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机缘,也有着巨大的危险,在妖兽森林里若是碰到三阶以上的妖兽,那是必死无疑,但若是身上有着大量的符?,进攻的,防御的,配合着自己练气巅峰的修为,也许还可以闯一闯。

    原本,张诗仁就有着去妖兽森林里寻找机缘的打算,张萧晗制符的能力,无疑让他的打算更加强烈了些。

    关键,关键是张萧晗的修为太低了,她现在只能制出接近中品的符?,灵力消耗得又太快,只要她能进到练气三层,那么,自己就离进入到妖兽森林中不远了。

    张萧晗在隔壁的房间里下着禁制,忙着为自己制作各种符?,张诗仁在书房绞尽脑汁给张萧晗找一个可以进到密室修炼的借口。

    不论从哪一点上,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

    收养庶女做嫡女,家族也是有先例的,就是那些庶女所生的孩子,只要是灵根稀少的,都会在测出灵根后,立刻就收在嫡母房内养大,只是张萧晗大了些,那又怎样,许以她嫡女的身份,她除了感恩戴德,就是感恩戴德。

    大不了,以后给她招赘,张家的嫡女招赘,总是有愿意上门的。

    张萧晗满意地放下符笔,轻轻地吹了一口气,五百张符?到此为止,消耗得干干净净,尤其这最后这个白天,算了一下,足足制作了八十多张。

    将制好的符?都收在了储物袋里,张萧晗翻拣出八张火球符,想想,又加上了两张冰锥符。

    还不知道这制好的符?使用起来都是什么样的效果,《符?大全》里倒是有介绍,但总没有亲眼看着有效果。

    伸展了一下身体,感觉体内的灵力又壮大了几分。

    撤了禁制,张萧晗捧着这十张符?,刚一打开门,就看到族长正背对着自己,站在书房的台阶上。

    张萧晗走上几步,福了一下,轻言细语道:“见过族长。这是奴婢今天完成的符?,奴婢又试了试冰锥符,没有想到竟然成功了两张。”

    “什么,冰锥符你也制成了?”张诗仁一下子从回过头来,一双眼睛紧盯着张萧晗手里的符?,他想着张萧晗能制出其他的符?,可是他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张家的制符师张长老是什么时候制出第二种符?的,那足有半年的时间啊,而且还是在浪费掉无数张空白符纸后。

    张诗仁看向张萧晗的眼神都变了,仿佛不是看着一个女孩子,而是看着无数的财宝。

    “是的,族长。”张萧晗回答说,眉眼间稍稍带着些不安:“奴婢尝试了一下,侥幸成功了两张,只是浪费了很多符纸。”

    张萧晗的不安真不是装的,毕竟,这些空白符纸都是人家张家的,自己这么不声不响地就偷偷隐瞒下百分之九十,附带还用了人家的符笔和朱砂,多少是有些内疚的。

    再者,《符?大全》也是人家的,自己不但看了,又挨个地画了一遍,也都留下了,多少,总是觉得有些愧对人家。

    张萧晗的不安看在张诗仁的眼里又是另一番解释,她是个庶女,还是个孩子,平日里一定是被欺负惯了的,这么制出一张符?来,都胆战心惊的,愈发觉得自己的计划是正确的。

    接过张萧晗手中的符?,看了看,尤其是那两张冰锥符,不错,冰锥符的品质低了些,也在下品之上。

    看向张萧晗的目光不由更加热烈起来,“想看看符?激发是什么样的吗?”不待张萧晗点头,忽然就把手里的符?向前一扔。

    面前的空气中忽然凭空出现了一支胡萝卜粗细的冰锥来,刷地就向前射去,直扑到对面的院墙,“啪”地就折断了。

    折断了?这么不禁用?

    来不及吃惊,也不管族长大人还没有吩咐,张萧晗提起裙子就跑过去,从地上捡起冰锥。

    触手处冰凉坚硬,再一抬头,墙壁上有一个不大的小洞,有半个指甲的深度,这才是下品符?啊。

    再细看冰锥的断口处,齐整整一茬,是与墙壁碰撞后受力才断掉的。

    威力不小的,那么硬的墙壁,张萧晗将冰锥符与火球符暗暗对比一下,两者之间并没有看到太大的差距。

    所不同的,大概就是一个是火属性的,一个是冰属性的吧。

    冰锥断掉在地上的部分,还是很坚硬,并没有马上融化,张萧晗扔掉冰锥站起来,脸上带着淡淡的喜色,就是不知道上品符?的效果了。

    看着张萧晗带着淡淡的微笑退回来,张诗仁满意地点点头,在张萧晗刚刚奔过去的时候,他是皱了一下眉的,这般地沉不住气,没有规矩,不过看到张萧晗没有跟着大呼小叫的,才收起皱着的眉头。

    以他练气巅峰的程度,自然在以掷出符?后,就知道了它的威力。对这个符?的威力他也是很满意的,毕竟是张萧晗第一次制出来的。

    “你是用了多少张空白符纸,就制出了这个下品冰锥符?”回到书房,张诗仁坐下后问道。

    张萧晗回忆了一下说:“我在昨天就开始尝试冰锥符了,我看了《符?大全》上的所有的符?,觉得这个冰锥符倒还简单,但是昨天用了将近一百张符纸,也没有成功,今天再尝试的时候,大约四十多张的时候就成功了,第二张更少,不到三十张。”

    这样的速度,简直……简直是天才。

    张诗仁已经有准备了,还是被张萧晗的回答惊住了,他不加掩饰地看着张萧晗,直看着张萧晗有些局促不安后才慢慢点着头说:“我见你房间中一直下着禁制,你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下着禁制吗?”

    张诗仁是绝没有想到张萧晗下禁制的目的,他只是想和张萧晗聊一聊,增加些感情。

    张萧晗早就对这样的提问有准备了,故作惶恐地回答说:“**长的话,奴婢修为低微,制符的成功率也不高,奴婢诚惶诚恐,不敢放松自己,这几天奴婢并没有躺下睡觉,都是用修炼代替了,奴婢觉得修炼过后就不觉得困了。”

    这些是大实话,张萧晗说着并不困难。

    张诗仁听了又是一愣,这个女孩子,她才十岁,十岁啊,就知道这样努力,原以为就是头一天她没有睡觉,可是现在,这都五天了吧。

    还是个孩子,十岁大的孩子,张诗仁的心不由就软下来,看着张萧晗的视线也温柔起来:“该休息的时候还要休息。”

    想想加了一句:“明个一早收拾整齐些。”

    高速...首发**寻仙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38章 冰锥符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ter></dd>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