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男人看起来普通之极,是那种普通到扔到人群中你很难去注意的人,这样普通的人就是张家的族长,很难让人相信。

    张萧晗只看了一眼,就规规矩矩地跪下来,别说他是张家的族长,就是一个普通张家的人,自己见到也是跪下的份。

    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种见人就要下跪的身份啊。

    张诗仁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孩,心里同样的难以想象,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女孩能制出一张接近中品符?。

    “起来吧。”他淡淡地说,若非亲眼见到那张符?,心里还是不愿意相信。

    张萧晗依言站起来。

    “这张火球符是你制出来的?”

    抬头望过去,桌面上似乎放着一张符?,但隔着远了,看得并不清楚。走近几步,就见那张火球符上,鲜红的朱砂画就的古怪符号内,淡淡的灵力流转着,只一眼,张萧晗就确定了那是自己刚刚交给林管事的符?,同样品质的符?,储物袋里还有几张。

    “**长大人的话,这张火球符是奴婢制的,下午才制好,交到林管事的手里。”张萧晗轻声回答说。

    果然,林管事把自己交到了族长的手里,看来,制符师真的是奇货可居,这是一个机会,一个摆脱内院陪嫁女身份的机会,张萧晗在脑海里飞速地盘算着,怎么才能为自己谋求最大的福利。

    “你怎么会制符的?”张诗仁跟着问道。

    张萧晗没有隐瞒,将林管事领着张长老到慧香居,然后每人五百张空白符纸一一讲了一遍,就连二太太给了赏赐和林管事刚刚教会了禁制法术也没有隐瞒。

    前世张萧晗在职场打拼,就是口齿伶俐之人,每天跟各色人物打交道,什么经理、董事长的,从来没有因为对方的官衔就贬低自己,也不会因为对方的官衔就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在这时,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怯场的现象,不过是有什么说什么而已。

    这一番叙述下来,张萧晗条理清晰却简单扼要,没有做一丝隐瞒,又将事情原原本本讲述清楚,张诗仁真是越听越吃惊。

    二房是工于心计,不但开了月例这样的先例,还私自找了家族的制符师交这些庶女制符,这些事情他已经从大太太的口中知道了,只是不那么详细罢了,他吃惊的是张萧晗的口才和镇静。

    一个小小的庶女,在看到自己这个做族长的,竟然没有一点紧张,这要比她能制出符?来更让人吃惊。

    仔细打量一下,不过是十多岁的小丫头,不由拿着这份镇静与几个嫡女比起来,却不得不承认,比起几个嫡女来,张清九更有着一份从容与自信。

    也许,她是不知道自己这个族长对她而言意味着什么吧。

    待张萧晗的声音停下来,张诗仁点点头问道:“现在你若是制符,有几分成功的把握?”

    张萧晗一愣,这话不大好回答。什么叫几分成功的把握,这分明在问自己的成功率。自己不过才制出两张来,族长这么问又是什么意思?

    思索了一下才说:“奴婢不敢妄自猜测,奴婢刚刚才学习制符,觉得成功有几分侥幸。”

    不居功,不骄傲,回答得滴水不漏,不像一个没有见识的人,暗暗点点头道:“在书房的旁边有一间静室,里面有你需要的东西,你就住在那里,安静地制符。”

    张萧晗答应着,看到张诗仁挥挥手,就施礼退下,恋恋不舍地用眼角瞟一眼一侧的书籍,真的是书房啊,那么多书,若是自己能翻看该有多好。

    心内也知道不现实,没有想到,自己看似隐蔽的一瞥,早就落在了族长大人的眼里。

    一墙之隔,一个两倍于自己原来的房间,床上是印花的被褥,摸着手感很是舒服,比自己在内院时的东西好多了。旁边是一个衣柜,里面挂着几件衣裳,翻拣一下,样式和颜色和自己身上的完全不同。

    是原本就挂在这里的吧,不过,大小看起来与自己蛮合适的,仿佛是给自己准备的。

    摇摇头关上衣柜,张萧晗可没有把自己衣服换下来的打算,谁知道是不是真的给自己准备的。

    张萧晗毕竟是前世现代生活的人,刚刚到这个世界来十几天,又是完全封闭的环境,自然不知道,在大家族里,什么东西都是有库存的,主子随便吩咐一声,就会有奴婢将事先就准备好的东西送上来。

    接着就是一个梳妆台,张萧晗直接略过,视线就落在那个大桌子上。

    桌面上,是一沓暗黄色空白符纸,张萧晗伸手颠颠,足有千张。旁边是一支崭新的符笔,还有一大罐朱砂。

    门外轻声敲了两下,下人送了饭菜上来,两菜一汤,还有一大碗米饭,菜,终于不再是炖菜了。

    就说嘛,这里的人也是人,怎么会日日吃着盐水煮菜加点肉块呢?穿越以来,张萧晗终于吃到一顿正常的饭菜,虽然那肉炒的青菜叫不出名字,但是真的很好吃,一大碗的米饭吃下来,张萧晗第一次吃撑着了。

    张萧晗在前院享受着算是美味佳肴的饭食,却不知道,内院里这时候真可以用热闹非凡来形容。

    张家内院的争斗,远比张萧晗想象的复杂。

    张家的三位老爷,并非是一个爹妈所生,他们的爹,也是哥三个,所以,张家的三位老爷,并非是嫡亲的亲兄弟,而是堂兄弟。

    就算是亲兄弟,在利益面前,往往也会是针锋相对,何况不是一个爹娘所生的堂兄弟,从二太太林氏嫁过来生下孩子后,二房就渐渐不甘心趋于大房之下。

    族长之位,能者居之,林氏所生双生子男孩都是为双灵根,是张家几十年来难得一见的双灵根,而大房的长子,才三灵根。

    灵根,决定着一个人在修仙的道路上能走多远,灵根越是少,修炼的速度就越是快,双灵根的儿子出现,让林氏看到了希望,儿子能当上族长的希望。

    可是在张家,当族长不是那么简单的,不是谁的灵根少,修炼的等级高,就能当上族长,张家的嫡系,除了外嫁的女儿,个个都能修炼到练气巅峰。

    高速...首发**寻仙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32章 族长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ter></dd>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