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萧晗怔了一怔,自己也是的,和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讨论什么修炼,前世地球上,这么大的孩子还扭在妈妈怀里撒娇呢。

    她总是忘记自己现在也是个十岁的模样。

    梳洗后就是给小姐请安,只说了这么几句话,人就都从自己的屋子里出来了。

    林管事也走出来,看到张萧晗站在门口,目光在张萧晗的脸上停留了一下,然后扫视了一下院子,所有的人都站出来,粗使丫头们则低着头避过一旁。

    领着大家给小姐请了安,林管事简单地吩咐一句:“吃完早餐就立刻回来。”

    有什么事情了?该是给大家安排活计了吧。大家的心里狐疑着,也隐隐有些兴奋,都盼望着多拿些月钱,却谁也不敢发问,齐声答应了。

    早餐后,回到院子里,因为林管事吩咐了,大概会有些事情,所以张萧晗没有立时就修炼。

    果然,没有多久,透过窗户,就看到林管事陪着一个男人从院子大门走进来,这是张萧晗穿越到这里后见到的第一个男人。

    翻遍记忆,也没有在脑海里找到有关这个男人的半点印象,不禁奇怪起来,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

    和林管事的年龄相仿,相貌看着更像张家的人,难道是林管事的男人?不会吧,林管事就是有男人也不能这样正大光明地领进主子小姐的院子里啊。

    也不能怪张萧晗这么想,在前世的思维模式下,任谁看到这样的场景都会这么想吧,况且,你看林管事对那个男人多恭敬啊。

    林管事只一个眼神,大家就明白了,迅速地从房间里站出来。

    “姑娘们,这是我们张家的制符师。”制符师,多么新奇的一个名字,张萧晗一边随着大家行礼,一边好奇地打量着这个男人。

    相貌还算是耐看,就是面无表情,像没有看到大家在向他行礼,也没有看到面前的众人一般,说不出的傲气。

    林管事在一旁陪笑说:“烦劳长老了,这些就是二小姐院子里的丫头,长老,这边请。”

    林管事丝毫不觉得张长老傲气有什么不对,长老啊,还是制符师,整个张家就是这么一位,虽然他的修为不过练气六层,和族长他们练气九层巅峰相比是远远不足,但是,人家有着一手制符的本领。

    只这一点,就足可以在张家横着走了。

    二人越过正房,林管事小心地落后半步,向后院走去,张萧晗几人互相看看,赶紧跟上。

    这么傲气啊,是制符师的缘故吗?哦,还是长老,不知道长老又是什么官衔。

    张萧晗胡思乱想着,随着林管事走上上房一侧的回廊,转过上房,就看到后边又是一个小院,还有一排高大的屋子。

    众人都是第一次到这里,悄悄四下打量着,然后跟着进到正中间的一个大屋子里。屋子很大,除了正中间一个方桌,再就是靠墙一个柜子。

    “林管事,你们太太求了我,教这些女孩子制符。”张长老看着林管事,略微有些傲气地说:“你在张家也是这么多年了,你也知道,制符讲究的是天分,我张某人修为不高,但是在制符的天分上,张家也就我这么一个人。”

    林管事赔笑着说:“是啊,长老,整个张家,谁不知道您张长老制符师的大名,就是望岳城里,您老的大名也是如雷贯耳,我们太太想了很久了,这些女孩子们早晚要跟了小姐出去的,若是学个张长老一两点的本事,也是小姐以后的臂膀,我们小姐会记着您的。”

    对于林管事的恭维,张长老心里很受用,但仍在心里撇撇嘴,若是制符这么容易的话,整个张家也不会只他一个制符师了。不过,想到怀里的那一块灵石,那可是一块灵石啊,就为了给这些女孩子们示范一次怎么制作符?,二太太还真舍得。

    那人钱财,替人办事,何况,这次还不是普通的钱财,张长老正色说道:“我既然答应了你们太太,自然会尽心尽力,但是我只答应了你们太太半天的时间,这半天的时间里,她们能学到多少,也是看她们的造化。”

    “是,是,能听到林长老亲自讲解,是她们的福分。”林管事的态度非常的谦卑。

    整个张家,只有张长老这么一位制符师,就林管事得知,还没有一位庶子庶女能得到张长老的指点,二太太这是花了大价钱的。

    一切都是为了张清九,虽然二太太没有说明,林管事也能猜到,二太太这是听说她修炼时的异常,才会想到试试她有没有制符的天赋吧。

    说来也怪,张家修为高的人并非少数,还有那么多的嫡子女,可是,只有张长老一个人能成功地制出符?来,连族长大人,练气九层巅峰的修为,也无法完整地制作出一张符?来。

    若是张清九真的也有这制符的天赋,那二太太……想着,视线忍不住看了张萧晗一眼。

    张萧晗敏锐地捕捉到了林管事的眼神,林管事看着她的眼神很奇怪,就像是看着什么待价而沽的货物一样。

    张长老没有注意这些,他正眼都没有瞧张萧晗几人,指着桌上的事物说:“这些是空白符纸,这是符笔,朱砂。”

    好奇地望过去,桌面上是一摞暗黄色的纸,裁剪得大小一致,有b5纸的一半大小,旁边是一个毛笔,还有一个暗棕色的罐子,想必里面装的就是朱砂了。

    张长老接着从怀里拿出一张符纸来,但是并不是空白的,画着一个古怪的鲜红的图案。

    “这个符?名字叫做火球符。”看着大家茫然不解的表情,张长老有些不耐烦,可一转眼,就看到林管事羡慕的目光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手里的符?,那眼里的羡慕是半分做不得假的。

    心里才多少有些自在。

    “制符的过程,就是将体内的灵力灌注到符笔上,然后均匀地灌注在这些空白符纸上。”张长老简单地说了一句。

    张萧晗没有听懂,看到周围几人都同自己一样一脸茫然的表情,相信都没有听懂张长老的话。

    要不是张长老诚心不教大家明白,就是他自己也说不明白。

    高速...首发**寻仙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12章 制符师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ter></dd>

    [三七中文 m.37zw.]