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院子里,张萧晗就急忙钻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细细地打量一下手里的瓶子。这是一个做工很是精巧的瓷瓶,颜色雪白,瓶口是一个软木塞子,塞得紧紧的。

    打开瓶口,一股淡淡的香气立刻就从瓶口散出来,张萧晗凑过去,轻轻地吸一口气,心神立刻清爽起来。

    这才洗了一口气,就是这样的舒服,若是吃下了,那不知道还会怎样呢,张萧晗有些期待起来。

    倒在手心里,药粒只比黄豆大上几圈,软软的,和前世的中药丸子没有什么两样,就是味道好闻的很,一共有十粒这么多。

    放在手心里看了一会,忍不住又贪婪地吸了几口药箱,才恋恋不舍地把丹药收回到瓶子里,思忖着。

    从林管事那里她得知,一粒养气丹抵得上正常三天的修炼,那么自己若是在灵力都耗尽的时候再服用,是不是药效就会更好地利用起来了呢?

    一粒是三天,而我平时的修炼就已经赶上了原主的三天,这样就是九天了,十粒养气丹,就会赶上九十天的修炼程度,那是三个月啊。

    兴奋了一会,又摇摇头,养气丹,二太太随随便便就拿出来了,而且林管事看着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羡慕的表情,不会有那么大的效果的。

    掂量着手里的养气丹,想着二太太那里的房屋的布局,忽然又想起了自己一直在奇怪的一个问题,二太太那里,没有看到二小姐。

    每天一大早,二小姐就离开慧香居,到晚饭后往往还不回来,今天在二太太那里也没有见到她,这大白天的她到哪里去了?

    一个小姐,就算是这个世界对嫡女们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可是每天都很少见到二小姐的人影,一早离开,晚饭后才回来,嗯,偶尔也有懒在房里的时候。

    也没有看到过二小姐绣花啊、抚琴啊,或是裁剪衣服,难不曾,这个世界里也有学堂,二小姐每天也要上学去?

    或是这个世界的小姐少爷们都是那种纨绔?

    又耸耸肩,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早晚要离开的,二小姐不在眼前更方便。

    二小姐进到院子里的时候,张萧晗正在制符,没有提防,二小姐没有回房,而是直接就推开了张萧晗的房门。

    张萧晗这个时候正在制符,窗户是半开的,只要半抬着头就可以将院子里的事情收在眼底,但是她没有料到二小姐的动作这么直接,手一抖,笔下的符纸立刻化为了一团灰烬。

    幸亏自己注意着,每制出一张火球符,就马上收在储物袋子里,不然,桌面上要是十几张火球符散落着,那就麻烦了。

    张萧晗握着符笔吃惊地看着二小姐走进来,看着她直接走到自己桌子的面前,瞧着桌上的点点灰烬挑一挑眉毛,略带轻视地说:“怎么,我打扰到你了?”

    心内轻轻地叹口气,这个大小姐又是在哪里不愉快了,她慢慢放下符笔,施了一礼道:“不敢。”

    张晓慧哼了一声,面前的这个庶女还是低眉顺眼的样子,可是现在看她就是不舒服,凭什么一个庶女很快就要和自己平起平坐?

    想起母亲和自己说过的话,这个庶女很有可能成为张家的第二个制符师,要自己好好地把她看住,围拢住。

    她若是再能制出一张符?来,就一定会是制符师的,就是个宝了,传到族里,自己这小小的慧香居就留不住她了。

    以母亲的地位,只能对她施以小恩小惠,若是动作大了,难免会传到族里其他人的眼里,母亲要自己留心着她,拉拢着她,要让她心甘情愿地认自己是个主人,哪怕日后真的成了族里的长老。

    一想到自己院子里的奴婢,也要成为族里的长老,日后的地位有可能超过嫁出去的自己,张晓慧的心里就是不舒服。

    她慢慢地坐在房间里唯一的椅子上,看着张萧晗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半蹲着,心里慢慢受用了些。

    一个小小的荷包出现在张萧晗半低的面庞前。荷包缝制得很是精巧,上面用彩色的丝线秀着几朵小花。

    她惊愕地抬起头来。

    “我说过,你做得好了,我就会奖励你的。”张晓慧前倾着身子,凑近张萧晗:“拿着吧,这个荷包也值上一两银子了。”

    看着张萧晗惊讶地接过荷包,张晓慧坐直了身子:“你记着啊,你永远是我慧香居的人,是我张晓慧的奴婢,你忠心,我自然会奖赏你,若是发现你有三心二意的行为,我也不会客气的。”

    张萧晗好笑地听着二小姐的恩威并施,这么点的小人,就懂得这些,不愧是大家族里的嫡女,从小的培养就不一样。

    还保持着半蹲的姿势,就见到面前的小人不屑地站起来,推开门扬长而去。

    缓缓地站起来,这么半蹲着有一会了,哪里也不酸,是修炼的好处了。

    捏捏荷包,里面有一个圆圆的硬疙瘩,该是许给自己的一两银子了。打开,倒出一个银豆子。

    张萧晗把玩了一会,收到荷包里,前世接触的都是硬币和纸币,这种银豆子还是第一次看见。

    把荷包系在衣襟的外面,这是二小姐赏赐下来的,就不妨挂在外面,也符合自己这句身体十来岁的心智。

    想想又摘下来,没有必要给自己拉仇恨,太麻烦了,和养气丹一起放到怀里就好了。

    忽略了其他女孩子对自己的冷淡和敌意,别说是十岁的小女孩,目光的杀伤力有限。张萧晗可是前世大风大浪都见过的人,更是经历了一次灵魂穿越这样的事情,在前世,想必就是经历死亡了。

    晚餐后,张萧晗关好了房门,耗尽最后一点灵气后,那种空落落的空虚的感觉再一次袭来,盘膝坐在床上,从怀里拿出瓷瓶,到了一粒在手上。

    丹药的香气,带给人迫不及待的感觉,放到嘴里,立刻就融化开来,顺着喉咙流下去,腹内立刻就涌出一股庞大的灵气。

    不敢怠慢,立刻运行起《长春诀》,庞大的灵气立刻找到了宣泄的地方,疯狂地涌入到经脉内,原本空荡荡的经脉瞬间就充实起来。

    高速...首发**寻仙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28章 不贪心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ter></dd>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