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不仅仅是林管事,慧香居里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张萧晗与平时有些不同。兴奋中带着沉稳、自信,不再总是半低着头,迎着朝阳的小脸上竟然镀上一层光辉。

    林管事的心跳漏掉了一拍。

    难道,她成功了?

    张萧晗中规中矩地跪在青石板上,叩头请安,一连做了十几天,张萧晗觉得自己没有第一天那么大的压力了。人真是一个奇怪的动物,若在前世,刀压在脖子上自己也跪不下去吧,可到了这里,就这么从善如流。

    张萧晗一边鄙视着自己,一边不差一点规矩地做下去,小不忍则乱大谋,现在自己没有一点自保的能力,前世的骄傲只能丢在前世了。

    “起来吧。”二小姐的声音从房间内淡淡地飘出来,大家还是恭恭敬敬地站起来,然后再给林管事行礼,就不用跪下了。

    林管事摆摆手,视线在大家的面上扫过,停留在张萧晗的脸上。

    院子里本来要散去的人群都站下了脚步,大家下意识地看着张萧晗,就见到她迎着林管事的目光,上前一步,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纸,双手递上去,恭敬地说:“林管事,这张符纸没有化为灰烬,您给看看?”

    成了?怎么会有人成了,羡慕与惊讶,带着不肯相信,所以的一切负责的情绪,全都集中在那一双纤细的手,捧着的符?上。

    血红的朱砂勾画的古怪符号跃然于纸上,淡淡的灵力在其中流转着,是火球符,真的是火球符。

    “林管事,奴婢这十天来不敢稍有懈怠,浪费了三百余张符纸,才制成了这一张火球符。”看着林管事只管吃惊地盯着手里的符?,张萧晗不得不委婉地提醒着。

    “啊,啊,不多,不多。”林管事恍然大悟般从张萧晗手里接过符?,又梦醒似的说道:“什么,三百张?”

    多了?还是少了?张萧晗摸不清头脑,只是稳稳地点点头。

    “好,好。”林管事激动地看着手里的符?,又抬头盯着围在身边的庶女们,严厉地道:“管住自己的嘴,懂吗?”

    齐齐地答应了,不待女孩子退下去,林管事就对张萧晗温声道:“等着。”转身就进了上房,二小姐在房间内已经听到了一切,伸手接过林管事手里的符?看了一下,两人齐齐地低声道:“接近中品。”

    互相望了一眼,都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了震惊。

    林管事刚一进到正房,张萧晗就觉察到自己的袖子被人抓住了,十一一脸羡慕地看着她:“九姐,你就要是制符师了。十一也想做制符师,九姐,你教教我。”

    张萧晗为难地看着十一,她也不明白自己看着简单的事情,这里的人为什么这么困难:“我也就是像林管事说的那样,就是先把火球符的符号画熟悉了,然后把灵力控制均匀。”

    十一急急地说:“我练熟练了啊,闭着眼睛我都能画出来,可是灵力怎么也控制不住,不是快了就是慢了,尤其是那些圈打弯的时候。”

    接着眼睛一亮,眼巴巴地看着张萧晗,期盼着说:“九姐,你一定有好方法,是不是?一定的,是不是?”

    张萧晗定睛看了十一好一会,看着她满眼的期盼,摇摇头:“灵力的控制,我也说不好,就是……就是……”真的说不明白,自己没有觉得怎么难啊,要怎么跟十一解释?

    十一的脸上渐渐露出失望的表情,抓着张萧晗的袖子就是一摇:“九姐,你已经是第一个制出符?的人了,就算教了我,一两银子的赏钱也是你的了,我就是也想画出个火球符的,我不会和你抢制符师的位置的。”

    张萧晗一愣,十一才十岁的女孩子,同大家一样都是在封闭的环境中长大,她想要画出一个火球符,想要成为制符师是没有错误的,问题是,自己无法满足她。

    她慢慢地摇着头:“抱歉……”

    十一失望地松开手,不相信地看着张萧晗,她不肯告诉她,她不相信她。

    院子里静静的,张萧晗渐渐感觉到一股股敌视的目光,她心里苦笑了一下,并非是自己不肯教会她们,实在是不知怎么说,灵力的掌控真的是像张长老说得那样,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你们都站在这里做什么?”林管事严厉的声音传来。

    女孩子们立刻低着头散开。

    “张清九,跟我过来。”林管事仿佛没有看到院子里其他女孩子惊诧嫉妒的面容,转身向后院走去。

    张萧晗静静地跟在后边,猜测着林管事的用意。

    后院的大房间内,林管事亲自动手在桌上铺了一张空白符纸:“你来试试。”

    张萧晗心里一惊,当面制符,自己这成功率……抬头看去,并没有掩饰脸上的疑问。

    林管事一动不动地站着,并没有解释什么。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她要亲眼看看张萧晗是怎么样制符的,才好汇报给太太。

    没有等到什么回答,张萧晗深吸一口气,上前一步,伸手拿起符笔,凝视着面前的符纸,静了一会,才蘸上了朱砂。

    张萧晗并不知道,在她握着符笔,饱蘸了朱砂的一刹那,她就仿佛变了个人似的,眼神中充满了骄傲、自信,稍稍将灵力灌注到符笔上,顿时就产生了挥洒自如的感觉。

    即便是胸有成竹,也不能成功一张,绝对不能。

    成功地制出一张火球符来,对张萧晗轻而易举,而失败,更是容易,只要增加符纸上灵力的输出,丝毫不用做假,若是成了,那是侥幸——估计是成不了的,平时尝试的时候,已经知道灵力输出的临界点。

    这时候多试验几次,正好消耗掉体内的灵力,不影响白日的修炼,行云流水般,张萧晗熟练的动作,自信的表情,让林管事以为她就会成功了。

    可惜,笔尖忽然一滞,符纸倏地一跳,束缚在朱砂内的灵力一下子散出来,瞬间,符纸成为一片轻灰。

    这一下的破绽张萧晗可不是有意为之的,她皱皱眉,怎么还是不行呢?灵力的输出一旦超过那个临界值,符笔就会出现滞住的感觉,只那么微不可查的一点点,灵力就失去了控制,符纸就化成了灰烬。

    高速...首发**寻仙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23章 高调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ter></dd>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