉簪子。

    换上了衣服,再照一下镜子,镜子里的女孩子明眸皓齿,也是一个小美人。

    修真的人肤色都好,再加上年岁小,怎么看都是水灵灵的。

    这十几天不间断的修炼,效果是蛮好的,体内的灵力增长得很快,估计着该是练气二层的中期了,照这样下去,等级的提升是早晚的事情。

    收拾了一下心情,张萧晗打开《符?大全》,将里面的符?又细细地看一遍,做了比较。

    只要离开了张家,就要尽可能地离开城里,若是想独自在外面求生,防守是必不可少的。

    防守方面的符?并不多,这里只有遁甲符、气盾符和隐匿符。这三样符?有多少也不嫌多的。

    遁甲符,在受到攻击的时候,激发一张,就可以为自己的全身套上一套遁甲,书里说,一个上品遁甲符可以抵御练气巅峰的全力一击。

    而且这个符?可以叠加使用,就是说,自己完全可以在危险的时候,往身上拍它个十个八个遁甲符。

    中品的品质就要降低了,只能抵御练气六层的伤害。不过,自己留在手里的肯定都是上品,交给族长的,自然是中品。

    气盾符的功效大抵也是相同,不过套在身上的是一个气泡形式的遁甲,可以反弹一部分攻击,最主要的,它可以保证人在落水时候的呼吸,一个气盾符在没有遭到攻击的时候,可以维持半个时辰。

    若是遇见了河流,不失为一个逃生的方式,但气盾符明显一个缺点,就是最大承受的攻击力才练气六层的全力一击。

    最让张萧晗感兴趣的还是隐匿符,它可以隐匿一个人身上的气息。当初看到这个符?介绍的时候,张萧晗就想到了自己的面具,这个符?和面具结合起来,就可以隐去自己身上全部的气息。

    如同草木一样,能够隐匿呼吸,身上的气味,只要不受到攻击,隐匿符可以保持一个时辰的时间,若是带上面具,再在身上拍上一个隐匿符,那就会是绝对的安全了。

    攻击的符?,若是利用得好,也不用面面俱到,几样搭配起来,就能形成一个强有力的进攻节奏。

    张萧晗细细地研究一番,脑海里对自己准备的符?方向越来越明确了。

    张萧晗没有睡觉休息的打算,前世,工作忙起来她就是废寝忘食的,现在,身为奴婢,让她的危机感格外强烈,况且,修炼还可以代替睡眠,比前世的状况好很多了。

    提起符笔的时候,她还在想着,在前世,自己就总是想着,人若是可以不睡觉该多好啊,就凭空多出来三分之一的时间,这时间做什么不好,都比白白躺着浪费掉好。

    这一世,真的不用睡觉了,睡觉的时间用作修炼,就是不知道修为提升还有什么好处。

    不禁想到在教习院的时候韩执事那锐利的一眼,那眼神带来的威压。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族长亲自敲开了张萧晗的房门。

    看着张萧晗收拾得整整齐齐,张诗仁满意地点点头,示意张萧晗跟上他。

    族长并没有说明要带着张萧晗到哪里去,有什么事情,看着族长还算满意的表情,也该不会是什么坏事。

    她默默地跟在族长的后面,不过走了半盏茶的时间,就来到一个仿佛议事厅的地方,大厅里已经坐着两个陌生人,和族长年岁相仿,还有就是张长老。

    张萧晗默默地行了个礼,就半低着头静静地站在地中间,不去看眼前那些怀疑、释然,或是审查的目光。

    族长张诗仁坐在主位上,待张萧晗行礼站在下边,才开口说:“二弟、三弟、张长老,这个女孩只是三弟陌生了些,你们都该认识的。”

    张诗义“哼”了一声,上下打量了一下说:“这个就是我女儿院子里的陪嫁?”

    他特意咬重了陪嫁这个词,其中的原因不言而喻。

    张诗礼好奇地看看张萧晗,又看看大哥和二哥,明智地没有吱声,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个女孩子引起两个人的矛盾了。

    张长老微微皱着眉,也是默不作声,他听说了那个林管事被杖毙的事情,再看到张萧晗站在这里,很难不把两个人联系起来。

    张诗仁仿佛没有听出二弟话里的含义,他呵呵一笑说:“这个女孩子是我们张家的庶女,行九,张长老,她制符的入门还是跟着你学的。她可是有天赋的人,拿出的第一个火球符品质就接近中品。”

    “真的啊,大哥。”张诗礼闻言眼睛一亮:“这么说我们张家很快就会有第二个制符师了?”

    “是的,很快。”张诗仁笑呵呵地点头答道。

    “那也未必。”张诗义冷哼一声:“哪一个制符师不是几万张的符纸画出来,几年的时间能培养出来的?就是张长老,也是用了三年的时间吧,这个丫头,才十岁,大哥,你开心得太早了。”

    “早?我可不觉得早。”张诗仁还是笑容满面,仿佛没有听出二弟话里的不满:“二弟,这丫头的天赋可是要高的多的,今天请你们几位来,就是要你们做个见证,我和夫人商议了,决定把这丫头收在我们大房的名下。”

    “什么?”张诗义一下子就从座位上跳起来,伸手指着张萧晗道:“你,要把她收在你们大房的名下?”

    张萧晗也是一惊,她知道这个身子是二老爷的骨血,收在大房名下,不大合适吧。

    高速...首发**寻仙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39章 第二个制符师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ter></dd>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