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慧香居的大门,张萧晗的脚步不由顿了一下,院子里,六七个同伴都站在中间,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什么,看到张萧晗进来了,就停下来,面色不善地看着她。

    在等着我吧。

    张萧晗只停顿了一下,就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这个张家她早晚要离开的,她不想和这里的人有太多的接触,有太多的牵挂,更不想和谁成为朋友,她根本没有想着跟这里的人有太多的交集。

    她和她们的想法是不同的,她也不能也不想把什么自由平等的念头灌输给谁,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她自己还不清楚,自由对像十一这样身份的人是否是一个好事她也不知道。

    而自己渴望自由的心是因为前世二十九年的生活带来的渴望,是前世受过的教育让她从心底有种不自由毋宁死的念头。

    这些,是无法向这里的人说明的,实际上也没有必要向谁说明。

    女孩子们站着的位置变了一下,挡住了张萧晗的路。

    被六七个十来岁的小女孩面色不善地盯着,来拦住了去路,张萧晗有些苦笑的感觉,不过是些小孩子,在前世,还在上小学,被父母宠爱着,嗯,这么大,好像也会嫉妒闹别扭的。

    张萧晗不自觉地就会忘记自己现在才十岁的身体,看到这些女孩子一副要“摆事实,讲道理”的模样,微微皱皱眉。

    年纪最大的张清三上前一步,板着脸,带着些教训还有恼怒的神情训斥道:“张清九,我们都是在慧香居里伺候小姐的人,不分彼此,你是怎么画出火球符的,就该和大家一起分享,你一句话也不说,全藏起来,是什么意思。”

    张萧晗好笑地看着张清三,这些话若是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大人说,她可能立刻就会把眉毛竖起来,一连串地反击回去,可是,这样十来岁的小女孩,反唇相讥的话她说不出口。

    于是笑笑,不在意地说:“说什么啊,长老教的时候,大家都在场,你们不也是听到了嘛。”

    张清三眉毛一立,提高嗓门说:“长老教的是长老教的,我们在问你,你是怎么画出来的。”

    这话说得很不讲理,张萧晗一听,脸色不由一沉,这些小孩子太不懂得礼貌了,明明是求人的事情,说得像是自己欠她们似的。

    不过,这些孩子都是被洗脑的,怨不得她们,但是,自己若是任由她们这样质问,她们不会认为自己让着她们,反倒会没完没了的。

    若总是被人缠着,也是心烦的事情,张萧晗表情严肃起来,认真地问:“你的意思是说,长老在教我们制符的时候,没有尽心尽力了?所以你才不得要领,来询问我?”话一说完就后悔了,这话说重了,不过是孩子,自己跟她们较什么真。

    张清三立刻就着急了,她年纪虽小,也知道张萧晗这话说得很重,长老那是什么地位的人,林管事对他都是恭恭敬敬的,张萧晗这话若是应下了,传到长老的耳朵里,不,只要传到林管事的耳朵里,自己几人就会受罚的。

    “你,你胡说!”张清三大声说:“我只是问你你是怎么画出来的。”

    “张清九,三姐问你,你就该好好的回答!长幼有序,尊卑分明,这是执事说的。”

    “就是,你是怎么画出火球符的,你也才练气二层。”

    “大家早晚都能画出来,你就是早了些,你要是不说,就是不愿意我们也画出符?,不愿意我们为小姐出力。”

    “就是……”

    几个人七嘴八舌地抢着说道,表情都是忿忿的,仿佛张萧晗不回答,就是多么不对的事情。

    张萧晗站在大门内,也不恼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们义愤填膺的样子,等到声音渐渐小下来才说:“这么说,你们都认为长老是尽心尽力地教过我们的了?”

    “当然是的。”十一抢着说一句。

    “嗯。”张萧晗点点头,环视着大家,然后慢慢地说:“那么,你们是否听过这样一句话: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大家都是一愣,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门外,谁也没有听到林管事的脚步声,她站在门外有一会了,门内几个人的争论听得清清楚楚,张萧晗的话也让她一愣。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话若是细细咀嚼,很有道理啊。

    “我们都是一同听着张长老的讲解,长老的讲解刚刚大家也说了,是尽心尽力的,大家也没有什么疑惑的地方,那么,为什么我能制出符?来,而你们就没有呢?”张萧晗还是认真地询问道。

    “我们不知道才问的你的。”有人接着说。

    “我已经回答你们了,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就是这句话。这十天来,除了吃饭、睡觉,我所有的时间就是修炼和制符,请问各位,你们谁做到这一点了?”

    张萧晗一一环视着众人,视线在每个人的面前扫过,看到有不相信的,有思索的,还有吃惊的。

    “我也是这样,我们都是这样,除了吃饭和睡觉,不是修炼就在练习制符,除了这些,我们还能做什么?”十一不甘心地说。

    张萧晗轻轻一笑,她不介意提点一下这些女孩子,这个世界,只要从对庶女的制度上看就知道是严酷的,未来,对这些女孩们可能更严酷。

    “你们能做的事情很多。”张萧晗指着自己的脑袋说:“你们有没有思考,有没有悟一悟?还有,你们用在制符上的时间又是多少?睡眠上的时间又是多少?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说着还是叹息了一下:“长老说过了,有些东西是只能意会,很难言传的,就如灵力的掌控,你能说清你是怎么控制灵力的吗?”

    “当然知道了。就是,就是……”十一说着,却又卡了壳。

    “就是……”有人接上一句,拿手比划了一下,却又徒劳地停在空中,是啊,那个灵力就是那样控制的,心里想着让它怎么运转就怎么运转了,就是,就是总是和想的不一样。

    张萧晗再次环视一下面前的女孩子们:“有时间,不如多练习练习,这样聚在这里,时间就白白浪费了。”

    实际上,张萧晗心里想说的是,你们也没有什么娱乐,那就多修炼,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在这个吃人的家族里生存下去。

    “好一个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林管事的声音忽然突兀地响在身后。

    高速...首发**寻仙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25章 问责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ter></dd>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