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十一小脸上一脸的期盼与坚持,张萧晗有些惭愧,自己比她们多活了近二十年,还是在前世那样自由的大环境里,可是到了这里,自信与坚持竟然不如一个小小的女孩子。

    没有任何意外,十一连三分之一的符号都没有画完,符纸就倏地燃烧起来,化为一片灰烬,十一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脸上的期盼一下子就化为了失落。

    她还想在试一张,林管事却挥挥手,她只能咬咬嘴唇,不甘心地放下了符笔。

    一个个轮流上去尝试,拿起笔来都是信心满满,可一落笔,连张萧晗都看出不对来,那火球符的符号甚是古怪,笔画的粗细是不同的,还有着明显转折的地方,这中间灵力的输出分布还要均匀,不是很容易的。

    几个人都试了一遍,可没有一个顺利完成的,只要稍有差池,符纸上的灵力就会紊乱,符纸一下子就燃烧成灰烬。

    大家沮丧地退到一旁,只剩下张萧晗。

    几个人的目光都落在张萧晗身上,刚进到内院,这个张萧晗就大大地出了一个风头,连着修炼了十二个时辰,连管事都为了她守在门口。

    天性让人心出现嫉妒这个情绪,虽然这些十来岁的孩子还不知道这种情绪就叫做嫉妒,但是她们的眼神出卖了内心的情绪,看着这个往日表现颇为懦弱的人,如今那么镇静地走向桌子,镇静地抓起符笔,心里都很不舒服。

    若非是管事的威严,恐怕有人就会上前夺下张萧晗手里的符笔再尝试一遍了。

    若是能像张长老那样成功地画出火球符来,那该会多好啊,只要看到林管事在张长老面前陪着小心的模样,大家就不难猜出,作为制符师在家族的地位有多高。

    没有听长老说嘛,他还是二太太求了来的,是“求”了来的啊。

    张萧晗没有理会那些目光,十来岁孩子嫉妒的目光让张萧晗的心里颇是好笑,自己多大的人了,还会在乎小孩子的目光。

    但是林管事也是满眼羡慕带着期盼的目光望过来,让张萧晗感到些许的不对了。

    很明显,林管事注意到自己的目光多了些,里面的内容也多了些,连张长老都有些狐疑的样子了。

    来不及多想,张萧晗拿起了符笔。

    一执笔,一种熟悉的感觉就从手上传过来,张萧晗忍不住鼻子一酸,一下子想起前世自己握着毛笔,爷爷陪着自己的时候。

    爷爷也曾这样地站在自己的身边,满眼期盼地望着自己。

    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张萧晗定定神,摆脱头脑中的杂念,稳稳地蘸了下朱砂,试着将体内的灵力调动在右手上,缓缓地灌注到符笔的笔尖,直到笔尖上的灵力饱满。

    张萧晗并不知道,她以拿起符笔,脸上就自然而然地带上了一股自信,那是一种胸有成竹的自信,是那种常年浸淫笔墨的人才会带有的自信。

    张萧晗怎能没有自信?从小,她就是爷爷带大的,是爷爷手把手地教她写毛笔字,大些又送她学习国画,全国少儿书法大赛她就拿过一等奖,她的书法连爷爷都赞不绝口,这手一握着符笔,从内而外,她都透着自信。

    控制着灵力落笔,灵力均匀地顺着朱砂倾泻在符纸上,也不是不容易吧,心念跟着就是一动,在第一个转折,笔势一缓,符纸忽的就画作一片灰烬。

    全都是长出了一口气,张萧晗惋惜地看着桌上的灰烬,放下符笔。

    本来,是可以把这个转折顺利地过去的,张萧晗一动笔,就发觉灵力的控制并非十分困难,即便不能一气呵成这个符?,也能顺利地完成大半。

    可忽然想到大家全都失败了,甚至没有一个人完成一半,自己已经高调一把了,若是再这样高调,会不会麻烦?

    脑海里一瞬间就是林管事望向自己的眼神,这么一闪念间,灵力的输出立刻就紊乱起来,符纸自然是化为了灰烬。

    因为知道面具能够隐身的原因,张萧晗在张家的目的就简单了,只要了解了外面的世界,只要年龄再大些,就坚决要离开,现在若是事事都太过出头,太过高调,对自己没有好处。

    所以,让符纸燃成灰烬,是必然的。

    张长老的表情没有意外,若是有人成功了他才意外呢。想当初,自己第一张符?的成功,可是前边失败的数百张啊。

    他从心里认为二太太是多此一举,让这些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学制符,真是异想天开,制符是那么容易的?不过看在二太太拿出的那块灵石上,张长老决定并不藏私。

    “图案记住了,还要学会控制灵力,灵力的输出必须均匀,不论笔画粗细还是转折,尤其是收笔的时候,灵力更要与起笔处结合在一起,说起来,主要就是灵力的控制。”林长老接着讲解了几句。

    这些女孩子年纪太小,还不懂得提出什么问题,只知道把长老的讲解用心地记住。张萧晗有心想问,也不想出这个风头。

    一个上午的时间,每个人都尝试了好几遍,无一例外地失败了,倒是张萧晗越尝试心里就越吃惊,她感觉自己对灵力的控制得心应手,若非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完全有成功的把握。

    恭恭敬敬地送走张长老,林管事返身回来,难得对着大家和颜悦色地说:“大家都听到长老的话了,也能看出制符师在张家的地位是何等尊贵。不过,这样的地位可不是谁都能够得到的。”

    说着,视线在大家的面庞上扫视了一遍,不出所料,欣喜,跃跃欲试,担心,种种不同的表情一一出现,能看出面前女孩子们有惶恐,有不安,也有期待——就如同当时的自己。

    在张萧晗的脸上停了一瞬,却看到她的神色并不是那么沮丧,好像若有所思,心里叹了一口气,制符,不是那么容易的,太太恐怕要失望了吧。

    隐隐地提醒说:“我们修炼的目的,主要还是提升修炼的等级,能多掌握一个本领,固然是好事,但制符也是讲究天赋的。”

    高速...首发**寻仙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14章 失败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ter></dd>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