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张萧晗还想着找个时间带上面具出去一次,但是,只要林管事在慧香居里,张萧晗还是不敢贸然带上面具隐身出去,能隐身了,指的是别人看不到面具下的身体,并不是身体就不存在了。

    伸手还是能触摸得到,而且,踩在草地上,小草也会被踩出脚印,身上的气味张萧晗想着大概也无法掩饰。

    不过张萧晗试验了,热水袅袅的热气却能够掩藏起来。

    房间内能够实验的东西不多,张萧晗转着圈地也就想到这些,对,还有火烛,拿在手里,光也被隐了去。

    但是,热水的热度和火烛的热度还在,最起码,张萧晗是能感觉到这些热度的。

    若是真的消失,触碰也感觉不到该多好。

    张萧晗小小的遗憾了一下,顺便鄙视了一下自己的不知足。

    没想到,很快就有了机会。

    又过了两天,吃过晚饭,天还没有擦黑,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就来到院子里,把林管事喊了去。

    因是张萧晗一直注意着院子里的动静,从只言片语中听说是太太唤林管事过去。

    太太,自然是指二太太了,大太太管家,却不会管各房的私事,二小姐在二太太那用餐也没有回来,林管事这一去怎么也会有半个时辰吧。

    前脚林管事和丫头离开,后脚,张萧晗就带上了面具掩上房门,离开了慧香居。

    天色已经暗下来,内院的花草树木都隐藏在渐渐的黑暗里。这里不是前世,虽然景色优美如前世的公园,但是,这里没有夜下的霓虹灯闪烁,没有路灯的明亮,没有散步欢笑的情侣,没有锻炼身体的音乐和人群……

    这里只有渐进的黑暗,无边的寂寞。

    最熟悉的路,就是通往大厨房的路了。

    张萧晗刻意观察过有关大厨房的一切,暂时,大厨房是她离开张家的一个选择。

    虽然可以带上面具在白日里大摇大摆地从正门出去,可是,那样做的风险还是很大,面具的功能还没有完全了解,万一,万一正门那里有条狗……

    只有危急时刻,才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况且,张家内院自己还了解得不够,除了二小姐的慧香居和大厨房,其他人居住的地方都不清楚,大门向着那个方向开都不知道。

    而对大厨房,张萧晗自认了解得不少了。

    大厨房每日都要采买,为了出入方便,位置上必定在院子的边缘处,这个地方,距离自由是最接近的。

    张萧晗轻盈地走在青石路上,速度不快,注意着不带起一点风。远远的,大厨房的院墙就在视线里了,院门大敞着,里面灯火通明。

    在厨房工作是最辛苦的了,那一向是起的比别人早,睡得比别人晚,人家吃之前你要提前准备出食物,人家吃完后你还要洗洗擦擦。

    好处当然也有,就是可以偷嘴吃到些好吃的,不过,人若是有了本事,什么好吃的吃不到?

    避开大厨房的大门,张萧晗顺着院墙前青石的小路,向着厨房后边走去,前世的经验,大厨房的院内应该有角门,大厨房不会只有一个前门供庶女们进出用餐,一个后门采买的。

    顺着院墙转了半圈,就看到了高高的院墙,有两人高,也看到了角门,关得严严实实。

    自由,就在那高高的院墙外,离自己那样近,又是那样遥远。

    只看了一眼,转过身,张萧晗回到了大厨房的大门前,进去就是吃饭的饭堂,这时候很是安静,但后院却传来了热闹的声音。

    张萧晗好奇地从大门望过去,这个时间,洗洗擦擦而已,这么热闹?蹑手蹑脚走进饭堂,小心地不碰到桌椅,鼻端忽的嗅到浓郁的血腥味。

    味道这么重,是在杀什么动物?

    饭堂通往大厨房院子的门也是开着的,张萧晗只望过去一眼,不由就呆住了。

    那是一个正被剥了一半皮的动物:凸出的嘴部牢牢地固定在一双有力的手中,头和半个前身光秃秃的,被一层白色的筋膜包裹着,筋膜上残留着红色的血迹,随着裹身的毛皮一点点脱离身体,两只前腿无意识地晃荡着。

    前世今生,张萧晗只在超市的冰柜里见过被分割成一条条的肉块,何曾见过如此血淋淋的一幕——另一双手十指鲜红,还抓着一把匕首,在那个无意识的动物的腿部割了一下,接着将带血的匕首扔到一边,双手向下使劲一拽,雪白的两只前腿就从倏地从皮毛间蹦了出来。

    心仿佛随着蹦出来的前腿扑腾一下,要跳出喉咙外,张萧晗呆呆地站在门口,两条腿只发软,视线拼命地要离开那个凄惨的动物,可是眼珠子却好像被钉住一样,怎么也挪不开。

    “加把劲,没有吃饭啊,使劲!”

    张萧晗终于使劲偏了一下头,却正对上一个刚刚离开身躯的似猪非猪、似牛非牛的血糊糊黑漆漆的头颅,两只失去灵魂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张萧晗拼命抑制住涌上喉咙的喊声,腹内翻江倒海般,双眼再也不知道放到那里是好。

    “哎,快拿个木盆,这毛猪的心可真大。”

    “来了——还有肝,都装这里。”

    ……

    视线里,三五个人,每人手里都是或长或短的尖刀,笑嘻嘻地将地下的动物尸体开膛破肚,肢解分块,就有年轻的丫头端着木盆,将肢解过的肉块端到两侧的房间内。

    ……

    简直是逃一般离开了大厨房。

    知道自己吃的肉食是屠宰的动物,知道屠宰场是血腥的,知道动物们死了就要被剥皮抽筋吃掉的,知道,这些都知道。

    可是知道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又是一回事,这般惨状,让张萧晗从头发丝到脚后跟都在不停地打着冷战。

    浑身哆嗦着,张萧晗忘记了掩饰走路带起的风声,她急匆匆冲出饭堂,一接触到新鲜空气,立刻忘乎所以地大口呼吸着。

    马上又警醒过来,回头看看厨房,仿佛有怀疑的视线扫来,急忙离开。

    真的有怀疑的视线,张萧晗在饭堂内情绪过于激动了,她忘记掩饰激动的呼吸声,她也不知道,在张家,任何一个位置,坐镇的都是有修为的人。

    高速...首发**寻仙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19章 被剥皮的动物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ter></dd>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